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妻子病危没钱承担天价医药费 > 

第005章:他曾是我的手下

第005章:他曾是我的手下

第005章:他曾是我的手下

陈宁望向地上半死不活的张万龙夫妇,询问道:“他们是你的手下?”

董天宝羞愧的说:“是,这张万龙是给我办事的。”

陈宁怒喝道:“我想问你一句,究竟是谁给你的权力,以至于让你这么的肆无忌惮,随意发动武装?”

董天宝认错道:“属下知错了,还请少爷惩罚。”

陈宁冷声道:“今天回去后,主动递交辞呈,我觉得你不适合现在这个职位!”

董天宝大声的说:“是,属下谨记少爷的教诲。”

陈宁点点头,对董天宝的态度还算满意:“很好!”

紧接着,董天宝转头望向地上的张万龙夫妇,怒道:“还不给少爷道歉,少爷若是有丁点不满意,我亲手剐了你们。”

张万龙夫妇挣扎着爬起来,哭着跟陈宁求饶。

陈宁冷冷的说:“跟我老婆孩子道歉。”

张万龙夫妇又连忙的挣扎到宋娉婷母女面前,格外凄惨的乞求道:“陈夫人,陈小姐,我们夫妇有眼不识泰山,我们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宋娉婷此时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心地善良,见张万龙夫妇已经落得这般下场,她望向陈宁:“要不就算了吧,他们已经知错了,也得到惩罚了。”

陈宁露出微笑,温柔的说:“听老婆你的。”

宋娉婷听到陈宁这话,忍不住俏脸酡红。

董天宝见状,便对张万龙夫妇说:“还不快滚!”

张万龙夫妇如蒙大赦,顾不得伤势,带着孩子跟受伤的保镖们,逃似的离开。

董天宝本想鞍前马后伺候陈宁,但陈宁却说只想跟老婆孩子团聚,不想被人打扰。

董天宝闻言,立即识趣的告退。

陈宁抱着女儿,跟宋娉婷从幼儿园出来。

女儿满眼崇拜的望着他,小脸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亲热的跟陈宁说:“爸爸,你真了不起,你回来了,以后就没有人敢欺负我跟妈妈了。”

陈宁宠溺的说:“放心,有爸爸在,谁也别想欺负你跟妈妈,也不会再让你跟妈妈再受丁点委屈。”

宋娉婷在一旁听着,望着女儿开心的模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

海棠,城中城。

宋娉婷一家就住在棠下城中村一座破旧的公寓楼内。

这公寓楼没有电梯。

陈宁抱着女儿,跟宋娉婷走到了6楼。

宋娉婷拿出钥匙开门,同时对陈宁说:“进来吧,家里很小很乱。”

客厅里,宋娉婷的爸爸宋仲彬戴着老花眼镜,正在看报纸。

厨房内,宋娉婷的妈妈马晓丽,正在做饭。

宋仲彬见到女儿带着个陌生男子回来,他眼睛里露出惊讶的表情。

因为这是宋娉婷第一次带男人回家。

以前每次家里说要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她都坚持此生不嫁,独自抚养清清。

宋仲彬放下报纸,站起来迎了上去。

望着抱着宋清清的陌生男子,疑惑的问:“这位先生是?”

宋娉婷眼神有点忐忑,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陈宁怀里的宋清清,已经得意洋洋的脆声说:“姥爷,他是清清的爸爸,清清的爸爸回来了。”

“什么,你就是五年前欺负我女儿,把我们一家害得这么惨的畜生!”

宋仲彬是性格温顺的老实人,但得知眼前此人,竟然是五年前玷污女儿,让女儿未婚生子的**,他罕见的动怒。

“你这畜生**,你还敢来找我女儿,我砍死你!”

又是一声充满悲愤的怒骂,马晓丽拎着一把菜刀,异常激动的从厨房冲出,要砍陈宁。

宋清清被吓得哇的一声,哭起来。

宋娉婷也连忙上前死死抱住母亲,哭着说:“妈,不要——”

马晓丽被女儿死死抱住,无法靠近陈宁。

她用菜刀指着陈宁,一边哭一边骂:“畜生,**,都是因为你,我们一家才会被老爷子从祖宅赶出来,我女儿一生都被你给毁了。”

宋仲彬见老婆情绪非常激动,女儿跟外孙女也哭得一塌糊涂。

平日闷性子的他,此时大吼一声:“都够了!”

宋仲彬这声怒吼,让马晓丽激动的情绪压下去了一些。

宋仲彬趁机拿掉老婆手中的菜刀,然后搂住妻子,冷冷的望着陈宁:“你滚吧,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你给我女儿,给我们一家带来的伤害,已经够多了。”

陈宁哪能不知道宋娉婷这几年来吃的苦,他抱着女儿,眼神坚定的跟宋仲彬对视,认真而诚恳的说:“我不会走的。”

“我知道,娉婷这些年受了很多委屈。”

“我会给她们母女一个璀璨的未来,让她们苦尽甘来,拥有整个世界。”

璀璨的未来,苦尽甘来,拥有整个世界?

