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逆天魔尊 > 

第一章 魔尊降临,天下大乱。

第一章 魔尊降临,天下大乱。

第一章魔尊降临,天下大乱。

天坤大陆。

万化魔宗,中心广场。

此刻,万化魔宗正进行着三年一届的祭祀大典,每年这个时候凡是宗内之人皆会汇聚在广场中迎接着祭祀的到来。

而广场高台上方,则是树立着一名由黄金打造而成的男子,他身穿龙鳞铠甲,脚踩麒麟,再加上他冷峻的脸颊,眉宇间透漏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倒是将此男子霸道的形象雕刻的微妙微翘。

“没死?!”

而此时,站立在广场边缘处的凌阳突然睁开双眸,茫然的看向四周。

“这是那里?本尊不是应该死在夺天之战中了吗?”

“难道说,本尊夺舍重生了?”

凌阳微迷双眼,眼中陡然爆发出一抹精光。

“这里居然有本尊的雕像?”

当他看到广场上方的雕像时,凌阳思绪不禁一阵恍惚。

凌阳,又号“古月魔尊”前世本是上古魔族之首,他天纵魔资,当年仅凭百年时间披肩斩棘,大杀四方,仅凭一己之力在凡界创下魔道威震八方,天下共尊。

后百年,他飞升魔界遁入太虚,以天地精血为养分,铸就万古魔身,成就魔道巅峰。

之后他在魔界建立天魔宗,一统魔界,并带领魔界众人攻伐仙界,更是在短短千年之间,主宰万族,仙魔共尊,凸显出其无上魔威。

但是却在百年后,天地间流传出一本被称为隐藏着超脱之谜的功法流传上界,当消息传出后,仙魔趋之若鹜纷纷参与这一场大战之中,史称“夺天之战”!

而凌阳却因其修为滔天夺得功法,在加上他当时以身负重伤,后遭受仙界围攻,饶是他带领的百万魔族和仙界众仙拼杀数日,但还是因重伤不敌最终只能协同功法自爆而亡,彻底陨落。

“尔等伪仙,你们没有想到吧,当年本尊虽自爆,但却早在凡界留下一魂一魄,就是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千年过去了本尊既然重生,那你们便等着承受本尊的怒火吧。”

“不过,既然本尊能留下手段重生,灵宝,三清你们这些仙界的老狐狸,应该也会留下不少吧。”

“真是期待我们的相遇!”

凌阳嘴角不禁勾画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祭祀大典现在开始。”

“现在有请本宗宗主张天昊,主持大典。”

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传入凌阳的耳中打断了他的思绪,凌阳不禁循声看去,只见高台下方右侧站着一名好似民间礼官一类的人,而他正对着左边摆出一副迎接的姿势。

数吸过后,只见一名穿着华衣锦服,衣服上雕刻着黑色烛龙的中年男子,背负双手,自远处从容的落在高台一旁,倒是凸显出一副飘然若仙的样子,很是冲击众人的感官。

“哦?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遇到熟人了,难怪这里会有我前世的雕像。”、

见到来者,凌阳嘴角不禁微微上扬。

“你们快看宗主来了!”

由于宗主的到来,顿时整个广场上面都开始显得异常热闹起来。

张天昊含笑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后,不急不缓的说道:“今天是我们万化魔宗内三年一度的祭祀大典,下面由我来亲自讲述,当年古月魔尊,是如何在我们凡界创下道统,并与修仙者分庭抗礼的事件。”

接下来,张天昊便开始讲述起有关于古月魔尊一系列的创奇故事,虽然广场上大部分的老弟子都听过无数遍,但其表情还是很是狂热于认真。

“没有想到,在我离开了这么多年,天昊你居然还是喜欢玩这一套。”

凌阳看着上方正吹嘘着自己事情的张天昊,笑着摇了摇头。

“时光仁茂,没想到你现在都这么大了,也有了这样的成就。”

当年凌阳在达到凡界巅峰时,因杀戮过重,迟迟无法突破瓶颈,后封禁修为,体会人间百态,在这期间他无意间遇到了正在乞讨的张天昊,当时凌阳玩心大起则指点了张天昊几句,之后张天昊便成为了凌阳狂热的追随者,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变过。

啊!

突然就在凌阳追忆时,他脑海中陡然传来一阵剧痛,饶是以凌阳的心性,也不禁捏紧拳头,强忍痛楚。

修仙家族嫡系子弟,凌阳,废物,叛徒.......

