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悬案缉凶

悬案缉凶

悬案缉凶

已完结
  • 作者:炒扎粉加肉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2-11-21 15:37:20

主人公叫洛阳林中雪的小说是《悬案缉凶》,是作者炒扎粉加肉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龙杀人,校园不可思议闹鬼杀人,隔空杀人,山城占星术杀人,人体自燃杀人案,预告杀人。悬而未解的诸多奇案,精妙又不可思议的诡计,完美无缺的不在场证明,只有上帝能犯下的案件。一个被害妄想症,漠视人命的侦探,一个初入警职的菜鸟警察,一个脑神经出问题的怪人打手,他们该如何一步步破解奇案,揭开看似不可能的真相,......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雨中得大喊着说话,林中雪被大风与暴雨淋了个落汤鸡,看到洛阳才喊:“你忘了打伞了!”

洛阳不置可否,在这种大雨里,打着伞也没什么用,即使是严实的雨衣也会浑身湿透。

因为无用,所以等于无用功,所以没有必要。

他仍旧在观察着这颗被砍断的树。

察觉到背后的人来到周围,艰难的给他撑起伞,只挡住了少的可怜的雨滴。

洛阳虽没有对做无用功的人感谢的习惯,此时也稍微纳闷了一下,问:“你为什么追上来?”

林中雪自己哪知道,还想解释一下,又有些小情绪,哼了一声说:“我管你去死,要不是常乐让我看住你,怕你跑了,我才不来呢。”

洛阳点了点头。

“你不会真信了吧……”

我其实说着玩的……后半句没问出来,只自己跟自己生着闷气。

俩人傻愣愣的在雨里站了一分多钟,林中雪撑不住了,先问道:“你不是被害妄想症吗?怎么会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你还真是毫无情商,有人会指着癌症病人说你不是得了癌症吗?怎么不乖乖等死反而出来闲逛?”

洛阳还真是毫不留情,林中雪强忍想要打人的冲动,不是她有狂躁症,而是被一个毫无情商的人指责没有情商是一件太丢人的事情。

“这里危险?”洛阳反问道。

“对啊……大雨,惊雷,周围黑漆漆的,而且你没听他们说吗?如果那个死者的好友是犯人的话,那么他有可能还没跑,说不定此刻就躲在哪里看着我们呢,我是担心你……”

她抬起头,穿过面前洛阳纤瘦的身躯,朝后面看去,因为暴雨的缘故,天像是黑了一样,虽然现在才下午六点,可是四周竟无亮色,阴森森的森林内每一棵树似乎都化作窥视者,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咬断一切生机的魔鬼,加上冰冷的雨水,她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信了他们的话你就输了,他们口中的所谓老友到底存在不存在谁也不知道,死人又不能出来说话,相信他们的话你就傻了,别墅外面一点也不危险,危险的是别墅里面……”

洛阳冷冷的说到。

危险的是别墅里面……好像他刚才也说过,自己如果再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死……她有一瞬间的呆滞,这时候倒没有反驳,默然的点了点头。

“因为这棵树?”她问道。

“没错,这树的位置很敏感,不知道之前你注意到没有,从死者书房的窗户往外望,刚好能注视到远处的这棵树……”

“这又怎么样?”

“这非常有意思,你看,地上这棵树的高度大概在十五米左右,而别墅二楼的书房高度在九米,考虑到树原本所在的地势低一些,两者极有可能达成一个平行。”

“而死者有可能是看到窗外的什么东西被吓死的,当天晚上虽然下着暴雨,但也因为下了雨,导致别墅周围的土地松软,人行走会留下脚印,但是警方现场的踪迹调查发现,并没有发现脚印。”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你之前不是说了,凶手是内部的人。”

林中雪倒是听不明白了。

“准确的来说,我说的是进入现场的人,而不是凶手本人,注意死者是被吓死的,吓死一个人,不需要进入现场也可以做到。”

洛阳蹲下,身子,在树上寻找着他想要找到的痕迹。

“等等,平行……看到窗户外的东西被吓死……用绳子将这棵树与窗户连接起来,然后在上面挂上吓人的东西,在远处用手电筒通过投影的方式,将死者吓死,这种?”

林中雪进行了合理的推理。

这倒是让洛阳停下手中的动作,转头愣愣的看了一眼林中雪。

“脑子还不笨,就是太理想化了……当天晚上下着暴雨,不下于现在这种程度的暴雨,所以这种手法很难操作。”

洛阳真是个吝于赞赏的人,亏她还为自己所想的这个推理而感到惊异,这竟然是她做出的推理。

“我有合理怀疑的对象了,两个,都在别墅里面,不出意外凶手就在这俩人之中了,动机也有了,就剩下作案手法了。”

洛阳用那种单纯叙述的语气说道,全无显摆的意味,却让林中雪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已经有了?她还一头雾水呢。

“帮个忙。”

洛阳蹲下,身子,用手扶着地上的树木,然后往前推,可惜因为宅了太久,手无缚鸡之力,完全推不动地上的树木。

“是这样吗?”