宋仲彬闻言,更瞧不起陈宁。

他最讨厌不务实,好高骛远,满嘴跑火车的年轻人。

这种浮夸的大话,也就能骗骗他女儿这种年轻的女子。

马晓丽更是直接丝毫不给陈宁面子,一边哽咽一边骂道:“我老公让你滚,你没有听到吗?给我滚!滚出我们家!”

宋仲彬也冷冷的说:“你若是再不滚,那我就报警了。”

事实上,如果不是觉得报警,会让人重新谈起当年女儿被这流浪汉**这件事,给女儿带来二次伤害,宋仲彬早就报警了。

泪眼婆娑的宋娉婷,此时抹了一把眼泪,坚强的昂起俏脸,说道:“爸、妈,让他留下吧。”

什么?

宋仲彬跟马晓丽都露出震惊的表情,齐齐的望向女儿。

马晓丽更是焦急的说:“小婷你疯了?”

宋娉婷摇摇头:“不,我没疯。”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清清。”

“清清她已经董事了,她需要爸爸,她需要父爱。”

“爸、妈,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暂时在我们家留下吧。”

宋仲彬闻言,眼神首度露出沉思之色。

他虽然不相信陈宁这种满嘴炮火车的流浪汉,能够给外孙女带来什么父爱跟幸福。

不过看到女儿那祈求的眼神,外孙女那哭着的可怜样子。

他,心软了。

叹了口气,算是默许了宋娉婷的请求。

马晓丽见丈夫也答应让陈宁这个**住进他们家,再也控制不住,悲呼一声造孽啊。

转身跑回房间,砰的一声关上房门,隐隐约约传来她的哭声。

晚饭,马晓丽都没有出来吃。

宋仲彬也是心不在焉的吃了两口,就端着一碗饭菜进房,哄老婆了。

客厅里只剩下陈宁、宋娉婷跟女儿三个。

宋娉婷一边给女儿喂饭,一边眼神复杂的对陈宁说:“家里只有两个房间,你可以跟我还有清清睡一个房间,但你要打地铺。”

陈宁点点头:“好!”

饭后,宋娉婷找来一套她爸爸没有穿过的衣服给陈宁,让陈宁去洗澡。

陈宁刚刚去洗澡,忽然外面传来砰砰两声重重的拍门声:“开门!”

宋仲彬跟马晓丽从房间里出来,宋仲彬惊疑不定的说:“好像是大哥的声音,快开门。”

宋仲彬一家连忙开门,然后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身材高大,两鬓斑白,一双鹰眼格外凌厉。

正是宋仲彬的大哥,宋家生意的实际管理者,宋仲雄。

宋仲彬见到宋仲雄,忍不住露出惊喜的表情:“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快请进。”

宋仲雄瞥了一眼破旧狭窄的客厅,冷漠的说:“不进了,脏。”

一句话,宋仲彬跟马晓丽表情异常尴尬窘迫,有点抬不起来。

同是宋家子女,宋仲彬一家跟宋仲雄一家相比,可以说是云泥之别。

宋仲雄目光落在宋娉婷身上,目光越发的冷漠:“听说你跟当初玷污你的那个流浪汉在一起了,还指使他打伤了我们公司的大客户黄老板?”

宋娉婷闻言急了,连忙的说:“大伯,您听我解释。”

宋仲雄强势的打断道:“我不是来听你解释的,你当年跟流浪汉**,未婚生子,让家族蒙羞。我念在亲人情份,没有让老爷子把你们逐出家族,还留你在家族公司上班。”

“没想到你现在竟然倒贴流浪汉。就算你嫁不出去,也不用这样吧,我们宋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光了。”

“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亲自去跟黄老板赔罪道歉,求得他的原谅。”

“不然的话,你就不用来公司上班了,你们一家也都等着喝西北风吧!”

宋仲雄说完,便扬长而去。

宋娉婷俏脸苍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宋仲彬也低着头,默默的抽烟不说话。

马晓丽哭着用力的拍打他:“你啊,为什么这么软弱?你大哥掌控了偌大的家族生意,你什么都没有捞到,你吭都不吭一声。”

“你大哥一家,在老爷子耳边说我们家坏话,诋毁我们女儿,导致老爷子把我们家赶出祖宅,你也还是不吭声。”

“现在他上门来欺负我们家,都要把我们家逐出家族了,你还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你算什么男人啊,呜——”

陈宁洗了个澡出来,没想到家里大变样。

他皱眉询问怎么回事?

却没有人回答他!

最后,还是女儿清清来到他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怯生生的说:“爸爸,大姥爷刚才来过,要妈妈去给人赔罪,不然就要妈妈失去工作,还要把我们家逐出家族。”

陈宁闻言,心中一冷:宋家这些人,在找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