阵痛过后,凌阳也彻底明白了所有的一切。

原来他夺舍的人,和他一样也叫凌阳,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这副身体的主人,原本是青山城三大修仙家主之一凌家的嫡系,不过由于其体制无法修仙,而遭受家族排挤,最后更是被其家族中名义上的天才弟弟所陷害,导致被家族追杀,最终他只能逃离家族,遁入魔宗。

而后当他来到魔宗后,则是长年躲在其居住的地方,他不论是如何的拼命修炼也终究不过是练气二层,而他知道,在魔宗想要活下去,没有实力的他只能躲着众人的视线,如果是不是今年的祭祀恐怕他都不会出来。

念此,凌阳眉头微皱,开始检查起这副身体的体制,他可不相信会有人天生是废物。

“这是天弃体制,怎么可能!”

待到凌阳检查完身体后,瞳孔一缩,深吸一口气。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副身体居然会是天弃体制,要知道所谓天弃体制,说白了就是不可修仙,修魔终其一生只能碌碌无为。

“不过,当年我舍命夺来的《劫天诀》倒是正好适用于这样的体制。”

“当年我本身就以达到自身瓶颈,再加上功法的瑕疵,如若再想突破只能另寻途径,不然当年也不会参见夺天之战。”

“但既然这一世让我重新来过,我定要超脱世间,成为万古唯一。”

“至于你的仇,你的怨本尊来帮你报。”

旋即凌阳狞笑一声,其面容狰狞且张狂。

“好了,今天就说到这里。”

“祭祀典礼正式开始,众弟子行跪拜礼。”

而此时,张天昊也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即便如此众人脸上皆是一副由于未尽的样子。

就在众人全都跪下后,但却唯独一名青年站立在广场中尤为亮眼,此人正是凌阳。

张天昊见凌阳并未跪下,眉头微皱,只见他身形一动,瞬间来到凌阳的面前,喝道:“你为何不跪?”

跪下的众人循声看去,看向凌阳纷纷议论起来。

“此人是谁?居然敢在祭祀大典上如此嚣张?”

“不清楚,不过看这人的修为才不过是练气二层的垃圾,胆子倒是挺大的。”

“话说,我们宗内居然会有修为如此低下的废物?”

“.......。”

凌阳淡然的看向张天昊,反问道:“我为何要跪?”

真狂!

这小子死定了。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议论起来,他们可是十分清楚他们的宗主张天昊是什么样的人,那可是古月魔尊最狂热的追随者。

“这小子看来死定了。”

“蟹蟹,谁说不是,要知道咱们宗主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尊重古月魔尊。”

张天昊淡然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他看向凌阳,凌厉的说道:“为何要你跪?除非你是古月魔尊或者你要打算叛离本宗,遭受宗派的追杀,不然你必须跪。”

“那如果我是古月魔尊呢?”

“就凭你?无知的小儿休要侮辱古月魔尊,如若今天不是祭祀大典不易见血,不然你早已成为我掌下亡魂。”

张天昊周身瞬间释放出一股恐怖的气息,整个空气都被其气势挤压的轰轰作响。

“就这种练气二层的垃圾居然说自己是古月魔尊,他那里来的自信。”

“可不是。”

众人纷纷大笑起来。

“好行,我跪!不过希望你不要后悔。”

凌阳嘴角轻微上扬,言语中透漏着一丝古怪。

闻言张天昊不屑一笑,收回气势,他可认为一个小小的练气二层会对他怎么样,不过让他觉得奇怪的反倒是,刚才他释放的威压凌阳居然跟没事人一样,再看一旁众弟子们,一个个皆都喘不过气来,张天昊不禁摇了摇头。

轰!轰!轰!

就在凌阳当着众人的目光跪下后,高台上的雕像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并且逐渐开始有了裂开的痕迹。

“这,这是古月魔尊显灵?”

“难道传说是真!”

“传说,凡是古月魔尊所不认可之人,其雕像会剧烈晃动。”

“并且此人所在之处,皆会有灾难降临。”

众人纷纷被眼前的景象所震住。

看着的眼前的一幕,张天昊瞳孔剧烈收缩,他虽然不知道此事究竟是不是凌阳所致,至于门下弟子所说的传说,他也知道一点,不过作为一宗之主的他却是不会相信这样的传说,当下他朝着焦急的喊道:“别跪了。”

但话音刚落,凌阳的第二跪却已经下去了。

几秒后只见雕像的晃动逐渐了下来,见状张天昊心里悬着的一颗心也逐渐落了下来,本以为没事的他,表情逐渐恢复以往的淡然。

而此时跪在地上的凌阳嘴角却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一直注视着他的张天昊,却不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忐忑了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