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与微风撞满怀

与微风撞满怀

与微风撞满怀

已完结
  • 作者:无处可逃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4-08 10:19:58

主角是阮之傅长川的小说叫《与微风撞满怀》,本小说的作者是无处可逃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傅长川走进起居室,早餐一如往常已经放置在餐桌上。玻璃长颈花瓶里是一支清晨刚摘下的白玫瑰,犹带着晨露,白色骨瓷盘和咖啡杯都已经预热过,可以让精心摆盘的食物和饮料保持着适宜的温度。椅子已经拉开了,他坐下去,随意铺了张餐巾在腿上,顺手展开了报纸。...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阮之做完了美容,化了淡妆,觉得气色好了不少。

优优开车载她回公司开会,红灯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看她,依旧有些担心:“之姐,这两个会其实不算太要紧,你要是撑不住的话我还是先送你回去睡觉吧。”

她低低咳嗽了一声,嗓子又痛得像是被刀割过,她只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车子开进了公司停车场,周围只有一圈惨淡的灯光,优优拉上手刹,阮之刚推开车门,忽然间有个人影窜出来。

她直觉中感到不安,眼明手快地钻回去,顺手关上车门。

哗啦一声,一股刺鼻的味道扑进车厢——那人劈头泼了一桶液体,然后把桶子往车身上一砸,闪身跑了。

到底还有一些泼了进来,手臂上头发上都有,优优吓得一直问:“之姐,你没事吧?”

“没事,又不是硫酸。”阮之声音嘶哑,却很淡定,“别开门,打电话叫保安。”

五分钟后,公司的同事和保安都赶到了,阮之这才下车。

白色的卡宴车身上是大片的红漆,她踩在地上,未干的油漆很滑,差点就摔了一跤,最新款的Miu Miu高跟鞋也算是废了,至于身上的卡其色风衣,因为沾了半袖子的油漆,简直惨不忍睹。

同事们手忙脚乱,优优小心扶住了她:“之姐,要报警吗?”

“报什么警?等着别人看笑话?”阮之随手把风衣脱下来,当先走向电梯,当真脚下生风,直到进了电梯,下属们才反应过来,一声不吭地站在她身边,大气都不敢出。

大楼的七八九层都隶属美星传媒公司,电梯叮的一声来到九层,阮之当先走出来,和脸上的毫无表情相反,说电话的声音却很温和、甚至带着与对方熟络地笑意的。

“……是,欣然的新片,对,就是那部《默语者》,刚接到发行方的电话,说是可能提档,所以想协商一下宣传的事……”

她挂了电话,也不回头,语速很快:“安排三点和DL协商蒋欣然拍摄封面照的会,晚上帮我约RY的林枫,就说是道歉,请他吃个饭。”

优优随身都带着便条纸,一件件记下来,恰好走到阮之办公室门口,她提醒说:“现在约的话林总监可能安排不过来……”

“没事,周五晚上他从不安排工作,都是陪家人的。”她顿了顿,“你就说是家宴。”

“……欣然的《默语者》真要提档了?”优优迟疑着问。

阮之冷冷笑了笑:“这桶漆摆明了是孟丽找人泼的,估计是为了蒋欣然新签的那部电影的事。既然这样,我不回报一些,怎么算得上礼尚往来?”

蒋欣然新签约了一部好莱坞的大制作,国内一线女星也都卯足了劲想要争夺这块资源,最后蒋欣然是挤掉了日月的一姐何颖,顺利签约。当然,到了这个咖位,演技大家都有,比拼的更多是背后公司间的运作和人脉了。据说孟丽前期为了能让何颖上位,投入了不少,结果不尽如人意,又是被老对手美星打败,她当然是不甘心的。这桶漆,大概也是急怒攻心,也算出一口气。

阮之踢掉了高跟鞋,走到办公室的内间小卧房去洗脸。被泼了漆的 Burberry风衣袖子上全是红色,她放在水下冲洗,又拿洗手液去搓,结果非但没洗掉,衣料上反而更加狼藉。阮之深吸了口气,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愤怒已经将她的脸颊烧得通红,她提着湿漉漉的衣服走到外间,按下了内线。

优优进来的时候,阮之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把衣服递给助理:“送去干洗,这件衣服,一定要洗干净。”

