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卜命人 > 

第四章 三个客人

第四章 三个客人

第四章三个客人

一坐一站依旧是俩人,只是那盏油灯已在肥硕男人走后回归正常,屋里亮堂了些许,常生斋迎来了今夜的第二个客人,一个头戴编花帽身着莲蓬裙的小女孩,她只在门口伸出半个身躯,瞧了瞧又缩了回去,似乎并没有进来的意思,再然后又探出一个脑袋钻了进来。

“嘻嘻,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对啊,他们都叫我常老板,小娃娃,今天出来玩有没有跟你的家人说过?外面的世界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玩。”

“嘻嘻,你知道我是谁?那你还不赶快告诉我玩具在哪里?”

“小娃娃,常生斋不好玩,也不会有你想要的玩具,你还是回去吧,再不回去就晚了。”

“不行,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想现在就回去,除非......除非你告诉我玩具在哪里?”

“雷烈,送她出去,这里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

“是。”

缩在椅子后面的男人有些慵懒的动了一下身躯,单手轻轻一挥,似乎有些疲倦,再然后就直接下了逐客令,一旁的雷烈还是最简单的一个字,再然后就一步上前,单手一个‘阿弥陀佛’的姿势后作出一个请的动作。

“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从小到大还没有谁拒绝过我的要求,你今天必须告诉我玩具在哪里,否则…”

“否则怎么样啊,小娃娃?”

“否则…否则我就…我就把这个大和尚丢出去…”

“哦,你可以试试…”

“啊喔…我…试试就试试…”

小女娃说着这话突然就变了脸色,眉毛一紧,跟着就龇牙咧嘴起来,嘴角处甚至还滴出了丝丝粘液,而就这个时候雷烈再一个‘阿弥陀佛’,长棍立地,倒是没有主动动手的意思。

“噹…”

下一刻,小女娃化拳为爪,直接抓向雷烈,后者朝着左侧一动,很轻松的躲过,小女娃却并未停留,横向又是一抓,这一回雷烈终于主动出手,手中的长棍往前一横,生生挡住那劲风凛冽的攻击,再然后将长棍重重的往下一跺,一股强劲的气流随波而散,长衫随之飘起,那小女孩立即被震退两步。

“嗷…再来…”

小女孩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长衫男人,再次横爪,准备重新来一回,雷烈抬手挽住长棍缓缓抬起,直面指向已被震退到门口的小女孩,第二回合瞬间即至。

“好了,雷烈回来,小娃娃你还是快回去吧,今夜你家必遭大变,再不回去也许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什么?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回家就知道了,将来你还有机会和这位光头叔叔较量,回去吧,别耽搁时间。”

油灯后面那一双眼睛再次凸显出来,话语间似乎多了几分平和,雷烈得令后再次将手中长棍往地上一跺,然后什么话都没说退到桌前。而那小女孩依旧摆着一副双手成爪的姿势,有些迟疑要不要继续往前,眼睛提溜的转了一圈后重新回归可爱模样,背捏着手微微弯腰。

“大和尚,今天就放过你,等我下次来一定把你的棍子扔出去,听到没有?我在给你说话呢,大和尚。”

尽管一再想要雷烈的回应,但后者就像一尊老钟立于原地纹丝不动,完全就没有回应的意思,小女孩虽然脸上有些挂不住,但终究还是悻悻得躲到了门缝的后面,再然后脑袋一缩,就不见踪迹。

“雷烈,关门。”

“好。”

没有多的言语,雷烈提着棍子往门外走去,没一会儿再次回到桌前,油灯后面的人影也在这时候站起来,一个身着看上去有些老式的中山装老者,有些有些干瘦的手里居然还捏着一个奶茶杯子,喝完一口后抬起脑袋往上瞧了瞧,微眯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雷烈,你怎么不问为什么我明明说的三个人,却只接到两个?”

常老板的脸棱角有致,每一条线都像刀削过一般,看上去有些别扭,再加上额间掉下的几缕白发,更显得斑驳和沧桑,说话间基本看不到表情变化,这一张脸和贴上去的面谱没什么两样。

“恩。”

“恩?算了,让她出来吧。”

“好。”

雷烈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并不影响他的行动,听到指令后立即转身去向屋子的昏暗处,没一会儿就听得有东西磨动的声音,再然后就看到他单手扛着一块屏风出现在油灯能映射到的地方,这看似简单的动作却在屏风落地后响起的一声‘轰隆’以及泛起的滚滚浓尘中现出分量。

“好了雷烈,剩下的那杯奶茶是你的。”

常老板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一杯没开封过的奶茶,搁在桌上的同时拿起了油灯,缓步来到屏风前,背对着雷烈这般说起,后者却没有动,只是再次矗立在桌前,前者也不去理会,只是抬高油灯看向那屏风,似乎还是不太清清晰,又靠近了些。

“雷烈,你说我为什么看不到这小姑娘的过去?”

