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贞观憨婿

贞观憨婿

贞观憨婿

已完结
  • 作者:大眼小金鱼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2-23 14:59:35

韦浩李丽质是《贞观憨婿》的主角,作者是大眼小金鱼,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陛下,管管你女婿韦憨子吧,他又要在东门外单挑那帮大臣!”一个大臣跑到甘露殿对着李世民喊道。“这个韦憨子,简直就是胡闹,传朕的口谕,不许在东门打架!”李世民一脸愤怒的喊道。········“走,去西门,东门不能打!”韦浩在东门对着那些大臣们喊道。...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十三章

在韦浩家里,韦琮,韦家的族老们,还有族长韦圆照,是韦贵妃的三叔,之前是做隋朝的官员,到了唐朝,就不做官了,专门管理家里的事务。

“族长,诸位族老,真不是我不想给啊,是我那儿子,现在酒楼那边的事情,我都说不上话。”韦富荣此刻为难的看着那些人说着。

他们过来的目的,就是希望收购韦浩的聚贤楼。

他们也打听清楚了,韦浩只用了600贯钱就弄出了这个酒楼,所以他们的意思是,给韦富荣600贯钱,这个酒楼就归家族了。

“我说韦富荣,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吧,就你家那个憨子,还能有这样的本事?你糊弄谁呢?

我还想着,当初你怎么这么痛快的把西城的酒楼给我,原来你是有准备的啊!”韦琮坐在那里,笑着看着韦富荣说道。

“说笑了,说笑了,真没有,这个酒楼真是我家憨子弄出来的,你们可以去问问的,到现在,我都没有去那个酒楼几次。

族长,还有诸位长老,此事真的很难,我家憨子你们知道的,如果知道我给了家族,还不知道怎么和我闹呢!”韦富荣还是一脸为难的看着他们,心里其实是很气愤的,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

没办法,自己这一支就自己一个人,也没有个兄弟帮衬着,但是脱离了家族,他又担心自己的那些财富,会被人吞个精光,所以,他只能一直好言好语的说着。

“金宝啊,家族这些年对你的帮助你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家族的庇护,你的那些财富,早就化为烟雨了。

这个酒楼呢,我们也不全要你的,给你留一成,主要是现在我们韦家的子弟,已经很多人在外面做官,需要花钱。

而且你也知道,韦贵妃可是我们族里面的人,她在宫里面也是帮了我们很多忙的,虽然韦贵妃没有要求什么,但是逢年过节,我们也该表示表示。

这几年,族里面因为出了很多人才,入不敷出,而你这个酒楼呢,听说生意不错,一个月最少有几百贯钱的利润,这个能够极大的弥补家族的用度。

再说了,现在长安城这边,都知道聚贤楼利润很高,很多人在盯着这块肥肉呢,就算你不给家族,我估计最终也会落到其他人手上。

与其这样,还不如留在家族里面,有我们韦家出面,我想,没人再敢打这个酒楼的主意了,你说是也不是?”韦圆照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胡须对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个事情我真不能做主啊,我要是做主了,我家憨子还不知道怎么和我闹呢。”韦富荣心里不甘心,不想给,毕竟这个是自己儿子弄出来的,他想要替儿子守住这份财富。

“一个孩子,能够闹什么?而且,憨子还有这个本事不成,还能弄出酒楼,金宝,如果你不想给,你就直说。”韦圆照看着韦富荣有点不悦的说着。

说是韦浩弄的,谁相信啊,韦浩是什么人,整个西城,整个韦家,谁不知道?

“真是,族长,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没说瞎话。”韦富荣看着韦圆照说道。

“哼!”韦圆照此刻站了起来,很不满的一挥袖子,就准备走了。

“哎呦,我说韦富荣,族长都亲自过来了,你还端着不放?”韦琮也站了起来,对着韦富荣说道。

“我没端着!”韦富荣感觉很憋屈,但是没办法。

“韦富荣,如果这样的话,家族可是要对你们父子除名的,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一个族老站了起来,盯着韦富荣说道。

“别别别!那个...我...这个!”韦富荣一听说要除名有点着急了。

这个可是大事情,到时候连祭祖都没地方祭祖,关键是缺少了家族的庇护,就很麻烦。

“韦富荣,你自己考虑,哼!”族长韦圆照看到他还在犹豫,就哼的一声走了。

其他人也跟着走了,韦富荣亲自把他们送到门口。

等他们出了大门后,韦富荣叹气了一声,心里很不甘心。

他们已经弄走了自己很多财富了,现在居然还盯上了自己儿子的这个酒楼,这个让他心里很恼火,但是不给,他又不敢去想那个后果。

直到晚上,韦浩回来了,被门房通知要他到韦富荣的书房来。

“书也没有读多少,非要弄一个书房,客厅不可以谈吗?”韦浩到了韦富荣的书房,调侃的说着,接着就发现韦富荣坐在那里,一个人发呆。

“爹,爹?”韦浩走过去喊了一下。

“哦,我儿回来了?”韦富荣看到了韦浩回来,强笑了一下说道。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韦浩就做到了他对面,仔细的打量着韦富荣。