优优怔了怔,接过来说了声好,心底倒是有些疑惑的。

阮之的身份摆在那里,自己赚得多不说,还是傅长川的前妻,从来都是买东西不眨眼的主。曾经有八卦杂志历数了她用过的某名牌包,别人买一个要预约半年,她提着不同颜色和皮质包,能从月初换着用到月末。就像刚才那双鞋子,因为沾了油漆,一进办公室就被踢掉了,反正她把这鞋子当通勤鞋,好看又好走,季初扫货的时候把专柜同一款式合适的尺码都买了,刷卡的时候眼睛都没眨。

照着老板以往的脾气,这件风衣脏了,那是该再去买几件一模一样的备用的。

现在……倒是挺节俭的,要洗干净了再穿。

优优拎了袋子,走前又说:“经纪人已经告诉欣然姐了,她在欧洲度假,这边确定的话,明天就回来准备拍照。”

阮之眯了眯眼睛,笑得有些阴冷:“何颖等了那么久才拍一个DL的封面,这次又被欣然截胡了,我倒真想看看孟丽的脸色。可惜慈善晚宴要到下个月。”

阮之年纪小,资历算浅,可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做事果决,否则美星这样一个大公司,杜江南不会放心把艺人总监的位置给她。

优优看老板这副戾气刹不住的神色,就知道她是真怒了。今天这一桶漆泼上来,无异于扇了她一巴掌,她这人个性向来遇强则强,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她很快换身了衣服,当即出门去四季酒店和 DL的主编饮下午茶,谈笑风生间就敲定了封面的事。

“之姐,出了口恶气吧?”走出酒店的时候,优优递上保温杯和药,“吃药,你喉咙好些了吗?”

回去的路上才觉得喉咙火辣辣地痛到要裂开了,阮之吃了两粒药,马不停蹄赶去下一站。

无论什么事,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极致。

显然,在今天,她还没做到极致。

公司前几天的会上,原本已经放弃了 RY的代言竞争,一方面是为了避自己的嫌,另一方面,这段时间蒋欣然风头太盛,什么事做得太绝也不大好。RY子公司的代言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日月那边争取了这么久,她也没必要再掺和一脚。

可现在,这个代言她也不会放过。

优优忍了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可是今天上午,傅先生应该很生气吧?”

阮之闭着眼睛,答得漫不经心:“我又不是求他。”

对于RY的公关总监林枫来说,周五的确是家庭日。可是老板的前妻邀约,他实在是推脱不掉,只好赶到了饭店的包厢。

阮之已经到了,亲自给他倒水,声音虽然有些嘶哑,但是十分诚恳地为上午“捉奸”的新闻道了歉。

林枫有些哭笑不得,他让律师发信警告是工作,谁不知道傅长川和阮之从结婚到离婚的这一年多,头条不知道上了多少回,也没见他发怒。真要道歉,她就该和傅长川私下说,而不是拐弯抹角地请自己吃饭。

阮之一本正经地道了歉,话锋一转:“林总监,前段时间你们的子公司在找代言人是么?”

林枫心里咯噔一声,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子公司的事我们总部不会直接干涉这些市场推广活动……”他答得很圆滑,“集团太大了,分工又明确,我还真不清楚。”

“是么?我怎么听说子公司的王总和您是大学同班同学呢?”阮之微微笑了笑,亲自给他夹了菜,“您别急着撇清,我只要您帮着引见一下就行了。”

林枫犹豫了一下:“当然不会撇清。只不过我听说,那个代言合约已经签了……”

“没关系。”阮之也不气馁,“我只想见见王总,当然,您能陪着就更好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枫只好点头。

阮之笑靥如花,端起斟得满满的一杯葡萄酒就敬林枫说:“您随意,我就干了。”

酒的度数不高,可喝下去的时候喉咙真是火辣辣的,仿佛是撕破了一层皮的地方又抹了层盐上去,痛得阮之表情都微微扭曲了。她深吸了口气,想要把这股蓦然间涌起的痛意压下去,忽然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这么软软地倒了下去。

傅长川刚回到酒店,就接到了林枫打来的电话。

听完下属简单陈述的情况,他有片刻的怔忡:“她请你吃饭?”

“好像是为了代言的事。”林枫站在医院地走廊上,低声说,“医生说是慢性扁桃体炎,又引发了气管炎,有些严重,安排住院了。”

傅长川此刻站在酒店的落地窗边,窗外是漫无边际的夜色,只有一道道流转的灯光,而玻璃窗上,那个虚幻的自己眉宇明确,有着毫不掩饰的焦虑。

他抬腕看看时间,拨电话给连欢:“今晚赶回容城,机票越早越好。”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