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言少追妻无下限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言澈恢复冷面:“好。”

他揉了揉夏清欢的头:“乖乖等我,我马上回来。”

夏清欢内心无语,他怎么那么热衷表演恩爱戏码。

但面上依旧乖巧,点头:“好,我等你。”

目送言澈上楼。

夏清欢也想出去透透气,刚走两步,就被夏寒川挡住了路。

他和往日一样温柔:“清欢,我们谈谈吧。”

夏清欢先是怔住,随后满目恨意:“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

她侧步要走,他再次挡住。

她气的咬牙:“好狗不挡道,让开!”

怎料,夏寒川竟扛起她大步走了出去。

庭院,花坛前。

夏清欢被放回地面。

她狠狠踢了夏寒川一脚:“你疯了是不是?想死别拉我一起!”

“我和吴美衍只是办一场婚礼,并没有领证。”

“还有和言澈的那份合同,我并非有意隐瞒,只是不管是三年还是一辈子,对我来说都没有差别。只要时机一到,我一定会救你回来。”

他上前,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深情的说道:“清欢,你是我这些年努力的唯一目的,我不可能把你交给言澈。你相信我。”

夏清欢冷笑,抽回手:“说完了吗?”

他不怒反笑,温柔说道,“知道你生哥哥的气,说,要几个包包你才能不生气?”

“要什么包?夏寒川,你觉得自己很酷很好玩是不是?”

“我警告你,昨天电话里,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认真的。你以后若再敢来找我,我会报警告你骚扰!”

说完,夏清欢果断转身,准备离开。

“你可以生我的气,但是你大闹婚礼的事,还是要解决,那件事并没有结束。”

她已经走了,又停住,“你想怎么解决?”

“你砸了婚礼,也等于砸了吴家的脸面。我已经把这件事压下去了,唯一需要的,就是你出面和美衍道个歉。”

她冷冷一笑:“让我给吴美衍道歉?”

“是,只要你道个歉,这件事就算翻篇,不管是吴美衍还是吴家,不会有人再找你麻烦。”

她眯起猫眸,走回夏寒川面前,戳着他的肩膀一字一句:“你告诉吴美衍,想让我给她道歉,除非她在我面前表演吃屎,否则,永远不可能!”

夏寒川有些恼怒:“只是道歉而已,你何必这么固执?态度强硬最后吃亏的只有你,吴家的势力你难道不清楚吗?还是你觉得,言澈会为了你和吴家做对?你确定你在他面前有那个分量吗?”

听到这话,夏清欢也有些生气了:“我没有!但是就算死,我也不会跟你一样做舔狗!”

“夏清欢!!!”

“你别叫我名字,我听着恶心!”她转身要走,再次被他拉住手腕。

“是我的错,一直都太惯着你,养的你娇纵跋扈。今天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必须跟我到美衍面前道歉。”

“你做梦!”

他气急,打算再次扛起她。

夏清欢立刻躲开,抓起地上的板砖,狠狠砸向他的脑袋!

鲜血如柱,顿时遮住了夏寒川的视线。

她冷冷笑道:“再敢碰我,我让你脑袋开花!”

“我宁愿开花也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

夏寒川再次出手,这次没有丝毫留情,三两下便制服夏清欢,将她扛在肩头。

结果一转身,就看到言澈站在五步之外。

投射过来的眼神,冰冷的,甚至能将他们切成一块块的。

空气凝结成冰。

言澈眸光冷毅:“把人放下。”

夏寒川无法忽略他的气场。

虽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照做,把夏清欢放了下来。

“抱歉言先生,有些家务事需要和清欢单独商量,我......”

话未说完,言澈一脚踢中夏寒川的腹部。

因为猝不及防,夏寒川被踹飞一米多远,撞到身后花坛上,单膝跪地。

额头上的血一滴滴滴到地面。

夏清欢别开脸,不想看。

言澈走上前,单手将她揽入怀中,“以后,想找清欢,先找我。”

夏寒川埋头,冷笑:“言先生,这不合适吧,清欢是我妹妹。”

“她更是我太太。你既然把她当成交易给了我,还在这里装什么兄妹情深?”

夏寒川手掌缩成拳:“那只是合作。”

“知道是合作,就该有契约精神。你以为你攀上了吴家,就有能力和我对抗抢人了吗?别忘了,你今天的这一切,是谁给你的!”

这时,老爷子的助理泰山从别墅里冲了出去:“少爷,少爷不好了!出事了!”

言澈淡定自若:“慌里慌张的,出什么事了?”

“老爷!老爷他心脏病发作,晕过去了!”

“什么!?”

言澈和夏清欢异口同声。

医院手术室门口。

手术红灯亮起,老爷子已经被推进去一个小时。

言家的人全部在外等待,焦急不已。

角落里,夏清欢戳了戳坐在身边的言澈。

言澈面露疲惫,回头看她:“怎么了?”

“你没事吧?”

他摇头,握住了她的手。

这次,夏清欢没有挣脱,反握住他的手。

她纳闷道:“爷爷的心脏问题不是一直有药物控制的吗?而且家里有那么多医生每天监测,怎么会突然病发?”

言澈无奈:“我和爷爷说了我们离婚的事。”

“什,什么?你是说,爷爷心脏病发,是因为我们?”

言澈点头。

夏清欢陷入无边的沉默中。

一个小时后,老爷子手术十分成功,被推入VIP病房休养。

言澈的叔叔伯伯姑姑,爸爸和继母,全部围在老爷子床前嘘寒问暖。

只有夏清欢,独自站在病房门口,满脸愧疚。

然后,紧接着,就听到老爷子虚弱的声音说:“清欢,清欢人呢?”

“爷爷,我在这儿。”夏清欢赶紧上前。

老爷子握住了她的手,满是沧桑的脸上,泪水纵横。

“清欢,你和澈儿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是爷爷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

夏清欢从小亲情缺失,最受不了长辈对她好。

她眸色猩红,摇头:“爷爷,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你好好养病。”

“不说,不行。如果不说,我好起来就没有孙媳妇儿了。”老爷子握紧她的手,哭着说:“清欢,爷爷求你,别离开澈儿,别离开言家,行吗?”

“你哪里有不满尽管说,爷爷都会满足你。澈儿哪里不对你也可以告诉爷爷,爷爷帮你主持公道。”

“这个臭小子,他喜欢你,离不开你,言家所有人都很喜欢你。”

病床前,一双双眼睛全部落在了夏清欢身上。

仿佛如果她不答应,就会被这些人生吞了。

她求救般看向了言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