首页  > 古代  > 重生后嫁给了前夫死对头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邵麟在婚书上盖下印章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就算他邵麟身份再尊贵,也不能这样......硬抢啊!

赫连墨怒气冲天,指着宁知忆怒喝:“宁知忆,你就任由他胡作非为?你已入我家的门,还如此不守妇道,简直是低贝戋!”

守妇道?

宁知忆忽然笑了,回忆起前世种种,她冷冷地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嫁给你了?婚书白纸黑字写着,就凭你这低贝戋的身份,也配得上娶我?”

“忆儿!你说什么啊!”赫连墨气得有些神志不清,见宁知忆态度冷硬,忙又放低身段说:“我当然是爱你的,我对你说过的那些话,你都忘了吗!快,回到我身边来!”

回应他的,是宁知忆的一声冷笑。

她红唇轻启,缓缓说:“你当我,还会再被骗一次吗?”

邵麟皱起了眉,伸手将宁知忆拉到自己身后,淡淡开口:“容我提醒一句,赫连公子,我和忆儿,乃圣上亲自赐婚。”

“今日王妃在赫连府上的荒唐事,若有人敢泄露出去半个字,可是要杀头的。”

听见“杀头”二字,赫连广浑身一颤,仿佛终于醒悟了,推开儿子,向邵麟行了个礼。

赫连广带着几分讨好地说:“今日王妃在赫连府全是误会一桩,府里上上下下必当守口如瓶,还望睿王爷海涵!”

这邵麟是什么人?

京城都传先皇有一从不露面的幼子,聪慧过人,先皇临终前还赐了他一道密旨用来保命。

圣上登基后,也对这位幼弟视如己出,封赏爵位就没断过,甚至有传闻,睿王爷就乃圣上与先皇宠妃所生。

传闻虚虚实实,百姓们却从未见过这位睿王爷。

如今他出宫开府,还得了圣上的赐婚,便是宁丞相也阻拦不了。

哪是一个赫连家敢对抗的!

“如此便好,本王先将人带走了,不打扰赫连老爷了。”

邵麟将婚书收好,单手搂着宁知忆出了赫连府,登上自己的马车。

直到坐上马车的那一刻,宁知忆大脑依然一片空白。

她重生归来,本打算只考虑复仇的,怎么阴差阳错地要嫁给别人了?

宁知忆绞着帕子,问:“你,你娶我究竟是......”

喜欢自然是不可能的,二人并不相熟,前世今生也没说过几句话。

先前她不知道邵麟竟是睿王爷,他身份尊贵,他虽看了她的信,来了赫连府,想来也应该不屑于抢亲才对。

那么,他今日所作所为,是为了拉拢丞相府?

想到这里,宁知忆的眸子陡然暗了几分。

原来他也是和赫连墨一样的货色!

邵麟在一旁静静观察着宁知忆细微的表情变化,觉得有趣极了。

眼前的女人肤色很白,蛾眉皓齿,明眸如波,唇如春樱,整个人如同一块裹在鲜红嫁衣里,洁白无瑕的羊脂玉。

看着女人鲜活的表情,邵麟轻轻一笑:“圣上赐婚,我岂可违抗?”

宁知忆瞪了他一眼,说:“圣上必不是指名道姓一句话相中我的吧?这京城大把的名门闺秀,怎么就偏偏——”

邵麟面不改色地夸她说:“谁人不知宁丞相府的独女才貌出众,德行兼备,如此优秀的女子,选中你的概率很低吗?”

宁知忆急着说:“可我是——”

可我是重生去复仇的啊!

后半句被她咽了下去,却叫邵麟听进了心里。

今日,是她与赫连墨的大婚之日......

邵麟垂下眸,心里像是打翻了醋坛子,横竖都不是滋味。

恰巧马车停在相府门外,他拦住了要去通报的小厮,拉着宁知忆跳下马车。

宁知忆满头雾水,任由他拉着,走到了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你这是要做什么?”

邵麟拉着她,面朝皇城宫门的方向,跪在地上:“自然是与你拜天地。”

“今日那赫连墨做得,本王便做不得?”

宁知忆竟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醋意!

他这是在闹小孩子脾气吗?

她被邵麟拉着跪在地上,两人真的朝皇城磕了个头。

“这叫一拜天地。”邵麟在她耳边低声解释。

宁知忆只觉得脸颊火烧似的,不敢把头抬起来。

邵麟又拉着她朝相府大门磕了个头,就当是拜过高堂了。

夫妻对拜时,宁知忆怎么都觉得荒唐,最后竟是邵麟独自一人拜了她。

简陋又荒唐的仪式,邵麟却满足无比,笑着将她送进了丞相府:“过几日大婚是做给圣上看的,而今晚,才是你我的拜堂。”

宁知忆只觉得脑子更乱了,一时搞不清邵麟是什么心思,慌不择路地跑进了相府。

邵麟静静在门外看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里,才心满意足地回了马车。

他喃喃低语:“为何娶你,自然是本王心悦于你,拜了这天地,便是日后你要这天下,我也愿给你,这份心意不知你可知晓?”

宁知忆自然对这心意一无所知。

整晚接连的变故让她疲乏得很,回房一睡到大天亮,浑然忘了要向爹娘交代一番。

第二日,原本愁眉苦脸将她送出府的爹娘全然变了样子,绝口不再提赫连家,只一味地称赞皇帝这赐婚好。

宁夫人吩咐下人,将宁知忆原先的婚服凤冠等都烧了。

宁知忆便坐在房子里听她唠叨,脑中想着今后如何复仇。

“我早说那赫连家不行的,你与王爷的大婚之日定在下月初十,要入宫的,可千万莫再提赫连家一事了。”

宁夫人唠叨个没完,又说:“我听说你有个丫鬟杏如,昨晚闹出了不小的事,听说怀了赫连墨的种,赫连家要纳她入门呢!”

宁知忆忽然来了兴趣,急着问:“杏如?她什么时候怀的?谁来的消息?”

宁夫人满头雾水:“今早赫连府下人来报的信,听说今天就行礼,还问府中可有她的家人。”

“这样也好,横竖嫁了个府里的人过去,堵上他们赫连家的嘴,若是有人问起来,便说赫连家是为了迎娶咱们府的丫鬟。”

宁知忆笑着站了起来:“把我的披风拿来,咱们去赫连府瞧瞧!”

宁夫人急着问她:“你还去那晦气的地方做什么!”

“横竖都是我的丫鬟,杏如无父无母,我也算她的长辈,吃盏喜酒不过分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