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 

第5章 救人

第5章 救人

张芳蓉躺在床上流泪。

死妮子,衰货丧门星,走了都还克她!

林暖把碗筷收拾干净,打扫了遍屋子,找了个小背篓,再背上她的小布包,锁了堂屋。

大门她没钥匙,顾景珩也没锁,靠他霸王属性杜绝牛鬼蛇神。

一出门,她就看见对面躲在石头后的姑娘。

林静,林家三房林明礼和刘氏的大女儿。

“出来。”

姑娘“哦”了一声,像是很害怕的样子,特意往她后面瞅瞅,“暖暖姐,顾……姐夫没在吧?”

“没在。”

“吓死我了,我就怕他待会冲出来揍我。”林静拍拍胸脯,麻溜的掏出帕子,“二伯偷偷给你留的鱼。

说完自个先咽了咽口水。

“你吃了吧。”林暖道:“告诉我爹,我和你姐夫日子过的很好,不用担心,等我从山上回来,我去看他。”

“姐,你不会是被姐夫打了,才不敢回去吧?”

林暖心说这丫头是不是眼神不好使,她像被打了的样吗?

她道:“你姐夫什么时候打过女人了?”说完,背着小背篓走了。

留林静在风中凌乱。

这还是她暖暖姐吗?和以前咋不一样了?

不对,重点是姐夫是打过不少人,可好像,还真没见打过女人。

林静包起鱼肉,回去传消息了。

林暖上了山,她想看看山里有什么能填饱肚子,要是幸运的话,或许还能找到些好东西去卖银子。

顾景珩虽然留她在家,可俩人不是真夫妻。

她也不能全靠他。

而且他压根就没想过真的和她有什么关系,这样挺好,在一起生活,又互不干涉。

时值秋末,快要入冬,林子里萧条,偶尔看见颗柿子树,不过早就被村民和孩子摘干净了,就连野菜也没见着一从,偶尔在厚重的落叶下捡到一两颗没被发现的栗子。

林暖边走边吃,心说该不会空手回去吧?

这么想着,等她走远一些,就看见一从绿油油的荠荠菜。

林暖眼睛都亮了,把荠荠菜挖了,装了小半框,这么多,应该够一天的饭食了,她背起小背篓准备换地方再找,脚底踩到树叶子,一路从坡上滑到坡底。

她揉着腰起身,却看见落叶里好像盖着像蘑菇一样的东西。

林暖扒拉开叶子,哇了一声,树叶盖着的下面是根树桩,看样子挺久了,都腐朽的不成样子了,然而上面却长了一朵灵芝。

灵芝不算小,年份嘛,林暖目测,不是百年灵芝,不过二三十年的总没差,奇怪的是,这里明明不算隐蔽,怎么就没被村民给挖掉?

难道她的好运气得意于锦鲤梦?

原主脑袋里对这些没有概念,林暖一时也判断不出来在这个年代,这朵灵芝能卖多少钱,不过能让她吃饱饭,是没错的。

林暖拿了镰刀,小心翼翼的从根部挖起,藏在荠荠菜中,收获了灵芝,她也不打算多逗留,背着小背篓下山了,下山的途中还捡到了两三朵红菇。

山脚下有条路,连了几个村子。

这会路上停了辆马车,马车一角挂着流苏坠子,随风晃着。

马车边站了两个浅绿色裙子的丫鬟,都焦急的看向马车里。

马车帘子被撩开,里面坐了位夫人,三十多岁的样子,华服美簪,素雅的打扮,却不失贵气,保养的也极好。

可这会她正躬着身子,胸膛剧烈起伏,似乎有点咳嗽,却怎么都咳不上来,极其痛苦的样子。

她身旁的嬷嬷急红了脸,一遍遍的给夫人顺气,“夫人再坚持一会儿,第三者子进村找大夫了,一会儿就到,您很快就会没事的。”

林暖放下小竹筐过去,准备爬上马车,丫鬟拉住了她。

“哪来的村姑?我们夫人的马车也敢上?还不快走。”

关键夫人发病了,都要急死了,你没看见嘛?你穿一身喜服出来瞎晃干啥?要成亲就赶紧回去。

“你家夫人怎么了?”

丫鬟心说你一个村姑,看着比我还小,和你说了你懂吗?不过为了不被纠缠,她道:“我家夫人喘鸣犯了。”

古代把哮喘病喊成喘鸣。

林暖爬上马车,丫鬟吓了一跳,要去拉人,嬷嬷扶着夫人呢,正要厉声训斥,林暖道:“再晚一点,你家夫人会有生命危险。”

她身上气质太沉稳了,眼底也有让人信服的坚定,嬷嬷犹豫了。

万一行呢?

谁也没料到夫人突然发病,嬷嬷道:“我家夫人要是出什么问题,我们绝不客气。”

林暖没说话,给夫人检查了一遍,又和嬷嬷了解了病情,哮喘不同于其他。

嬷嬷一直跟在夫人身边,很了解,没隐瞒全部说了。

结合林暖判断,是有过敏源才引起的,她小布包里有这类的急救药,拿出沙丁胺醇气雾剂。

“把人扶起,把她嘴掰开。”

嬷嬷看着林暖手里奇奇怪怪的东西,担忧道:“这东西真能救我家夫人?”

“能。”林暖淡声道。

她气质沉稳,反让嬷嬷很安心,配合林暖让夫人张开了嘴。

气雾喷入没一会儿,嬷嬷发现夫人不喘了,也不咳了,脸色渐渐好转。

这比给当初给夫人治病孙大夫的药都管用啊。

“夫人,您发病了,是这位小姑娘救了您。”嬷嬷很感激,她刚才没细看,这会才看见林暖穿着喜服,觉得奇怪。

她一个新娘子跑出来,还背个背篓,腰间还别把斧头,你是要逃婚,还是要干啥啊?

而且她脸上还有个红斑,可惜了。

夫人精神好多了,淡淡一笑,倒是不介意林暖模样,“谢谢姑娘,姑娘家住哪儿,改日我登门道谢。”

“不用。”林暖跳下马车,“十两。”

夫人一愣,当下明白这是诊金,让嬷嬷给了她,嬷嬷心说这丫头是不是傻,多少人求着夫人登门呢,可比这十两银子划算多了,她倒好,只看的见俗物。

林暖收了银子,背上小背篓,往村子里去了。

夫人看着她的背影笑了,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不贪财,只要诊金。

林暖走后没多久,第三者子也把杨伯找来了,不过已经好了,也就没必要,打赏了点茶水钱,杨伯就回去了。(37)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