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通风水走阴阳走过大江南北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白发老婆婆一听,顿时大喜,颤声问道:“岳先生是指......”

岳九灵一摆手道:“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凡事皆有定数,提前知道,反而会生出变数来,你自行离去,正常修行即可,到时候森儿自会出现。”

那白发老婆婆连连称谢,一闪身消失在山林之中。

岳九灵抱着我回转家中,一进门,父亲见他回来了,又抱着我,顿时知道必定有事发生,急忙上前询问。

岳九灵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来了一句:“哥,森儿我得带走了。”

父母一听,一起变了脸色。

母亲抱着我眼泪就下来了,父亲略一沉思,就一咬牙道:“森儿跟着你,比留在家中安全,这也两岁多了,你就带走吧!”

说到这里,我父亲忽然话锋一转道:“老爷子生前,将最后一卦给了森儿,你知道吧?”

岳九灵点头道:“我知道。但有一件事,我想问一下,森儿出生那天,天空闪电亮起的时候,你们到底看见了什么?师父为什么要留下那么奇怪的规定?”

父亲沉吟了一下,走过去贴着岳九灵的耳朵说了一句话,极其轻微,我根本听不到。

但岳九灵听了之后,顿时一愣,随即看了我一眼,点头道:“我明白了!哥你放心,我在,森儿就在!”

父亲一点头,一跺脚,转身从娘的怀里将我抱了过去,对我说道:"森儿乖,叫九叔!"

我已经哭成了泪人,哪里还叫得出来,只知道一个劲的要娘。

父亲眼圈通红,又看了我一眼,一转头,不再看我,将我往岳九灵手里一交道:"带走吧!"

岳九灵也不废话,抱着我就走,娘紧跟了几步,却被父亲拦住了,只啼哭了一声:"我的儿啊!"就昏死在父亲的怀里。

岳九灵根本就不看身后,抱着我径直出了院子,见我哭闹不休,随手一拍,我就昏了过去。

等我再睁开眼时,已经到了金陵。

我躺在一张床上,床很大,很柔软,岳九灵就坐在床边,两眼盯着我看,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一见我醒来,岳九灵就沉声说道:"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生活,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也不许离开我超过十步的距离,就算是撒尿,也得我在你附近,明白了吗?"

我那会儿心智尚不健全,又没有父母在身边可为倚靠,本来心里就怵他,哪里还敢违抗,只能唯唯诺诺的应了。

谁知道这一答应,就真的再也没离开过他的视线!

每天吃睡同住不说,就连半夜起床撒尿,他也会跟着。

别说十步了,我只要离开他超过三步的范围,他的眼睛立即就瞄到了我身上。

可即使如此,还是出了祸事!

九叔在金陵的堂号叫灵风堂,也就是我们生活起居的地方,混迹在铁心桥的一片民宅之中。

一间小楼,上下两层,看起来毫不起眼,却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来找他办事的也都非富即贵。

不管是谁来,九叔都是两杯清茶一炉香,看似随意的聊上几句,然后或三枚铜钱,或写一个字,随口讲解几句就给打发走了,更有甚者,进门三五句话就结束了。

但那些人却心甘情愿的送上了大把的钞票,名贵礼品更是多不胜数,

可我到了金陵大概一周左右,就被关在了家中一周,我本就只是个两岁多的孩童,好奇心强盛,九叔越不让我出去,我就越想出去看看。

凑巧那天来了个客人,可能要办的事还挺麻烦,九叔说要画个符给他,就在九叔上楼取朱砂黄表的时候,我溜了出去。

一出门,我就像是一只出了囚笼的小鸟,顺着巷子一路蹦蹦跳跳,看什么都稀奇。

刚走到巷子口。

迎面走来个女子,年约二十,貌美明艳,穿一身黑色衣裙,一步一扭腰,所过之处,带起一股奇异的香气。

这女子一眼看见我,顿时双目一亮,三两步到了我面前,微微倾身对我笑道:“小朋友,你可是姓高?”

我刚想说话,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浑身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美艳女子一见,更是喜上眉梢,笑道:“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全天下都在寻找的通灵之躯,这么容易就被我得到了。”

一句话说完,地面陡起一阵狂风,直吹的风尘四起,行人纷纷闭目遮面。

而那女子就在我面前一转,瞬间化作一团黑气,呼的一下向我扑来。

我吓的尖叫一声,回身就跑。

可我才两岁多,哪里跑得过那黑气的速度,就听见呼的一声,那团黑气已经将我笼罩其中。

在被黑气包围的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好像一片羽毛一般,没有半点重量。

那团黑气,也环绕着我迅速旋转,越转越快,眨眼间化作一点黑光,嗖的一下,直接钻进了我的口中。

黑光一进入口中,我顿时双目昏沉,一阵倦意涌起,眼皮子努力撑了两下,就再也撑不住了,直接就地一躺,昏昏睡去。

可奇怪的是,我明明是睡着了,却对周围一切看的真真切切。

我看见狂风瞬间停止,黑气消失不见。

我看见周遭街坊正在扶起被大风吹倒的物件。

我还看见了我自己!

明明正在昏睡的我,却忽然爬了起来,伸手在身上拍打了几下,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神中红光一闪,随即消逝,又恢复原先模样,一蹦一跳的回头走去。

我急忙紧跟了两步,喊了两声,可自己却根本不理睬我。

我茫然不知所措,直急的大哭了起来,可满条巷子里的人,却都对我熟视无睹,好像我根本不存在一般。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肩头,直接将我提了起来。

一股剧烈的恶臭迅速钻入鼻息,一个破锣般的嗓音响起:“妙哉!妙哉!这里竟然有这么鲜嫩的娃娃可以吃!”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