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

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

连载中
  • 作者:古沧墨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1-09-14 16:45:42

主角叫谢言司徒明的小说叫做《万界道主:从守墓人开始》,它的作者是古沧墨所编写的玄幻科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守墓人+宗门+诸天万界+逆袭+扮猪吃虎+副本】重生异世,谢言一睁眼就被人捅破丹田打下山崖,堪称最惨穿越者,但因此获得了蒙天印。依靠蒙天印,谢言从成为守墓人开始,为诸天万界至强者们的残魂代言:险死归来的谢言,带着这些至强者们的残魂,破执念,战天道,为魔族拔除魔种,寻回善良本性;揭露真假美猴王惨案,让大圣真正齐天;被酒剑仙的深情感动,带他穿越时间长河,与亲人重逢;助无天佛祖征战三界,招兵买马,裁掉人头猪脑的属下……直到后来,谢言发现,蒙天远不是终点,蒙天之上,诸天万界,有至强者,为万界道主!...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这个内门弟子名叫赵勇,是执法堂的人。

今天他被执法堂长老莫空点名,来协助李大厨完成一个计划。

本来这个赵勇在执法堂内寂寂无名,这一次突然被莫空点名来执行任务。

他十分受宠若惊,因此对这件事十分的上心。

眼看着子时就快到了,赵勇知道他今天的任务快要完成了。

一想到回去之后,就可以在莫空面前露一回脸,他就觉得自己的前途充满了希望。

于是他忍不住,又恶狠狠的警告了那个小女孩一番。

可是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突然感觉到一股杀气锁定了他。

赵勇猛地一回头,就看到一个满脸狰狞的少年,携带着满腔的杀意,朝着他狂奔而来。

他认识这个少年,或者说现在整个宿星门没有人不认识他!

谢言的凶名已经在宿星门内传开了,毕竟杀了三个锻体境巅峰弟子的狠人,没有人敢不记住他。

在认出谢言之后,赵勇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立刻转身就逃。

可是没逃出几步就被谢言追上,并被一拳轰在了背上。

赵勇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头蛮牛凶兽撞击,顿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朝前飞去。

然后在他即将落地的时候,再次被谢言追上。

此时的谢言高高跃起,然后狠狠地向下坠落,猛地一脚踩在赵勇的胸口,将他踩进了地面。

谢言看着七窍流血,胸膛凹陷的赵勇,眼神中的怒意稍稍有些退散。

他没有在再去管赵勇,而是转身回去,来到谢茗的身边,将她轻的拥入怀中。

再次感受到哥哥温暖结实的怀抱,谢茗委屈的泣不成声。

谢言看着那一双早已磨破皮,甚至有些发肿的细小胳膊,还有脸上那还未完全褪去的五个鲜红的指印。

他的胸膛就一阵一阵的憋闷,恨不得将那些欺负谢茗的人全部杀光!

安抚好了谢茗之后,谢言将她安置在那块巨石上,让她稍作休息。

然后他又来到了赵勇的身旁,此时的赵勇胸膛的骨骼已经碎裂,五脏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他现在哪怕是呼吸,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

谢言一把将赵勇拎了起来,开始询问他事情的前因后果。

现在的谢言,在赵勇的眼中,就如同一个凶恶的魔神,因此谢言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经过赵勇的回答,谢言终于弄清楚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这和他的猜测大致吻合。

整个事件都是由执法堂长老莫空所主使,而李大厨和这个赵勇则是帮凶。

谢言打断了赵勇的四肢,并且毁去了他的丹田,但是却并没有杀他。

然后就像拎着一条死狗一样拎着他,接着牵着起谢茗,往伙房走去。

现在是深夜,整个宿星门呈现出一片安宁祥和的模样。

但是赵勇知道,接下来这份安宁和祥和即将会被染上浓重的血色!

谢言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伙房,此时伙房的饭堂居然灯火通明,一副热闹的景象。

当谢言他们走近的时候,那李大厨居然主动地迎了上来。

“哈哈哈,我的儿媳妇到了!多谢赵勇小哥了,今天你一定要多喝几杯喜酒啊!”

李大厨那肥胖的身躯,朝着谢言的方向一阵小跑,身上的肥肉胡乱的抖动。

此时天色正黑,今夜又是乌云遮月。

因此,李大厨并没有看清谢言的样子,他只是自顾自的认为,这是赵勇将谢茗带了过来。

而且手上似乎还提着什么东西,看上去还挺大的,难道是贺礼?

想到这里,李大厨的脸上笑容更浓了,一张肥脸都快能挤出油来。

谢言目中杀机一闪,不过他却并没有当场发作。

而是淡淡的说道:“李大厨,这是我给你准备的贺礼,接好了!”

接着,谢言便将手中提着的赵勇,朝着李大厨远远的扔了过去。

李大厨赶紧手忙脚乱的去接,当那件东西飞到他眼前的时候,他的笑容顿时凝固了,继而变成了深深的恐惧之色。

他终于看清朝自己飞来的,并不是什么贺礼,而是一个人!

这个人正是赵勇!

此时赵勇的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四肢更是呈现出诡异的扭曲。

“啊!!!”

李大厨惨叫一声,被赵勇的身体砸倒在地上,接着两个人滚成一团。

李大厨艰难的将赵勇的身体,从自己的身上推开,一脸惊恐的抬头看去。

此时谢言和谢茗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李大厨看到了谢茗,也看到了正牵着谢茗的谢言。

“你……你到底是谁……你想干什么?”

