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命犯阴煞

命犯阴煞

命犯阴煞

已完结
  • 作者:灵异13号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0-11-21 14:21:28

主角是张阳李小甜的小说叫《命犯阴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灵异13号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妈怀胎七月被爸活活打死,未足月的我被从我妈的尸体中剖出,阴人生,命犯阴煞,是爷爷的“孽种”……...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我这招阴的体质还真不是盖的,一波才罢,又来一波。

小甜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她有些愣神儿。

我低声跟她说:“咱绕过去,别往那儿看……”

已经拉着小甜从旁边绕了,艾蒿和其他杂草都到腰上那么深了,不过,草再深也好过跟那红衣女鬼直接打照面。

可是这个时候,那红衣女鬼竟缓缓地扭过头来,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太静了,我甚至能够听到她那脖子咯咯吱吱的声音。一身的白毛汗都下来了,不知咋的,我还下意识往那边瞅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叫我愣住了。

那是我妈,我没见过她,但在爷爷的床上见过她的遗体,小甜也见过。

似乎是看到了我在看她,她那脖子里咕咕噜噜地响,半晌才发出了一个字。

“阳……”

她的脸惨白惨白的,在看到我停下的时候,她喊着那个字,竟然掉泪了,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过,是两道血痕,看上去已经不恐怖了,反倒是叫我一阵心疼。

我突然想起爷爷的话,你妈是个好人,就算现在真变成了啥,她也不会害人。可是,这么多年了,她突然又回来,是为了啥?

“阳……”

我咽了口唾沫,最后还是没能答应出来,也没能喊出那个字。

或许是我不习惯,或许是我无法接受,或许是别的原因,我只能在心里对她说声对不起。

我带着小甜走了,我能够感觉到,妈一直在后边那棵树底下站着,她一直那么看着,就好像是母亲送走远行的儿子一样,盼着他能够回头看,哪怕是一眼。

走远了,小甜问我:“张阳,刚才你为啥不答应?”

我也不知道该咋回答,心里头很复杂,只是说:“不都说人鬼殊途吗,我要是答应了,对她对我可能都不好。”

“你这是借口,有时候,人跟鬼也没什么区别。”小甜说,这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她顿了顿继续说:“张阳,我觉得刚才要不是阿姨帮忙,我们现在还出不了树林子呢……”其实我也知道,那鬼火可能就是我妈,是她救了我和小甜。

直到这时,我才回头远远地看了一眼,可是,她已经不在那棵树下了。

我是她的儿子,在我还没有出生前她就没了,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和她相处过,但是她毕竟是我妈,我该把她的棺材给找回来!

带走她棺材的到底是谁,他们要她的棺材又是为了啥,我必须得查清楚。

想着这些,带着小甜已经进了村。

才到村口,就能看到王建国他家那边通火通明的,我估摸着是老烟杆去了,要不然就王家那些人的德性,早撒丫子跑路了,不会有人在那边守着。

我让小甜回家,准备自己把坟头碗送过去,就是不想她看见王孬蛋那孙子,怕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会不高兴。

可是,她很坚持,我也没法拒绝,就一块去了。

谁知道,在王建国家大门外头就碰见了王孬蛋。

不过,这回情况不一样,王孬蛋瞅见小甜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惊了。

他嘴里边就喊出一个字“鬼”,然后,连滚带爬的跑了。

不过,这是在大门外头,也没其他人注意到。

我倒是有些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王孬蛋能被吓成那个熊样?我问小甜,他咋了,小甜就是一笑,摇摇头,说她也不知道,可能是他做贼心虚。

院里那王建国还是被捆在树上,只是绳子上刷了一层血红色的东西,我问老烟杆那是啥,他说,那是黑狗血,辟邪用的。

他还说,这王建国的确是被那种东西给上了身,具体是不是烧掉那口棺材的问题,老烟杆也不太确定。

我注意了一下,老烟杆的脸已经好了,手上也没毛了,就是手背和指头上还渗着血,估计是他自己给拔了,看着都疼。

我就把那口坟头碗给拿了出来,他接过去,翻来覆去看了下,问:“这碗哪儿找到的?”

“西坡乱坟岗那片,对了,那附近好像还有个墓碑,应该没错的。”我这么说,那老烟杆好像是想到了啥,微微地皱下眉头,说:“还有墓碑……行吧,这东西估计能用,你奶奶把夹生米和柳木筷子都拿来了,你弄的不赖,把死人饭给盛上吧!还有,盛好饭,柳木筷子要竖着插在米饭上。”

我这才明白,小时候把筷子插饭上,每一次都会被爷爷骂,原来这叫死人饭,不是给活人吃的。

老烟杆找人弄了半袋子青灰,在地上画了个圈,正对着王建国的方向留了一个三四寸宽的口子,中间摆了个桌子和一个小板凳,死人饭就放在那桌子上。

村里人没见过这阵势,就算不是王家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地过来看热闹了,跟看大戏似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不过,他们大多数人对于这种事是半信半疑的,有些人就觉得,王建国是因为二丫人突然没了,他受打击太大,疯了。

但也有人反驳,说这事跟他烧了那口红棺材脱不了干系,那不,警察都说了,二丫不是人家阳娃害的,是脑溢血。你想想看,就那么个小娃娃能得个啥脑溢血,你见过吗,你们见过吗,那不胡球扯吗?照我看,肯定是二丫他爸烧了红棺材,张阳妈回来报复呢!

