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

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

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

连载中
  • 作者:豆豆酱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6:47

主人公叫黎烟烟寒苍言的书名叫《替身新娘:总裁大人,疼入骨!》,是作者豆豆酱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宝贝,乖......给我生个继承人”一场交易,黎烟烟被迫冲喜,嫁给将死的寒家大少爷。没想到传闻中的废物,竟然是全海城最有权势的男人?!寒少高调宠妻,让她成为人人羡艳的寒太太,但只有黎烟烟自己知道。寒苍言心狠手辣、冷酷绝情,没有半点真心。一切,不过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年婚约到期,她偷偷带着肚子里的宝宝远走高飞......寒苍言上天入地发了疯般寻找,让整个海城为之震荡。几年后再见,寒苍言把她抵在墙边,双眼猩红,嗓音黯哑。“烟烟,不许再逃......”小女人却偏过头,眨眼:“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不熟。”1v1,男主女主只有对方,双洁。...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3章看到男人的容貌

“等......等一下!不行,真的不行!我今天......我今天......那个、那个来了......对,我姨妈来了!!!”

关键时候,少女带着颤的声音,叫停了男人的动作。

男人修长的指尖,微顿。

“姨妈?”

黑暗中,黎烟烟甚至能听见对方清冷淡漠的声音藏着疑惑。

“就......就是例假。例假你懂吧,女人一个月一次的,你要是不怕,就尽管检查......”

她就是仗着这点,才敢答应嫁入寒家。

寒大少病得下不了床,是她的第一重保障。

她自己正好处于特殊时期,则是第二点保障。

要不然,她才不会轻易松口,答应代替黎萱儿出嫁。

抱着她的男人,倏地松开了手,整个人退开。

黑暗中,黎烟烟漂亮的杏眸,笑意浅浅透了出来。

她赌对了!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戴着白手套,应该是有深度的洁癖。

像他这种有强烈洁癖的人,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黎烟烟就连唇角都翘了起来,露在纱布外。

“别高兴的太早。”

片刻后,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

“等这段日子过去,我会再找你亲自验证。”

反锁的门,被轻易打开。

走廊上昏黄的灯光在这时,透过打开的门缝散落进来。

借着这点光,黎烟烟第一次看清了,威胁了她一整晚的男人,清晰的面容。

男人逆着光。

修剪整齐的黑色短发下,狭长阴鸷的眸色,冰冷无情。

这是一个过分好看,俊美无俦的男人。

但黎烟烟却更确定,自己确实没有见过他。

她从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一个人......

在黎烟烟失神的片刻,男人已经大大方方离开。

她恍惚回神。

见对方一走,立刻上去锁了门,按开了房间灯光开关。

黑暗的空间,霎时恢复光亮。

黎烟烟下意识,就往房间中间那张kingsize的大床看去。

也不知道寒大少有没有被吵醒。

如果她的新婚丈夫,只是卧病在床不能动弹,却听到了什么。

他会不会怀疑她真和那个男人有什么......

黎烟烟的目光刚扫过床畔,整个人就怔住了。

宽阔的大床上,铺着喜庆的红色寝具。

可是床铺却整整齐齐、一丝不乱,完全没有被人躺过的痕迹!!!

奇怪,老管家明明说,这里就是寒大少的房间。

而那位传闻中的寒大少,早就绵延病榻,生死未卜。

为什么床上却连个人的影子都没有?

她的丈夫去哪了!!!???

黎烟烟不放心,在房间里到处找过,连浴室都没放过。

虽然心存怀疑,但折腾了一天她实在太累了,又担心那个奇怪的男人再回来。

黎烟烟便穿着婚服,一个人捏着衣领,靠在沙发上警惕的守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黎烟烟起床。

刚到楼下,就看到昨晚那位老管家毕恭毕敬等在楼下。

“大少奶奶,早上好。这些礼物,是老太爷吩咐下来,专门为你和大少爷今天回门准备的。老太爷他暂时在国外回不来,他让我们带话给你,从今以后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黎烟烟没想到,寒家老太爷即便人不在,却为她设想的这么周到。

昨天婚礼上寒家人一个都没出现,她还以为寒家对这门亲事并不重视。

虽然没见过寒家老太爷,但黎烟烟现在对老爷子的感官却不由变好。

“那大少奶奶,先用餐吧,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不等大少爷吗?”黎烟烟试探着问。

昨晚,她一整晚都没见到自己的新婚丈夫。

但她不好直接问管家,以免被怀疑什么。

“哦,大少爷说他昨晚累了,不下来用餐。大少奶奶,冒昧提醒您一句,大少爷的身体不比寻常,作为妻子,你应该多照顾他。”

老管家表情严肃,好像丝毫不觉得说这种话有什么不妥。

黎烟烟:......

