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与夫君一世欢

我与夫君一世欢

我与夫君一世欢

连载中
  • 作者:紫酥莲泉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5-12 11:48:21

主角是曾玉洁陈大江的小说叫《我与夫君一世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紫酥莲泉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桃树村有个出名的狐狸精,传说她见男人就勾,男人见她就想坏……因着这样的名声,曾家四姐儿成了古代大龄剩女。陈老二死了婆娘,还有四个娃的黑大汉,脸黑人壮还杀过人,村里人叫他黑阎王。这俩人也不知怎么看对眼凑一起了,所有人都说曾四儿继母难为,更说她会不安于室。然而-婆婆:四儿你不舒服就躺着公公:我去给儿媳妇采果子,吃了有胃口病好的快几个妯娌:弟妹你别碰冷水,我们来大丫:娘,今天我掌家,你啥也不能干。二小子:娘,放下那把刀,我来切,今天你只准躺着。三小子:娘,吃烤蛋,你的小可爱特意留给你的,啊呜吃下去病就被吃掉了。四丫:娘,四丫要多亲亲你,这样才能好的快。黑壮男人:娘子,孩子们都被你亲了,为夫也要。曾四儿:只想当任务的嫁了人,怎么被这家子宠成宝,是留下还是留下,谁帮着参考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老大媳妇儿掐尖要强小心眼,老三看起来沉稳,但实则心里一堆算计。

老四没个成算,人长的还算有模有样,但却又懒又谗,还爱搬东西回娘家的傻子,被人一哄一刺,什么话都能秃噜往外,自打嫁到老陈家来,他们那个小家的东西,估摸都淘摸到了老赵家……

果然不出所料,老四媳妇儿一听婆婆这样铺排,当场就咕噜出声。“娘啊,我们家的鸡都是要下蛋的。那上山打野也不是随便能抓住的。实在抓不住,就宰娘你养的那只鸡呗。我这怀着孩子,还得补身体呢。”

徐春花看向另外俩个媳妇,“你们呢,咋想的?”

老大眼睛转了转,“要说来,二弟的亲事我们是应该操心,但这终归是个二婚头了,其实娘啊,真没必要那么隆重。随便割点肉,炒俩菜也差不多得了。我们家的鸡是用来下蛋,你家大孙子天天可是要吃蛋呢。”

这老大秃噜一堆话,不就是一句:要鸡没有。

“你呢,老三家的?”

老三微微一笑,“娘,二哥当兵这么多年,这终身大事确实是顶顶重要的事儿。只是,我们家的鸡下蛋也是要用来养身体的。毕竟三哥身体不太好,娘你也是知道的。还有花妞儿,没个营养不行啊。唉,说来还是我们家太穷了,二哥在外面打仗,听说偶尔得的奖赏不少,这事儿其实二哥肯定有能耐搞定的。”

又是个说的满面光,但一个字没鸡。

徐春花冷笑,“行啊,都有十足的理由是吧,老娘我也懒得跟你们讲道理。当年你们说亲都啥待遇,人曾家人来也得是啥待遇?嫌弃老二是二婚头耗费材料?行啊,你们也可以二婚头一个,老娘一样为你们操持。”

说完,她不耐烦挥手让人赶紧走人。几个媳妇子刚才还各种小心机,现在又被婆婆一句话打死。这待遇咋都还得提升上来。唉,婆婆就是个野蛮人啊,当陈家媳妇儿好惨哟。

瞪着几个不争气的媳妇子,徐春花盘算着:光是指望几个儿子打野肯定不行,大不了她去隔壁买一只大公鸡宰了。哼,几个没眼力劲儿的,她真的是给几个人一个表现的机会。希望在老二的事情上,这几兄弟能协助一点,往后老二起来了,也好照顾他们啊。偏偏,一个个全是小算盘。

既然和这些人道理讲不通,直接武力镇压。

三个儿媳妇出去后,老四媳妇儿就不解地问另外俩个。

“唉,你们说咱娘啥意思啊?先还问一下,问了我们意见,最后还是不行就得拿鸡去宰了。我家的鸡可舍不得!”

老大家的也望着老三家的。“还能怎么着?咱娘不一直是这样脾性,四弟妹你也嫁进来快三年,还不够了解咱娘的。行了,想要指望鸡不被宰,不如指望他们哥几个上山打野收获好吧。”

老四家的生气了,“以前你们说娘偏心老二,我还不带信的。现在看来,娘休止是偏心啊,这心都偏天边儿去了。哼,管男人能不能打到野食,反正我家的鸡咋也不能拿出来,娘要怎么着,我,我跟她拼了。”

老大家的眼睛转了转,一脸正直,“四弟妹啊,咱娘在老陈家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你一个当媳妇的跟婆婆顶什么顶,到时候还不得说你没道理啊。唉,听我的,受着吧,大不了就是舍了一只鸡。”

她越是这样劝说,老四家的就越是气的慌。“哼,我还就要看看,她徐春花还能强行抢了我鸡不成。这次上山,我就让老四悠着点。”

老大媳妇和老三媳妇俩交换一个不明意味的眼神,没再多说,也各自回家。这俩人回家,却是好声嘱咐了一番男人,让尽量打到野物,嘴巴上都说的好听,什么老二订亲,当兄弟的合该出力啥的。

兄弟俩自是应承。反倒是老四家的回去后,就气冲冲说了一句,“上山打的着就打,打不着就拉倒”

老四本来就不是多勤快的人,听婆娘如此说,半下响出去时,也就是在山外面转悠了几下。

几个儿子上山了,几个媳妇儿则要在家里收拾菜,打扫屋子之类。

至于四个小的,本来徐春花是不想带去曾家,然而陈大江却发话了。

“娘,把他们几个全都带着去,到时候我照看着。”

徐春花急了。“老二啊,这……不行。”

她瞅了眼几个孙子,老大在扫地,老二老三伙着在玩儿。老四扶着墙壁学走路,她看过去时,小姑娘也笑嘻嘻的瞅过来。那小模样儿还真是招人稀罕。可惜,这么一个乖巧可爱的孙女儿,仍然被狠心母亲扔了走了。想到这,徐春花心里堵的慌。

“老二啊,人小四儿还是个姑娘,你这突然把四个孩子带去,她得怎么想?还有她家里人要怎么看?”

“娘,我是为几个孩子找个娘,不是找个祖宗回来。她能接受四个孩子,我往后一辈子待她好。要是不接受,我觉得还是现在辛苦娘一点,实在不行,我出钱找人帮着看孩子也成。”

他再次提出钱找人看孩子的话,徐春花急啊。这儿子回来就有说过这样的话,当时她不在意,只觉得老二是一时想不开。可现在听来,老二是真铁了心。看着老二淡漠的样子,了解儿子的她突然明白了。

儿子从头开始,就没真想过要成家。当年她说的急了,这个儿子才买了个婆娘回来应付了事。只是林福妞身体争气,一年一个,那四年一连生四个。但现在发生了林福妞跳河的事,恐怕儿子死了心,真不想找人了。

“你这**,是不是老娘不逼着你找人,你这辈子就不想娶妻了?包括当年的大姑娘?”

陈大江如实点头,“娘,现在说这些没意思,反正得让孩子们去。曾家四儿不喜欢,这桩亲事也就作罢。”

见儿子铁了心,徐春花就算不甘,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屋外,看似认真扫地的大丫儿,听完这番话才松了口气。她是排斥找新娘的,前面的娘就总是打人,现在这个后娘,谁知道会怎么样呢。爹要把他们带去也好,听说后娘都不喜欢前面的孩子,所以……去了这后娘是不是就成不了。

……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