“不知道。”

“恩,那你说呢?为什么我就看不到你的过去?”

在雷烈处没有得到答案,常老板缓缓的摇头后又冲着那屏风说起,再看那屏风中居然一个长裙姑娘的刻像,手里还保持着草莓话筒向前的姿势,身躯就那样被定格在画中,脸上却现出一抹苦瓜似的表情,鼻尖那几颗斑点显得更加明显了。

“不对,小姑娘,你怎么会是这表情,你应该感到非常恐惧才对?算了,还是出来,这样说话实在费神。”

说着这话,常老板举起油灯的手靠得更近了些,另一只手却伸向那采访话筒,微光也在其手间慢慢闪现,紧跟着神奇般的抓住屏风里那捏着话筒的手,再然后猛的往外一拖,整个屏风面上瞬间出现波纹,里面的小姑娘也在这时候被拉出来。

“你们,你们到底是人是鬼,我…你们…这是什么东西?这么神奇?”

被拉出来的就是不久前消失在常生斋的草莓姐姑娘,出来后没有预料中的恐惧和尖叫,只是稍微问了一句后居然就只关心起恢复如初的那一面屏风,前前后后看了好几回,甚至还伸手摸了两把,最终向常老板问起这是什么东西。

“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的话没问对?我是不是应该问此乃何物?”

面对常老板稍是惊讶的目光,小姑娘还是毫无惧意的问出这话。

“小姑娘,你不怕我?”

“怕啊,为什么不怕你?你这搞得就像救世主一样,我当然怕了,不过怕也没用,你们如果真要害我就不会等到现在,而且那和尚也不像坏人,我就是想问你们这是不是超自然现象研究所?采访一下,你们知道99年事件吗?知不知道当年签订的协议内容是什么?”

小姑娘瞬间就自媒体魂附体,这职业精神让常老板都微皱起了眉头,甚至连雷烈的眼角都斜着跳了一回。

“小姑娘,刚才这里发生的事也看到了,就一点儿没感到害怕?”

“常老板,这个问题刚才不是回答过了吗?”

常老板并没有把举着的油灯放下,而是用另一只手贴近草莓姑娘比出一点点的动作,然后歪着脑袋又这样问起,得到前者的回答后再次震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确已经问过。

“咳咳,哦,也是,问过了。”

常老板干咳两声后转过身去,颇有些掩饰尴尬的意味,缓缓的回到桌前,搁下油灯后重新缩进了椅子里。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尤青青,你呢,总不会就叫常老板吧?”

小姑娘的手依旧摸着那面屏风,头也不抬的作着回答。

“雷烈,送客。”

“是…”

“等等…”

坐回藤椅的那一刻已经代表着谈话的结束,雷烈得令后丝毫没觉得意外,抬脚走向尤青青的方向,‘阿弥陀佛’都还没出口,尤青青反倒先声夺人。

“常老板,你说送客就送客,就不问问我愿不愿意?我不就是你今天的第三个客人么?怎么?客人来了连话都不让说,你的‘三不卜’我没一样违背,怎么?怕我一个小姑娘吃了你?”

“尤青青,你这个…”

“大胆?”

“砰…”

椅子后面常老板被尤青青一席话说得抬起手来试图解释,哪知道一旁雷烈突然大吼俩字,并再次将手中木棍往地上一跺,顿时一股气浪四散,尤青青眉宇间还是透过丝丝慌乱,赶紧捂住双眼,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躲过去,哪知道这气浪居然只是清风拂面,连衣角都没有荡起来,那雷烈也没有下一步动作,再次回归到平静,倒是油灯后面的那一只手抖擞着缩了回去,好一会儿才继续开口。

“雷烈,虽然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我不想看到下一次。”

“是。”

尤青青已经在这时候松开双眼,听俩人的对话颇有些好奇,油灯前后看了看,反倒又往前靠近一步。

“常老板,我来只是想问几个问题,代价你请便吧。”

尤青青斜着身躯靠在桌前,并且缓缓的抬起手来伸向油灯的后面。

“小姑娘,如果还是刚才的问题,我给不了你答案。”

“常老板,是给不了还是不想给?”

问出这话后尤青青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严肃与凝重,紧紧盯着油灯后面等待答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