照顾?

她连人都没见,要怎么照顾?

黎烟烟没有过多解释:“既然大少爷身体虚,跟他说一声,待会儿我一个人回门就行了。”

*

黎家。

“哟,黎烟烟......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我还以为,今天的回门宴,会喜事变白事。看不出啊,你这个死丫头命还挺硬的嘛,连那个天煞孤星,都没克死你!”

黎烟烟刚踏进黎家门,就听到充满敌意的声音从里传来。

她黛眉轻拧,抬眼看去。

只见黎家的客厅中央,许多熟悉的面孔都坐在沙发上。

刚刚阴阳怪气说话的人,正是她继母阮玉的亲妈王春芳。

黎烟烟露在医用纱布外的眼微冷。

这些当年欺负过她母亲和外公的人都在。

将来,她一定会让他们一个个得到应有的教训,血债血偿!

“干嘛不说话啊?别以为嫁给寒家大少爷,就拽起来了。你别忘记,全海城的人都知道你嫁了个病秧子,没人会把你当回事!”

阮玉的亲妈王春芳故意倚老卖老,挑刺。

黎烟烟懒得理会,当着众人面微微低眸,露出腼腆害羞的姿态。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让大家久等。只是,大少爷......不想我走,所以今天就来得晚了些。”

“什么?”

“你是说昨晚你和寒家大少爷,你们?他......他不是病得连床都下不了。怎么可能!他病好了?”

阮玉的亲妈,王春芳是最掩不住情绪的,听到黎烟烟的话当即问了出来。

其他人也是一副既震惊又八卦的表情。

黎烟烟怯怯地低下眼眸,浓密卷翘的睫羽微微扇动,一副羞赧得说不出话的模样。

“嗯。”她好半天才咬唇,轻轻点头。

“寒大少他,挺好的......对了,老太爷还特意让我给家里带了礼物,我刚才放在外面忘了带进来,这就去拿。”

黎烟烟说完,就转身离开。

“阮玉,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那个寒大少没多少日子可以活,我们萱儿嫁过去就是守活寡的命,说什么都不肯让萱儿嫁给他。怎么现在黎烟烟那个死丫头不是这样的!”

王春芳见黎烟烟一走,立刻回头责问女儿阮玉。

人人都当黎烟烟嫁进寒家是去守活寡的,说不定哪天老公就死了。

谁能想到她新媳妇第一天回门,就一副备受寒家和寒大少爱重的模样。

阮玉也是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不应该啊。大家都说寒家大少爷寒苍言病入膏肓,这样的一个短命痨鬼,他怎么忽然又好了?”

要是早知道寒家大少爷,不是个快要病死的废物。

这么好的亲事就该是她们家萱儿的啊!

“够了,当着这么多小辈面,你们俩说这些干什么!不会说话就给我闭嘴!”

黎老太太不耐烦地打断阮玉和王春芳。

阮玉的小姑子黎兰芝听到这话,掩唇笑道:“嫂子啊,这是看到黎烟烟那丫头没有被寒家的天煞孤星克死。她现在啊,心里嫉妒得慌呢,巴不得让黎萱儿代替黎烟烟重新嫁一次呢。”

听到小姑子这样嘲笑自己,阮玉那张描画精致的脸气得都快变了颜色。

而一旁的黎萱儿,眼底则涌现出更深的妒意。

本来寒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应该是她的才对。

都怪妈妈打听错了消息,才让黎烟烟捡了便宜。

“哎呀,你们快来搭把手,这些礼物太多了我拿不下。”

当看到黎烟烟抱着一大堆礼物重新出现,黎萱儿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这......这都是些什么礼物?黎烟烟打哪来这么多贵重的东西!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