李大厨他只是一个杂役,宿星门弟子之间发生的事情,他根本没资格知道。

他一直以为,谢茗只是一个普通的浣衣坊杂役。

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意识到,谢茗的身份不一般。

可是已经晚了。

谢言冷漠的瞥了李大厨一眼,然后转脸看向谢茗问道:“他是哪只手打的你?”

谢茗轻声说道:“是……是右手。”

谢言点点头,然后一把抓起李大厨的右手,狠狠一拧。

接着便传来了一阵骨骼碎裂的声音,以及李大厨杀猪般的惨叫声。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谢言又一脚踹在李大厨的身上,将他的身体踹飞了出去,李大厨的右手瞬间被扯了下来,洒下一片血雨。

李大厨只是个普通人,在这样的重伤之下,当场就晕了过去。

此时在饭堂中,有一个穿着弟子长衫的人,在看清了谢言的脸之后,不动声色的退走了。

李大厨的傻儿子穿着一身新郎服,不知何时已经跑了过来。

当他看到李大厨重伤晕倒之后,立刻扑倒在他的身上,大声的哭喊着:“爹啊……别死啊!”

谢言看了他们一眼便不再理会,

原本他是打算杀了李大厨的,可是看到这一幕,他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谢言弯腰把赵勇捡起来,却惊愕的发现他已经断气了。

赵勇本来就已经奄奄一息了,恐怕经过刚才的折腾,他就坚持不住了吧。

不过谢言丝毫没有在意,拎着赵勇的尸体,继续朝饭堂走去。

此时的饭堂,居然被布置成了一个简易的喜堂,里面张灯结彩,而且摆好了酒席。

而此时那些来帮忙的厨师,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瑟瑟发抖。

谢言将赵勇的尸体扔在门口,然后牵着谢茗走了进去。

他没有管那些厨师,而是看向了桌上的酒菜。

他心疼的看向谢茗,轻声说道:“茗儿,你饿了一整天,赶紧吃点东西吧。”

从清晨到夜晚,谢茗一直在洗衣服,而那赵勇从头到尾都没让她吃过一口东西。

谢茗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赶紧坐到桌子旁,大口的吃了起来。

看着谢茗狼吞虎咽的样子,谢言的心不由得一疼。

随后他的目光中杀意涌动:“莫空,你这老狗,我一定会杀了你!”

谢言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谢茗吃饭,并不时地为她夹菜,盛汤。

突然谢言眉头一皱,起身来到了饭堂门口。

接着便看到了莫空的身影,他的身后,还跟着十几名执法堂的弟子,正气势汹汹的朝这边赶来。

莫空走近了之后,一眼便看到了像死狗一样,被扔在门口的赵勇的尸体。

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怒不可遏的神情。

莫空指着谢言怒喝道:“谢言,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心肠如此歹毒!先是斩杀汤明,后又将张申和王长健杀害,今日又将我执法堂弟子赵勇残忍杀害!像你这样的恶徒,我宿星门绝不容你!”

谢言冷笑一声说道:“莫空老狗,我没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了!你也别在这惺惺作态,真实的情况到底是怎样,你心里比我清楚!我且问你一句,让我的妹妹嫁给李大厨的傻儿子,这件事是不是你指使的?”

莫空冷笑着说道:“是又如何!你妹妹只是一个普通的杂役,我身为执法堂长老,亲自为她指婚,她应该感激涕零,你也应该感到与有荣焉!”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思!想要对付我,你就光明正大的来找我,我谢言绝不退缩!但是你不该这样对我妹妹,老狗,给我死来!”

谢言心中的怒意已经彻底的爆发开来,莫空这样对谢茗,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

一想到谢茗被他们如此的折磨,谢言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快要崩溃了,无尽的杀意从胸中涌出。

谢言怒吼一声,朝着莫空冲了过去。

莫空冷笑一声,对着身后的执法堂弟子说道:“给我拿下他,生死不论!”

“是!”

执法堂的弟子齐声应诺,然后迅速朝着谢言冲了过去。

看到那些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执法堂弟子,

谢言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狰狞。

只见他突然猛地一踏地面,身形高高跃起,随后便落在了当先朝他冲过来的那名弟子的身后。

接着,在那名弟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转身一拳轰在了他的背上。

那名弟子吐血朝前飞扑了出去。

这时,谢言感觉到一道劲风,冲着自己的后脑勺而来,他猛地一弯腰,躲过这一击。

接着迅速的朝旁边轰出一拳,将那名偷袭他的弟子轰飞。

谢言的动作根本没有停歇,只见他突然鞭腿横扫,顿时有两个人被他一脚踢飞。

谢言不停地在这些执法堂弟子中间穿梭,那些人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沾到。

而谢言每一次拳脚轰出,都至少会震退一人!

莫空在一旁看的暗暗心惊,只是几天不见,没想到谢言的实力,居然已经成长到这种地步。

虽然还未突破一品,但是他的战力已经远远不是这些锻体境巅峰弟子所能够比拟的!

莫空此时看向谢言的目光深处,隐藏着深深的杀意。

他带来的这些执法堂弟子,都是经过他精挑细选的,每一个人都达到了锻体境三重巅峰!

这些人是执法堂弟子辈中的精英,光凭这十几人,他们甚至可以横扫宿星门三大主峰所有的锻体境弟子!

可是这些精英,此时在面对谢言的时候,居然如土鸡瓦狗一般,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十几名执法堂精英,已经被谢言全部打趴下了。

此时谢言和莫空面对面站着,谢言对着他咧嘴一笑说道:“莫空老狗,敢不敢与我一战?!”

莫空面色阴沉地盯着谢言,眼神中的杀意已经丝毫不加掩饰。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