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王爷,王妃拿你的玉玺砸核桃了 > 

第5章 杀个把人耍耍

第5章 杀个把人耍耍

忽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在殿内响起。

所有人都感到头皮一麻,背后窜起冷汗。

刘嬷嬷身子一僵,意识忽然有些混乱,隐约间女子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幽幽响作,“你这双手应该染了不少鲜血吧,那么多条鲜活的生命枉死在你手中,午夜梦回你就不怕他们回来找你吗?”

呼——

像是有人朝她后脖颈吹了一口凉气。

一张张狰狞怨毒的脸浮现在刘嬷嬷眼前,一双双手从黑暗中伸出来想要将她拉拽入地狱,那些人全都是被她害死的!

“啊——”

刘嬷嬷等人大声惨叫,疯狂的撞门想要逃走。

须臾过后,门从外被打开,却是两个小宫女闻讯赶了过来。可是门一开,就看几个老妈子疯了似的冲了出去,嘴里还不停的嚷嚷:“冤有头债有主,别来找我,别来找我——”

“殿下您没事儿吧,刘尚仪她们是怎么了?”

“亏心事做多了呗。”青衣傲慢一笑,对这两个小宫女有些印象,好像叫桃香和淡雪,刚进宫不久就被分到这儿来了,“没你们的事退下吧。”

两女点了点头,余光扫到殿内鼻青脸肿依旧不断狂扇自己巴掌的芍药时明显愣了一下,两人二话不说赶紧把门给关上。

“停了吧,丑成这样看着闹心。”青衣蹙眉看向芍药,准确说是她身上的鬼,“你这鬼当得倒也小气。”

“你是不知道我活着时这贱婢是怎么欺负我的!”女鬼恨恨道。

“本座知道。”

知道你还拦着我?

“碍眼。”

女鬼默了,她算是彻底明白。这个占了自己身子的恶霸鬼是个完全不讲情面没撒道德甚至毫无同情心的存在。

“你看我替你收拾了这贱婢和那刘嬷嬷你能不能满足我的小小心愿?”女鬼试探着问道,“我真的就只想当面问问他而已。”

“只是问问,不想杀个把人耍耍?”青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女鬼眼中凶光闪烁,悄悄抖着小机灵:“你这么讨厌麻烦肯定也不想被那种货色给缠上吧,收拾他脏你的手。”

青衣这会儿是真的笑了,这女鬼可真有意思,生前蠢笨如猪,自欺欺人,死后倒是觉醒了,要她活着的时候有这气魄和胆量,也不至于那么窝囊的挂掉。

“如此说来,你倒还有点用。也罢,你最好别让本座失望。”

“那这个贱婢......”

“暂且留着,有用。”

女鬼这才不甘心的从芍药身上出来。

芍药身子一抖,眯开肿成馒头般的眼缝儿,只觉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别提有多难受了。她目露惊恐倒还记得自己拳打刘嬷嬷掌扇自个儿的英勇举动,但之后女鬼和青衣的对话却是一概不记得。

她就感觉自己那会儿和中邪了似的,她吞了口唾沫,只觉嘴里满是血腥气,齿缝里好像还卡着点肉丝。

肉丝儿......?

一个画面冲上脑海,芍药剧烈的干呕了起来。

“你吐出来试试?”女子冰冷的声音响起。

芍药浑身发毛,硬生生止住了干呕,她恐惧不已,只觉得一切古怪的源头都来自于这位长公主。

不说别的,就说今夜她叛主这件事,对方就能直接打杀了她!

“殿下,奴婢知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芍药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芍药,你在本宫身边伺候多久了?”

“一、一年......”

“这一年想来本宫也没少让你费心吧?”青衣叹了口气,“别人的主子都是风风光光,偏你这般倒霉,被派来伺候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别说是荣华富贵了,就连吃食都没个能入眼的。”

芍药浑身一抖,她惊惧不已的看着青衣,像是被一把无形的刀从中给剖开,心事都明明白白的暴露在外。

“长公主殿下,奴婢知罪,奴婢求你饶了我,以后我一定忠心不二,为你上刀山下油锅,若违背誓言,我就百鬼缠身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芍药指天立誓道。

青衣唇角缓缓上扬,“好,本宫今日饶过你,但你切莫忘了自己的誓言才好。”

“谢长公主殿下,谢......”

“把这儿的烂摊子收拾了。”青衣说完,不再理她,施施然朝外走去。

芍药这才松了口气,摸着自己鼻青脸肿的脸蛋,牙关紧咬,眼中怨色一逝,“我不好过,你也不会好过的,楚青衣你给我等着。”

她不知道的是,有一道影子一直站在她身旁冷冷盯着她。

殿外长廊,一只肥猫悄然跃上青衣的肩头,幽绿的眸子带着嗜血之色:“对着青衣殿鬼王撒谎,这个芍药是不知道地狱门已向她敞开了吧。”

“撒谎可是人的看家本领。”青衣勾唇笑起来,“鬼就不同了,入了地狱,生前一切都得从实招来。这皇城中若不是有龙气庇佑,只怕是这世间最乌糟之地,就说那刘嬷嬷,她手上的孽债可不少。”

肥猫舔了舔舌头,“这种恶人的灵魂吃了可是大补。”

青衣敲了敲它的脑袋,“时候还不到,你可别馋嘴乱来。”

肥猫眼神鄙视,“那个刘嬷嬷和芍药都是小角色,你干嘛不直接杀了,还留下她们做什么?”

“有人会杀,何必自己动手。”青衣打了个哈欠。

肥猫白眼一翻,心道你还不就是懒,再多就是嫌脏了自个儿的手。

“我是不懂,这楚青衣无权无势又怂包,想害她的人还不少。你干嘛不重新选个肉身,非要摊这个麻烦?”

“人间极权莫过皇族,世间珍宝最多的地方也在皇城。本座要找冥王珠难道要像那些凡夫俗子那般去亲自大海捞针?这么多跑腿可使唤的,脑子有水才舍近求远。”青衣懒洋洋的说道,回到寝殿爬上床榻又打了个哈欠,“再说,你不觉得那女鬼很有意思吗?”

“有意思,你指的哪点?”

“你觉得她一新生小鬼凭什么能进入皇城了来?”

肥猫眼睛一亮,“你是说她化鬼时遭逢的机缘?”

“大致吧,不过那蠢妞自个儿是不清楚,但无妨本座查下去。”青衣眼神玩味,像是发现什么极有趣之事,舔了舔红唇。

肥猫瞧她那样儿就知道这人臭毛病又犯了,别看她懒洋洋不正经的样子,实则傲慢、龟毛、地盘意识极重,还贼好面儿。

楚青衣遭逢机缘那会儿,按说她也在现场。

结果对方在眼皮子底下气的变化,她竟毫无察觉,哟呵,传下去让地府那些小鬼知道了,她青衣殿鬼王的老脸往哪儿搁?肥猫心里嘲讽着,颇有点幸灾乐祸。

青衣在床上打了个滚,闭眼一感慨:“这人间可比咱们暗无天日的地狱有意思多了。”

肥猫不知从哪儿扒出一条小鱼干,哧溜舔起来,咕哝道:“是有些意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