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沦陷热吻:夫人的马甲A爆了!

沦陷热吻:夫人的马甲A爆了!

沦陷热吻:夫人的马甲A爆了!

连载中
  • 作者:葡萄芝芝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4-07-10 20:52:33

甜宠新书《沦陷热吻:夫人的马甲A爆了!》由葡萄芝芝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主角谢软软薄临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重生前,她恋爱脑一个,为喜欢的他掏心掏肺,甚至可以卑微割肾就宠爱,最后事业没了,爱情也没了。重生后,她可清醒了,马甲不藏了,卑微人设不装了,转头就混两道,收小弟,做自己喜欢的黑客,一不小心成了各个领域的大佬。这次他再想留下她,已经是高攀不起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谢软软懒只是多看了薄临渊一眼,唐森就已经坐上了大G的副驾驶了。

也没等她同意,车子已经开走了。

谢软软回头,就看到沈晚晚正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担忧的看着她。

薄临渊已经打开车门了,他没有说话,但眼神看着她,示意她过去上车。

谢软软皱了一下眉头,并不是很想坐薄临渊的车。

前世的时候,她总想坐在他的副驾驶,但他却从不太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他的副驾驶可以是任何人,但不可以是她。

不过,现在她对他的副驾驶还是车也没什么兴趣了。

她只跟薄临渊对视了一眼,然后转头就走。

她打了一个车,没有给薄临渊追上来的机会,车就疾驰走了。

薄临渊是黑着脸看着她消失不见的。

不过,很快他又见到了她了。

在家里的沙发上。

谢软软先一步到家,她正坐在沙发上,回几条信息,回完信息就感受到了有一股不怎么友善的视线盯着自己。

她扭头就看到了满脸黑沉沉的薄临渊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刚换好鞋子,直接走到了她的对面坐下,一张脸表情很臭。

显然,从来都是她哄着他的,从来都是她粘着他,但这一次,他纡尊降贵的请她坐他的车,她没有感恩戴德也就算了,竟然直接自己打车走了,这让尊贵的他不太开心。

谢软软懂。

她明白,他被捧在掌心里习惯了,自己突然对他爱搭不理了,他有点不太适应。

所以说,习惯是可怕的。

不过,就算他习惯了她的卑微,他也不可能爱上她。

薄临渊脸黑归脸黑,帅还是帅,那张脸摆在哪里都是能让人惊艳的程度。

他坐下来之后,那沙发都似乎看起来变得更贵了。

谢软软回完信息,只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薄临渊,随后就准备上楼了。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

“十八万一瓶的酒,把你毒成哑巴了?”

薄临渊那清贵高冷的嗓音传来。

他漂亮的手抬起,松了松自己的领带,闲散的坐在沙发上,歪头看着谢软软。

他那姿势,有一种痞帅痞帅的感觉。

谢软软刚踏上台阶的脚步顿了一下,她回头打量了两眼薄临渊。

“说什么?”

“谢软软,你什么意思?”薄临渊眯起了眼眸,“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嫁给他之前,一天到晚粘着他,刚过了新婚夜,她就变了。

孙悟空都没她会变。

谢软软一双黑亮的眼眸望着他,过许久才慢慢的说道,“没有,只是得不到就不要了。”

前世,她花了几年时间捂他的心,但他的心比石头还难捂热。

既然捂不热,那就算了。

“你是觉得你这样,我会对你感兴趣了?”

薄临渊拧了一下眉头。

“倒也没有。”

谢软软薄唇微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你对隔壁的狗感兴趣,都不会对我感兴趣的,我懂。”

说完之后,她转身,留下一个漠然的背影上楼。

薄临渊看着谢软软,好似心里堵了一团棉花,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她是什么态度?

谢软软回房间,忙着通了几个电话,她打算把曾经放下的一些事情都捡起来。

“电脑芯片的问题等我测试过之后给你回复。”

“……科研院那边让他们等一等,那个项目我有兴趣,但我暂时没那么多时间。”

“……”

她联系了一些人,也处理了一些事情。

忙忙碌碌的折腾到了半夜,才哈欠连天的洗漱休息。

翌日一大早,谢软软起床之后,先出门锻炼了一下,她跑了一圈步回来,看到薄临渊正坐在沙发上盯着自己看。

他还没换衣服,穿着一身睡衣。

不过即便是睡衣,也让他穿出了一种在秀场上的感觉。

谢软软只看了一眼,便目不斜视的准备上楼。

“我今天穿什么?”薄临渊见她没有理自己,便开口问道。

“你穿什么问**什么?”谢软软停住步伐,“我又不是你妈。”

薄临渊没说话,以前都是她给他搭配的,她现在竟然这样说。

谢软软没有再理会薄临渊,她上楼洗澡换衣服,折腾完了之后下楼吃了个早饭。

吃早饭的时候也没有管薄临渊。

薄临渊坐过来的时候,她甚至于头都没有抬一下,依然拿着手机疯狂回信息。

“以前也没见你这样日理万机。”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谢软软说道,“以后还会更忙的。”

她胡乱的吃了几口早饭之后,又接到了颜瑜的电话,她宿醉未醒,迷迷糊糊的问她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她怎么感觉自己浑身疼痛。

谢软软想到颜瑜扑街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

“可能是喝太多了吧。”

谢软软跟颜瑜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她吃过东西,也没有搭理薄临渊,直接拿了一把车钥匙就出门了。

“开我的车,都不打一声招呼?”

薄临渊微微抬头,阳光从窗外倾泄下来,他那张脸耀眼的逆天。

谢软软回头,不由怔了一下。

“咱俩现在是夫妻,老婆开老公的车,没什么问题吧?”

“你好像也没有履行什么妻子的义务吧?”薄临渊眯起了眼眸。

谢软软懒得理他,她转头就走。

她还没上车,就感觉一道人影靠近,靠在了车边,挡住了她,让她没办法开车门了。

薄临渊身上的气息有点好闻,让她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的想要往边上退开。

他一靠近,心脏就本能的开始狂欢,乱跳了起来。

“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我怎么不知道你会开车?”

薄临渊眯起眼眸,一只手忽然捏住了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强迫她跟他直视。

毕竟是喜欢了很久的男人,毕竟是曾经做过几年的夫妻。

谢软软被他看的双腿有点发软。

她强撑着,才没让自己滑倒在地上。

“我会开车怎么了?我不用事事跟你汇报吧,你又不是我祖宗!”

谢软软没好气的说道,“放开,我要上班去了!”

“我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你有什么工作,你工作找的挺快啊!”

薄临渊不满的看着她。

“那你是不知道,我工作多的吓死你!”谢软软瞪了他一眼,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就把他给推开了。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