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渣王逃婚,我当场改嫁皇叔

渣王逃婚,我当场改嫁皇叔

渣王逃婚,我当场改嫁皇叔

连载中
  • 作者:绯狐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4-07-10 20:31:00

古代言情小说《渣王逃婚,我当场改嫁皇叔》,是作者“绯狐”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苏月婵萧玉珩。故事情节紧凑,引人入胜,读后让人久久不能忘怀。医学博士苏月婵穿成了不受宠的真千金。渣姐抢她未婚夫,还设局害她?她不惯着,当场还回去!渣爹偏宠外室和私生子女?她帮母亲和离,搬空嫁妆!渣未婚夫为渣姐逃婚?她当场改嫁皇叔!皇叔有隐疾?好事,她图的就是这一点!男人除了挂在墙上老实,有隐疾也让人放心。她左手银针,右手权谋,查奇案,斗勋贵,助皇叔颠覆江山!...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翌日,苏月婵便去了锦衣坊。

她的身材长相,套个麻袋都比别人精心打扮美艳,也难怪苏月薇费尽心机想要毁了她。

连续试了五六套衣裙,各有各的美。

想起家里那一堆白衣,苏月婵毫不犹豫全都买下。

她让丫鬟带着新衣先回府,她则去药铺转转。

穿过小巷,右拐就是娘亲的嫁妆药铺。

然而,她刚走进小巷,一个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

她大吃一惊,转身就逃。

石榴裙在风中急速摇曳,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

可她终究还是没能跑赢黑衣人。

很快,他便追上了她,将麻袋往她头上一套,还随手点了她的昏睡穴。

她双眼一黑......

不会这么倒霉吧?

穿越一天就玩完?

待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绑在一根柱子上。

四周一片阴暗。

角落里燃烧着火盆。

火光闪动间,一张绝美无双的俊脸若隐若现。

是萧玉珩。

他身穿一袭黑色锦衣,乌发半挽。

随意地坐在一张凳子上。

手持长钳,动作优雅地翻烤着一块火红的烙铁。

他的四周,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可怕刑具。

“这是什么地方?”

苏月婵声音发颤。

“大理寺刑房。”

萧玉珩扬了扬火红烙铁,看着她的目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说出来的话却令人毛骨悚然:

“烙铁对准心脏,可以瞬间死亡。本王的技术很好,你若想死得快些,本王可以成全你。”

“我不想死!”苏月婵连忙道,“皇叔,我们之间有误会!”

“误会?”萧玉珩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真的有误会!”苏月婵赶忙解释,“昨天那个局,明显就是萧靳延设的。我那么做,是为了报复他。虽然连累了皇叔您,可这对皇叔来说,不也是好事一桩吗?”

“好事?”萧玉珩目光讥诮,“这么说,本王还要感谢你?”

说完,他夹起火红的烙铁站起,缓步走向苏月婵。

苏月婵吓得急忙摇手,颤声道:

“不敢不敢!皇叔冷静!虽说皇叔您的名声也受到了一些损伤,可这对您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皇叔您的名声原本就不好,不差这一桩,但萧靳延可就惨了,他原本名声极好......”

一阵热气扑面而来。

眼看着烙铁距离自己只剩一拳,苏月婵连忙道:

“皇叔也中了媚毒吧?臣女医术还不错,可以为皇叔解毒!”

烙铁终于停下不再往前。

萧玉珩重新落座,慢条斯理地继续翻烤烙铁。

小命暂且苟住,苏月婵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说不害怕是假的。

萧玉珩就是一尊杀神。

她狠狠坑了他一把,他必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想要苟命,就要让自己有价值。

眼下她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医术了。

能给珩王下媚毒,绝对不是普通人。

所下的媚毒,也绝对比苏月薇给她下的更烈。

传闻说他不行。

如果不靠女人解,那就只能靠药物。

想要彻底根除,估计宫里的御医也搞不定。

所以关键时刻她决定赌一把。

珩王的反应告诉她,她赌赢了。

只要有价值,珩王就舍不得杀她。

苏月婵的话,萧玉珩一个字也不信,但却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连宫中御医都搞不定的媚毒,她敢说可解?

哪来的勇气?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本王就给你一个机会,也好让你死得瞑目。”

说完,他命人给苏月婵松绑。

苏月婵慢悠悠地活动手腕。

她是在拖延时间。

因为恐惧,她有点不敢靠近珩王,深怕他一不高兴就将闪烁着火光的滚烫烙铁对准她的心脏。

那能瞬间要了她的命。

见她迟迟没有动作,萧玉珩抬眼看了她一眼。

怕他一怒之下再动杀念,苏月婵强压下心中惧意,急忙上前。

就在她伸手探向珩王的脉搏时,一块雪白的锦帕将她的手指与珩王的手腕隔开。

苏月婵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一个大男人,有必要这样吗?

搞得好像碰一下就被她玷污了似的。

这脉搏......

苏月婵心中惊讶。

她摒弃杂念,认真把脉。

媚毒的确凶狠,奇奇怪怪的毒也有一大堆,想要根治很不容易,但这些毒,并没有造成他不行。

他的身体,其实是行的。

但昨天中的媚药,千真万确没有根除。

也就是说,他是真的没有**。

所以,他的不行,不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心理。

当然,他行或不行,与她无关。

这不是她该操心的事。

她要做的,是帮他根除媚毒。

昨天,御医应该帮他医治过,他体内的媚毒暂且压制住了......

“如何?”萧玉珩目光讥诮,“可治否?”

苏月婵松开手,朝萧玉珩甜甜一笑,不紧不慢地道:

“皇叔所中媚毒,的确凶狠,可谁让臣女是神医呢?放心,这事包在臣女身上,保管药到病除。”

萧玉珩一愣。

这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吧?

居然敢自称神医?

还药到病除?

会点三脚猫医术,真以为自己比御医还要厉害了?

他唇角勾起一抹嘲讽地笑:“如果你治不好呢?”

苏月婵道:“若是治不好,臣女愿以死谢罪。”

萧玉珩又是一愣,随即冷笑:

“不要轻易许诺,本王真的会杀人。”

“臣女是认真的。”苏月婵连忙道,“臣女别的本事没有,医术的确天下无敌。”

萧玉珩:“......”

你看我信吗?

不等萧玉珩开口,苏月婵又道:

“皇叔,若是臣女根治了您的媚毒,还请皇叔原谅臣女昨日的不敬,咱们一笔勾销可好?”

一笔勾销?

想得美。

连御医都解不了的毒,她怎么可能根除?

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也罢,既然她这么自信,就陪她玩玩吧。

这比直接杀了她更有意思。

萧玉珩淡淡地道:

“等你根治了本王的媚毒再说。”

苏月婵趁机道:“皇叔,您能派高手保护臣女吗?臣女担心,大殿下他不会善罢甘休......”

萧玉珩被苏月婵的无耻气笑了。

他勾了勾性感的红唇,问:

“你陷害本王,本王还要负责你的安危?你看本王像是个傻子吗?”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