林中雪干脆将没什么用的黑伞丢在一边,迎着大雨蹲下,身子,与洛阳一起将树木往前推。

好在虽然洛阳很看不起林中雪身体的锻炼程度,但是人家的力气比他大得多。

推动了。

林中雪倒是没有去想这一下是不是可以为自己的身体素质证明一下什么,急忙追问道:“为什么要推树木?”

“反了……树放反了,看树根斧头的砍痕,常规来说将重的那一面放在地上,才更正常一些吧?”

打起手电筒,洛阳一边说着他那因为太过苛求细节,以至于林中雪好险才明白过来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他便找到了想要的。

划痕……在树的中心位置,存在着一些划痕……但是……洛阳皱起了眉头,这与他想象中的不同。

“划痕太老了……不像是新的……”林中雪竟看出了这一点。

“没错,太老了……等等……这是……”

洛阳忽然浑身颤抖起来,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你身上有什么能拿来写字的东西吗?口红,口红你有吗?”

因为洛阳语气突然急促了起来,倒是让一旁的林中雪手忙脚乱起来。

“没有,在车里的包里……为什么要能写字的东西?”

“这些不是划痕,这些是……文字……树上的文字,有人在树上刻了字!”

洛阳此时也来不及淡定,他干脆蹲在地上一把抓起一手泥土,然后抹在这树上,随后让林中雪用伞在上面打好,不让泥被瓢泼大雨冲刷。

“文字,这是文字?”

林中雪被指挥着干这么脏兮兮的事情,虽说入了这一行就得接受这种程度的肮脏与普通,但这也太脏了点吧。

况且,这树上的是汉字吗?完全看不出来,这是哪个非洲部落的文字啊。

一个点和一个点离的那么远,不是洛阳说,她还真看不出这是文字。

“你也可以试试看,在一棵树还是树苗的时候,在上面写下文字,等到它长大了,文字自然产生间距,更何况这树比起树苗,体型何止膨胀了百倍,自然看不出是文字,但它是。”

洛阳仍旧是那一副死人脸的样子。

但那树上面的文字还真显现出来了,的确,通过泥巴将那些痕迹勾连起来,细细看起来,还真是汉字。

“我杀了他。”

一句话,寥寥四个字,却让林中雪觉得周围莫名冷了好几度。

这什么玩意儿?

偏偏是这种文字,又偏偏是这棵树,这其中……

“从痕迹之间的间距之大可以看出来,这是在这棵树还处于幼苗状态的时候用匕首刻在上面的,从这棵树的年龄来看,少说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会是巧合吗?”

洛阳喃喃自语。

但是这棵树被砍了,为什么被砍?难道其实与他想象中的,作案手法不同,其实是因为这棵树上面的文字不成?

“不过话说,哪里有人真的恶趣味到了杀了人之后,还将文字写在树上面的……”

林中雪摆摆手尽力想让这个发现变为不可能,抬头却发现洛阳压根没理会她。

“喂!雨下的这么大,还是先回去吧,该看的不是都看了吗?”

林中雪一推发呆的洛阳,对方点了点头,俩人撑着伞往别墅走。

因为伞几乎无用的缘故,俩人干脆淋了个落汤鸡,洛阳倒也还好,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会因为感冒而引起鼻塞了怎么办,倒是没意识到林中雪那般尴尬与羞涩是为何。

不过当林中雪发现她一直要紧着护的让人害羞的部位,却压根没收到来自洛阳的任何关注之后,不知是女性本能还是如何,还是有些小气馁与小失落。

在进入别墅前,她注意到洛阳突然停住了一下,在原地稍作迟疑,随后继续往前走。

为什么?她没问,也没放在心里。

好在叶家家大业大,家里也有常备一些供外人穿的衣服,才不至于让二人落得湿衣服上阵的尴尬场面。

而当俩人各自换好衣服之后,却看到常乐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天气,愁的头发都快掉了。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下雨啊……咱们的人刚到山下,谁知道就下起雨来了,山下上山的山路那块也是赶巧了,正好那的路还因为雨塌方了一点,他们被困在那上不了山。”

常乐郁闷无比,看似抱怨,其实是给洛阳叙述。

按照他的思路,这时候应当加快调查的进度了,晚了的话,甭说那什么死者的老友了,就是毛估计都剩不下,人这么长时间早跑了,更不要说他怀疑的那个死者的老友,与“他们”是否会有关系了。

一团乱麻。

“什么?那该怎么办?”

林中雪听到这里也是与常乐同样的反应,只叹是天公不作美。

扭头看向洛阳,却发现这个表情匮乏的人,此时竟然一个人笑了出来。

原本这别墅隔音就不怎么好,能听到外面哗哗落下的雨声,在这一片嘈杂与黑暗之中,之前又听了那么多诡异的事情,洛阳此时又表现的这么蹊跷,只怕是个正常人都要被吓一跳了。

常乐见怪不怪,当你与一个怪人认识两年多,也会这个样子的,无奈的问道:“怎么了这是?”

“暴风雪山庄。”

他却说了句很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