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凤女谋嫁 > 

第02章 舍命奉陪

第02章 舍命奉陪

素日杀伐果决的安陵王,此刻忽然像丢了心,深深的吻着她沾满鲜血的额头。

“我带你回家。”

安陵王脱下身上披着的裘绒披风,像是怕她冷了,小心的将她冰冷的身体裹起来。

一双不染纤尘的手将敖宁横抱在怀中,沾了满手的暗红。

起身的瞬间,他腥红的眼中还有泪划过。

竟是那般的绝望凄然。

敖宁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哭,却忽然也跟着难过。

她没想到,最后的最后,真心为她流泪的,竟是曾在战场上刀剑相向的敌人。

“将魏云霆,敖月,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将这皇城,屠杀干净,给她陪葬。”

安陵王的声音又轻又平静,敖宁却听出了他滔天的怒意和恨意。

外面下起了大雪,安陵王抱着敖宁,一步步踏雪而行。

敖宁随着自己的尸身,漂浮在安陵王身边。

身后,是魏云霆和敖月的哀嚎之声。

可敖宁却觉得因为这场雪,天地之间仿佛都是安静的,只剩下踽踽独行的安陵王和她。

皇城一时间火光冲天,敖宁心痛着她的孩子尸骨未寒,却见安陵王的手下小心的将她的孩子放入一个小小的棺椁之中,一路抬着,随着安陵王亦步亦趋的走。

安陵王一路将她带回敖家大宅,这里每一处,都仿佛还是她未出嫁之前的模样,那般的熟悉,亲切。

安陵王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榻上,为她宽衣,为她梳洗。

洗去一身血腥,他又为她换上了一套大红的衣裙。

接着盘发,描妆,他都做的熟稔又温柔。

敖宁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等到最后,她才恍然发觉,他将她打扮成了新娘的模样。

只是可惜,她的脸色惨白,他仔细化出来的红妆,根本掩盖不了她的死气。

他却浑然不觉,只淡笑着轻抚她的脸:“很早的时候,我就想过,等你嫁给我,便是我来亲自为你上妆。”

“可最后,你嫁的人不是我。”

“我早与你说过,魏云霆不是良人,可你不听。”

“若当初,我去抢婚,我带你去天涯海角,你便不会死了。”

“可那样的话,你会恨我的吧?”

“终究,我还是不舍得让你……”

安陵王拥着敖宁,自嘲的笑,笑着笑着,又开始哭,愈哭愈痛。

嚎啕,悲恸,像个失去了心爱之物的孩子。

敖宁呆了,她为魏云霆南征北战多年,屡屡与安陵王交手,从未见过安陵王如此失控,如此失态。

他为什么会哭,他为什么,会待她这般深情?

敖宁飘到安陵王面前,仔仔细细的端详他。

好半晌,终于从他坚毅俊朗的眉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她想起了那个小时候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少年,敖彻。

十数年不见,她已经快认不出他了。

敖宁从小与敖彻水火不容,仗着自己嫡女的身份,她不遗余力的打压欺辱他,最后,她还直接将他逐出了家门,让他在外面自生自灭。

可她从未想过,这个从小就被她厌恶至极,伤害至深的人,竟对她用情如此之深。

敖宁后知后觉的怔愣在那里。

我爱的人伤害我,我信的人算计我,唯有我恨的人是真心爱着我。

敖宁的眼渐渐红了,“敖彻,为何,我伤你那么深,为何你还愿意护着我?你明明应该恨我!你明明应该在看见我死的时候觉得痛快才对!”

“我想你已不愿再做魏云霆的皇后,今日我便与你完婚,到了底下,你只需与那鬼差说,你是敖彻之妻,与旁人无关。”

敖宁一怔,不,她这已被万人践踏过的身子,配不上敖彻这样干净的人!

她不能脏了他的名声。

可敖彻却像是有所感应一般,柔声的说:“你放心,没有人玷污过你,敖月找的那些乞丐,早在碰你之前就已经被我杀死,每一晚和你在一起的人都是我。那孩子,也是我们的。可我没有护你们母子周全,你若恨,便恨我吧。”

敖宁热泪盈眶摇着头,她怎么会恨他,是他一直在护着她的清白,是他给了她一个那么可爱的孩子!她怎么可能恨他!

“宁儿,今日,我们便成婚吧。”

敖彻点燃两只红烛,烛火熹微的摇曳,烛身写着大红色的喜字。

“一拜,天地!”

他自己为自己喝了一声,面朝天地做了一揖。

“二拜,高堂!”

敖彻又朝着旁边敖宁父亲威远侯的牌位做了一揖。

“夫妻……”

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哽咽。他朝着敖宁深深的作揖。

“对拜!”

端起桌上一杯酒,敖彻看着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敖宁,忽然笑了。

“宁儿,从此以后,我们便是夫妻了。我听闻黄泉路上很冷,你且等我,我很快便来。”

敖宁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哭着朝他扑过去。

“敖彻!不要!不要!”

敖宁从敖彻身体穿过,身为一缕魂魄的她,终究没能阻止他将那杯酒喝下。

敖彻缓缓坐在她身边,像是怕她走丢了一般,紧紧攥住她冰冷的手。

“宁儿,别怕,我这就来寻你。”

看着敖彻口中溢出黑血,缓缓闭上了眼,

烛短愁长,映着敖彻已经没了声息,却含着满足笑意的脸。

敖宁怔在原地,泪流满面!

心上刻上了深深的遗恨。

“敖彻……若有来生,若有来生……你若还爱,我必舍命奉陪。”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