不是吧,有那么邪乎?

咋没有,烧棺材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去泼汽油添柴火了?那你可得长点儿心,别回头让张阳妈把你也给吸了。

……

这会儿大家都吃过晚饭了,人越来越多,说啥的都有。我有点儿担心人这么多,一旦出了啥事,怕控制不住场面,不过,老烟杆的说法,人多有人多的好处,人多阳气重,能压制阴煞之气,好办事。

这时候,我边上的小甜,戳了戳我的腰,她低声跟我说:“张阳,我咋看王建国一直盯着你呢?”

这话说得我一个激灵,回头扫了一眼,王建国是翻着白眼的,没有瞳孔,却给我一种盯着我的感觉,搞得我后背发冷。

老烟杆在忙着组织村民,说今天晚上救人,他们也有功,要把大门和后门给关上,猫洞和水道眼也都堵上,大门和后门那各放一根一丈那么长的桃木棍,有人看后门,有人看大门,人越多越好。

这种参与感让他们愈发的兴奋,他们说,这有意思,搞得跟开批斗会一样。

老烟杆给了我一把青灰,他交代说:“阳娃,等会儿我把捆王建国的绳子给割开,你看见他进那圈里,就把那个口子给封上。”

“要是他不进去呢?”我问。

“有我呢,他不进也得进,这口死人饭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由不得他!吃了死人饭,它就没办法待在王建国身上了!”老烟杆非常肯定地说,可是,这话我听着感觉怪怪的,死人饭应该是死人吃的,王建国要吃了死人饭,会不会也变成死人?

老烟杆过去,匕首落在那棵柳树上,紧接着,他反手紧握着匕首,用力滑下,捆着王建国的麻绳砰砰砰砰几声,就全被割断了。

这还了得,被捆得好好的王建国说放就放了,这不找**吗?看热闹的观众哪还能淡定,他们一个个都慌了。

“都慌啥呢,没事!”老烟杆冲着众人吆喝道。

说着,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个铜铃,那铜铃一看就没有芯。

没有绳子束缚的王建国四处乱扑,当老烟杆拿着那枚没有芯的铜铃,放在王建国脑门前头的时候,王建国一下子愣住了,整个人就不动了。

然后,他开始晃动手里的铜铃,没有芯的铜铃竟然在他的晃动下叮铃作响,我真的有些惊讶了。

那声音十分的空灵,就好像是在人的脑海中响起一样,可以说是很容易就能够听到的,可周围那些看热闹的村民就不理解了,说:“杨先生啊,你那铜铃没个芯,瞎晃个啥呢,你手晃折了也不会响,电影里头的道士俺可见过,人家的铜铃有芯。”

没有人反驳这人,说明其他的村民跟他一样,都是听不到空芯铜铃响声的。

老烟杆则是瞅了我一眼,一个饱含深意地笑,并没有立刻去回答那个村民的话,别的村民就埋怨那人说瞎起哄啥呢,那是人家杨先生的道行高,铜铃不要芯也成。

我也有些纳闷了,就低声问小甜:“这铜铃有没有响声?”

小甜脸上稍带疑惑,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难道就我听见了?

下一秒,更让人惊讶的事就发生了,被放开的王建国不但没有像白天一样嚷嚷着烧掉自己,更没有其他异常的举动。他反倒是随着那枚铜铃,铜铃一晃,他的身子就是一晃,只是动作略显僵硬。

这就奇了,要不是这种诡异的气氛使然,我估摸着围观的村民都能拍手叫好了。如果不是知道白天发生了啥,你也会觉得老烟杆是江湖骗子,王建国就是个浑身是戏的托儿。

不过,好戏还在后头。

老烟杆除了能够让王建国那么一抖一抖的,还能够让他跟着铜铃走,手上一晃,往前走上一步,后边的王建国也跟着走一步。

不少村民都在揉眼睛,估计都觉得自己看花了眼,真的是绝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这种东西,看起来有点儿像电影里的赶尸,没错,就是湘西赶尸。

老烟杆一手拿无芯铜铃带着王建国往那边的青灰圈走,一边也跟我打了个招呼,让我过去准备着,一旦他把王建国给带到那个圈里,我就要及时把那个青灰圈上的缺口给封死。

第一次干这种事,感觉**的很,我咽了口唾沫,就在口子旁边等着。

王建国的动作僵硬,步子也很慢,到底能不能把他给带到圈里,现场所有的群众都在捏着一把汗,估计也有人在害怕,万一出了岔子,杨先生控制不住王建国咋办?

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偏偏正是这关键的时候,也不知道咋的,大院旁边鸡圈里的公鸡竟不合时宜地打了鸣,这公鸡打鸣得是早上才对,咋这才晚上八点多,就打鸣了呢?

随着这一声公鸡打鸣,王建国好像是被惊着了,他开始不安分起来,浑身抖动,嘴里边还往外翻着白沫子。突然间,老烟杆手上的那枚铜铃发出当啷一声,铜铃的柄断了,铜铃掉在地上,也碎成了两半。

好端端的,铜铃就掉到地上而已,咋会碎了呢?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