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书王妃是神医 > 

第5章 关祠堂

第5章 关祠堂

“燕窝鱼翅海参?你也配?真是乡下来的贱胚子,不识抬举……”

秦语狐疑的看着秦夫人,她的眼神太过犀利。

秦夫人脸色一僵,冷哼:“看什么看?害得你妹妹落水,害你爹被燕王责骂,你就是个祸害,说错你了?”

“你真是我的母亲吗?”秦语目光冰冷无比。

她忽然想起自己在现代的那个母亲,不由冷笑一声。

还真有这样的母亲,无论古代现代,无论书中还是现实。

“我真恨不得没有你这个女儿,你若有婉儿一半懂事,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接你回来,就搅得家宅不宁!”

“那你们何必接我回来?”秦语嗤笑。

秦夫人狠狠瞪她一眼。

秦语道:“因为你们舍不得襄王府的婚事,你们想巴结襄王府。把我接回来,只是给你们利用而已。”

“既然我还有利用价值,那就对我客气一点,否则,你们绝对会得不偿失。”

秦夫人大惊,抬手指着秦语的鼻子,“你、你……”

“千万别跟我提什么亲情,这东西,你我之间根本没有。”

秦语冷冷说道,“也别提生养之恩,你们只是生了我。但把我扔下,任我自生自灭的时候,在你们心里,我已经死了。在我心里,你们也一样。”

秦夫人惊怒之下,踉跄退了一步。

她抄起一把扫帚,劈头盖脸朝秦语打过来。

“我打死你这逆畜!就当我从没生过你!今日就打死你!”

秦语猛地握住她的扫帚,狠狠一推。

秦夫人不妨她敢反抗,惊呼一声,撞在门框上。

原主刚从云梦城接来的时候,胆小怯懦,别说反抗了,就连大点儿声说话,她都像受惊的兔子。

秦夫人握着扫帚,表情像见了鬼。

秦语往外瞟了一眼,狠厉冰冷的表情,瞬间软化。

她屈膝跪在地上,捂着自己刚刚被秦父扇肿的脸,哽咽道:“母亲别打了,我不要了,我什么都不要……

“燕窝鱼翅是什么,我听都没听说过……母亲不要打死我,不要赶我走,我不要吃了……

“我吃胡饼即可,不不,下人吃剩下的饭给我些就好,我不挑食的……”

秦夫人脸色一变,扭头朝外看去。

秦父已经黑着脸进入祠堂,“就知是你苛待她!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让我今日在燕王和众人面前丢脸!以后京都会怎么议论我?”

“说我克扣女儿的饮食?说我穷得连女儿都养不起?”

“不是,是她……”

秦夫人气急,“你没看见她刚才有多嚣张,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说在她心里,咱们已经死了!”

秦父看了秦语一眼。

秦语缩着肩膀,吸着鼻子,半边脸肿得老高,眼圈儿红红的。

秦父显然不信秦母的话,“就她这样,也敢顶撞你?”

“行了,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儿。罚她跪祠堂思过也行,但饮食上不要再苛待她,燕王今日的话……”

秦父附在秦夫人耳畔,低声嘀咕了几句。

秦夫人不甘地点点头,狠狠剜了秦语一眼,转身离去。

咣当一声。

祠堂的门被仆妇从外插上。

“老实跪着!祖宗们都看着你呢!”仆妇怒斥了一句。

秦语盘腿坐在蒲团上,跪个屁呀!

坐着她还嫌憋屈呢!

聘礼已送,根据书上的剧情,婚期就在下个月。

倘若嫁去襄王府,那才是真正噩梦人生的开始!

“被人剖腹取子,五个月的胎儿已经成形,取胎儿的心头血做药引……”

秦语回忆着书上的情节,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儿吗?简直畜生不如!”

“不能坐以待毙……”

她抬头朝四下看去,门外有仆妇,四面无窗,祠堂里阴森森的。

“气窗!”秦良玉一抬头,看见离地两米高的墙上,有一扇半米见方的气窗。

原主瘦得一阵风都能吹走的身材,肯定能爬出气窗!

“先离开祠堂,再扮作小丫鬟,找机会溜走……”

秦语打了个响指,立即行动,她搬来桌子椅子,手脚并用的往气窗上爬。

好在气窗的销子是朝里的,秦语推开气窗,心里仰天大笑:“自由,姐来了!”

然而,她太高估了秦良玉的身体素质。

大夫说,她气血两虚,这话是真的。

秦语只觉眼前一黑,头重脚轻,她从离地两米的气窗口,径直砸向地面。

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