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恶毒女配洗白日常 > 

第5章 为长嫂撑腰

第5章 为长嫂撑腰

没想到,今时今日的慕容韫,不会按照任何人的套路出牌。

她脸色严肃,大呵:

“给你脸了?敢让本郡主的长嫂给你捡桂圆?”

“本郡主的长嫂,身怀六甲,最是要紧之时,你不帮衬也就罢了,如此行事,是何居心!”

酸溜溜贵女被慕容韫一番质问,脸色煞白,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就连之前看热闹的其他贵女,也纷纷在慕容蕴的威势下跪了一地。

慕容韫是什么身份?

那可是已故长公主的爱女,哪怕她再任性刁蛮甚至狠毒,陛下仍旧疼爱她胜过自己的公主,在琉京,谁敢和她别苗头找死?

她们谁也惹不起。

酸溜溜贵女完全没想到这韶华郡主居然改了性子,竟然维护起自己嫂子来。

难道母凭子贵这招,在郡主这个女子身上也适用???

“回...回郡主,小女...小女只是想劳烦华夫人......捡个桂圆。”

酸溜溜贵女颤颤巍巍回答,哪里敢说她巴不得李姜摔倒流产才好呢。

“只是?劳烦?你自己没手?”

慕容韫气乐了,本就出色美艳的脸上带着三分凌厉。一时,整个人都极具攻击力。

不等那颤栗的贵女回话,慕容韫又继续道:

“既然连桂圆,都要本郡主的长嫂帮你捡,那想必你这双手也是不听话了。”

“来人,拖下去,惩戒三十手板!”

命令一出,慕容韫自带的侍女就要把这贵女拖出去惩戒。

慕容韫小心的扶起李姜。心想,要是不让众人知道她对长嫂的重视,有不开眼的又欺负她,流产的话可怎么办?

“慢——”

“这不是韵华吗,到我这耍起威风了?”

安平郡主带着一众赴宴的贵女,正好撞上了被拉出去的贵女。

酸溜溜贵女看见主人家来,也赶紧挣扎着求救。

“威风?本郡主不过小惩一下这个不开眼的人,怎么,你要多管闲事吗?”

慕容韫根本不虚,论权利地位,不好意思,她全场最佳。

“倒也不是,只是,到底是我邀请的客人,你这随便处置了,我可不好眼睁睁看着。”

安平郡主一向和慕容韫不和,当然不会甘心让她在自己家作威作福。

这要是传出去,她面子也挂不住!

“不想看,你就闭眼。”

慕容韫亲自给李姜倒了杯热茶,丝毫不把安平郡主的话放在眼里。

冷声吩咐:“既然安平不愿意让路,就在这打吧,五十手板。”

“你!”

安平郡主气急败坏,又确实压不住慕容韫。

此事她们占不得理,毕竟那不长眼的贵女先闹的事情。

一场宴会,就在被打贵女的痛呼中开场了。

慕容韫大发神威之后,除了她积极给李姜拿点心外,任凭安平郡主努力活跃气氛,整个流火宴都是安静如鸡。

气得安平郡主最后几乎是黑着脸摔盏宣布结束的。

“可算结束了,真是无聊。”

慕容韫伸了个懒腰,看着李姜在侍女的帮助下起身,连忙殷勤的伺候。

全然没了往日不可一世的骄纵。

“郡主,今日似乎格外不同。”

一直忐忑的李姜有些奇怪对方的性情变化,平日这位可不会这么好心的。

“额,只是突然想明白了许多,亲情可贵,从前是我不对,还请长嫂见谅。”

慕容韫脸上带着不好意思,朝着李姜一笑。

过分美艳的容颜因为这一笑顿时生动了起来,也亲切了起来。

“郡主现在这样,真好。”

李姜是个纯粹温柔的女子,或许是即将为人母的缘故,对于比自己年幼的慕容韫格外包容。

从前被对方奚落欺负,也没真正放在心上过。

“长嫂,将军府与公主府相邻,不如就坐我的马车回去吧?我那车多少舒服些。”

慕容韫笑着提议,她的马车是宫廷御制的鸾架,不止拉风,而且又宽敞又舒服。

连车轮也是经过特殊处理,十分防震,最适合孕妇了。

“嗯。”

李姜笑着应下,暗想这韵华竟然不像以往骄纵。

原来的她,都是一脸傲慢,一口一个本郡主,处处都要彰显自己的皇族身份。

而现在,她能感受到慕容韫诚挚友好的真心。

因此,李姜也放下了戒备,一路上和慕容韫说说笑笑。

她是个十分细致温柔的人,哪怕是聊些家常,居然也让慕容韫放松不少。

等到了将军府门前,慕容韫先一步下了马车,笑眯眯的看着李姜在侍女伺候下小心下车。

看来,书中流产剧情是避过了!

正当慕容韫放松警惕之时,踏下最后一阶木梯的李姜脚下一滑,口中发出一阵惊呼,眼看着就要摔倒。

要命的是,还是肚子先着地!

尼玛!

慕容韫蓦然睁大双眼,快速上前伸手接住李姜,手上用力把对方翻了个面......毫不犹豫的当了这个倒霉垫背。

鬼知道为什么两个侍女扶着一个孕妇,孕妇还能脚滑是什么操作。

慕容韫呲牙咧嘴的看着身上的李姜。

就这样努力了,对方还是抱着肚子口中喊痛:

“痛,我肚子痛……”

满脸痛苦的李姜被侍女小心翼翼扶起,一边小翠满脸心疼的扶起自家郡主。

“快,去公主府把灵医叫来!”

慕容韫捂着腰起身,一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保胎丸给她喂下,不禁暗叹自己有先见之明,做了两手准备。

等李姜服了药丸情况好转,被妥善的安置在房间内,灵医也及时就位了,慕容韫才算松了口气。

这时,将军府的大公子,华扶也急匆匆赶了回来。

华扶是慕容韫的长兄,两人是同父异母。

当年长公主归国后,一年之内就匆忙下嫁给大将军华运筠。

那时,华运筠早已经娶妻生子,长公主就以平妻的身份入了府。

又次年生女慕容韫,只是随了母姓。

可这位大将军,向来不得皇帝喜欢,在长公主生女后,就被贬到边城。

是以府上的公子们,在这琉京贵族之中,向来是属于没有话语权的那类。

这点,从华扶做了八年从四品的京兆府少尹,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过,看过小说的慕容韫可是知道的,这位长兄在两年后的新朝,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啊。

华扶大步进来,看到坐在厅室的慕容韫一愣,随后隐藏起急切的脸色,冷淡又不失齐整的行了个礼:

“见过郡主。”

声音冰冷,一点都没把她当做自己妹妹的意思。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