“诶,儿啊,这个酒楼,咱们守不住了。”韦富荣叹气的对着韦浩说道。

“切!开什么玩笑,怎么守不住?谁啊,敢打我们家酒楼的主意?”韦浩一听,笑了起来。

“还能有谁,今天族长带着族老到府上来了,你也知道,咱们家五代单传,身边没有一个当官的兄弟,咱们的那些生意啊,好的,都会被家族给盯上,之前爹也弄了几个,只要稍微利润高一点,就会被族人惦记上。

这次,没想到是族长亲自出面了,可能是知道你这个酒楼的利润很高。

儿啊,你还是要当官才是,不当官,咱们家再有钱,也会被人吃的渣都不剩的,可是,哎,儿你也没有当官的命!”韦富荣叹气的说着。

自己家儿子是什么人自己知道,这样的人进入到了官场,那就是被人玩弄的命。

“瞎说什么呢?族长抢我们家酒楼,开什么玩笑,他说抢就抢,爹你是被吓大的是不是?”韦浩还是不以为然的说着,韦富荣瞪了韦浩一眼。

“我说你怕什么?我就不相信,大唐还没有王法了,他们还敢明目张胆的来抢。”韦浩冷笑的说着,也没有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

“儿啊,你是不知道啊,如果不给,到时候韦家就要把我们从族谱上清除出去,到时候我们连一个祭祖的地方都没有。”韦富荣盯着韦浩严肃的说着。

“放屁,清除出去就清除出去,老子自己弄族谱,反正家里五代单传,族谱也简单,没人祭祖,我就自己见宗祠,还能吓到我?你放心,爹,没事,该干嘛干嘛。”韦浩马上安抚韦富荣说着。

韦富荣一听,也对啊,大不了自己弄一个族谱。

“行了,你也不要想那么多了,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敢抢我的东西,让他们来试试!”韦浩说着就扶着韦富荣起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成,反正大不了咱们父子两个沿街乞讨去。”韦富荣听到他这么说,也来硬气了,自己儿子都不怕,自己怕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韦浩还是前往造纸工坊这边盯着,酒楼那边韦浩已经有段时间没去了,没什么事情,韦浩也不会让韦富荣去。

“公子!公子!公子!”就在韦浩躺在树底下百般无奈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韦浩坐起来一看,发现是自己家酒楼的一个小厮。

“你怎么跑这来了?”韦浩看着那个小厮问了起来。

“快,快去酒楼那边,我们家酒楼一楼被人砸了,那些客人全部吓跑了。”那个小厮气喘吁吁的对着韦浩说道。

“我们家酒楼被人砸了?谁还有这个胆子?”韦浩一听,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盯着那个小厮问着,那个小厮连忙点头。

“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韦浩说着就快步登上马车,让马夫快马加鞭回到东城去。

等到了自己家酒楼,发现酒楼这边已经是冷冷清清的,这个时候本来是吃饭的高峰期,居然冷冷清清的。

接着韦浩发现,门口还站着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

韦浩刚刚一上去,那两个壮汉就伸手拦住了韦浩:“要吃饭,换地方!”

“我吃你一个大爷!”韦浩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一拳轰在他脸上,那个壮汉直挺挺的倒下去。

另外一个壮汉刚刚举起拳头准备打,韦浩用膝盖往他胯下那么一顶,那个壮汉眼珠子瞬间就要瞪出来了,韦浩一拳轰到他脸上,那个壮汉搂着自己下跨,嗷的一声,大叫着。

韦浩则是气冲冲的冲进去,一看,其中一个人自己认识,就是之前自己打过的韦琮。

接着韦浩就看到一楼的店铺被砸得七零八落的,那些桌椅都是被推到地上,而韦琮则是站在一个中年人身边,同时,还有七八个人,以那个中年人为中心,坐着。

“你砸的?”韦浩盯着韦琮问了起来。

“这个,是我砸的,又怎么样?”韦琮一看韦浩这么凶狠的盯着自己,想到了之前韦浩打人那股狠劲,有点怕,但是想到今天族长还在这里,如果自己怂了,那是很丢人的。

韦琮刚刚说完,韦浩操着一条凳子就冲了过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