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

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

连载中
  • 作者:飞狸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5-03 15:03:59

主人公叫秦无忧姬云梧的小说叫《拈花落:花开时节动天下》,它的作者是飞狸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息获罪,家族倾塌,秦家成了皇权更迭的牺牲品,一家子的老弱妇孺,无人照料,十三岁的秦无忧在这时站出来,成为了那个支撑天地的房梁。她将所有族人都收拢道羽翼下,用瘦弱的肩膀,为她们撑起一片天,照顾年迈的祖母,安抚教育年幼的弟弟,努力让自己变的更强更强。...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0章

秦家老太君赶在这个时候登门,简直是给他出了一道难题。

若只是给些银钱了事,林承业自然不会犹豫,但这桩婚事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同意的。

此时老太君被人领着进了门,林家老夫人笑容满面的迎上前去:“玉琳啊,你好久不曾来府上了,若是你再不来,我可都要去秦府找你了。”

老太君郑玉琳和林家老夫人华敏是多年的好友,而且华敏还是大夫人华研的亲姑姑,所以两家的来往甚是密切。

进了林府一路而来,老太君便感觉到周围的眼神各异,自然是以为她是来打秋风的,如今见到热情的华敏,无论她是真心或是假意,都让老太君觉得心中舒坦了许多。

若是这林家真的是势利眼,便早就给她撵出去了,如今还没有,说明心中还是有以往的情义的。

“我登门前来,老姐姐不嫌弃才是。”

见郑玉琳如此生疏,华敏脸上的笑容也绷不住了,心中不断猜想她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两人寒暄了几句,秦老太君便开门见山了:“我这般着急的前来,不为别的,便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婚事。”

此话一出,华敏和林承业的心头皆是一跳,难道老太君要让林家迎娶秦无忧?

老太君示意身边的李嬷嬷呈上退婚书,华敏一看便愣了:“玉琳,你这是?”

“虽说秦家和林家相交甚好,但如今秦家获罪了,我那个孙女还要在家中主持大局,宁愿一辈子不嫁,我知晓有你在林家,便不会有人欺负了我的孙女,可如今她不愿意,这桩婚事便作罢了。”

老太君声音有些哽咽:“可怜我这个孙女,一介女儿身要支撑这么一大家子,几个爷们都离京了,只剩下一屋子的老弱妇孺,我这几个儿媳妇也是不争气的,便只有靠着她过活,一想到她日后的生活,我这心里就难受的很,还望老姐姐莫要怪罪,这桩婚事就这么过去了,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

“如今秦家已经不剩什么了,至于林家下定亲的聘礼,暂时是还不上的,日后若是有了钱,自然少不了林家一分一毫。”

林家众人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只要这桩婚事作罢,别说是没了聘礼,就算是多给些银钱也是愿意的。

华敏压下心中的喜悦,无奈的摇摇头:“可惜了,我从小看着无忧这个孩子长大,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我家陵儿没有这个福分。聘礼的事情我便做主了,就当没这回事,若是让人知晓我们问秦家要聘礼,定然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若是不还聘礼,那便是我秦家占了便宜,虽说如今秦家没落了,但礼不可废。”老太君坚持要还聘,华敏便点头同意了。

郑玉琳这般痛快,还丝毫不占林家的便宜,倒是让林家人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先前还以为她是来打秋风的,如今看来是他们一家子思想太过狭隘了,秦家文人之风,即便是获了罪,也难折傲骨。

秦老太君退了婚,便借口府中还有事情先行离开了,出了门脸上甚至多出了一些笑容。

就如同无忧所说,林家本就盘算着要如何退婚,还不如秦家先发制人,总算是占得了先机,以免太过难堪。

另一边华敏回到了内院,仍旧感慨:“秦家不愧是天下文人之首,若是秦家没有这桩祸事,与秦家结亲便是最好的。”

“那秦家无忧才是真正的有魄力,只可惜名声已经坏了,若是陵儿娶了她,仕途定然会受到影响的。”林承业一脸惋惜。

“玉琳嘴上说是秦无忧自己提出退婚的,但也不尽然,她一个未及笄的丫头,哪里懂得这么多,说不定是玉琳给她面子罢了。”华敏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女儿家能做到的事情。

林承业轻揉了一下太阳穴:“从前便听秦洪说起过,他这个孙女可不是个普通的女子,身上有男子的气概,否则这府上众多儿女,为何秦洪只亲自教导一个女娃,若无忧是个男儿,定然就是未来的秦家家主。”

听林承业这么一说,华敏心中更加疑惑:“一个未及笄的女娃真的有这么厉害,至于秦洪如此重视?”

林承业也不明白秦洪的所作所为,只是隐隐觉得秦无忧的确不简单。

“若是日后秦家有难,我们也应该力所能及的帮帮,毕竟曾经秦家对林家多有扶持。”

“老爷,秦家可是被皇上降罪的,若是我们私下来往传到皇上耳朵中,难免会被皇上所责怪。”华敏沉默了片刻后,再次感慨:“其实你心中清楚,秦家哪里有什么罪过?不过是皇上心中芥蒂而已。”

“背地里议论皇上,小心惹祸上身,天子之心,何人能看得透,不过有太后在,秦家就不会亡,所以我们自然不能落井下石。”

被林承业狠狠一瞪,华敏顿时噤声,不敢再多言语。

......

秦府。

老太君刚进了府门,便看到地上放着几个精致的檀木箱子,琅嬛站在一边,脸色难看。

“这箱子里是什么东西?”老太君开口闻着,琅嬛赶紧凑上前来。

“回老太君的话,这些都是一家镖局护送而来的,说是四爷给大小姐的嫁妆,说是此事已经是过了明路的。”琅嬛不懂这其中的弯弯绕,便把所知道的东西都告知老太君。

老太君一听便明白了,想要这嫁妆过明路那便肯定是太后相助,也明白为何琅嬛这般为难。

无忧才刚退婚,老四便送来了嫁妆,这个时机赶得不巧。

虽说这孩子表面上无所谓,洒脱地说退了便是,可心中难免会有些伤感。

老太君哀叹了一口气,吩咐众人:“搬到无忧的院子去吧,既然是她四叔给她的嫁妆,便交给她处置便是。”

长乐苑。

一整日都无人去惊扰秦无忧,如今却有人般了几个檀木箱子进屋来,秦无忧也不由得出门瞧瞧。

知晓这是四叔送给她的嫁妆后,她脸色如常,什么都没说,而是一个人进了门,隔绝了外界的一切。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