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

连载中
  • 作者:滚金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0-11-21 12:08:58

主人公叫唐玉斐江堰的书名叫《快穿之我为男配送温暖》,是作者滚金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女主利用完之后狠狠抛弃的男配啊,永远没人疼没人爱,只能成为主角爱情的垫脚石,气得读者们恨不得自己化身正义。如今这帮“弱势群体”有人撑腰了,在各个任务世界穿梭为男配送温暖成了虚拟世界技术盛行后的主流任务,男配们也迎来了春天!唐玉斐身为幻世能力最为卓越的首席执行官,却在一次被判严重错误后跌落神坛,自此她接手的任务都难搞至极,踏上救赎精神病、攻略隐藏大总裁、一路狂追废太子等等等等的不归路。为了重新爬回闪闪发光的位置,她忍!...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车内,江浩在打量唐玉斐的同时,唐玉斐也是不卑不亢毫无畏惧地看着他,目光平淡坦然,完全不是一个高中生该有的神态。

江浩心中轻咦了一声,随即有些不满,他不喜欢唐玉斐这样与他平视的态度。

他的目光微沉,不动声色地开口:“你是唐玉斐?”

“是我。”对于这个人,唐玉斐实在没什么好态度。

江浩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张卡递给她,说道:“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照看我儿子,这张卡里有十万,算是谢礼。”

“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保姆。”唐玉斐轻蔑地扫了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浩:“江先生在美国多年,原来还记得自己有个儿子么?”

话说的这么不客气,江浩伪装出的几分礼貌也荡然无存,冷冷地打量着唐玉斐,显然多出了几分不满和猜疑。

“夏婉儿在哪里?”

江浩回来了,是不是说明夏婉儿也回来了?难道她现在已经跟江堰碰面了么?

想到这里,唐玉斐心中一紧,不想再同江浩纠缠下去,恨不得立即飞奔回去。

然而江浩皱了皱眉毛,淡淡说道:“唐小姐认识婉儿?她还在美国。我不喜欢欠别人,十万块钱确实算不得什么,不过还是希望你收下。另外,你在江家的东西,我希望你马上拿回去,那栋公寓我不久后就会转卖。”

唐玉斐尚且还没从夏婉儿没回中国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听到最后这句话,她的拳头骤然攥紧,怒问道:“转卖?那是江堰的家,你凭什么卖掉?”

“唐小姐,你逾越了。”江浩的脸彻底黑了下来,语气加重。他的眉毛习惯性的皱起,露出几分威吓暴戾的神态来。

知道他是个殴打妻子的衣冠禽'兽,可唐玉斐丝毫不惧,一掌拍开了江浩的手,发出清脆的响声。

“江董事,你不会带江堰回美国,他毕竟是你前妻的孩子。”唐玉斐的眸中满是冷意和讥讽,不顾江浩要杀人的眼神。眼前的男人逼的发妻自杀,丢下孩子只身去往美国,娶了一个家世背景具优的女人,重建了一个表面幸福的家庭。

江堰被他看成一辈子的污点,弃如敝履不说,现在他从美国赶回来,连他唯一的栖身之所都要夺走,他还有心么?

冰冷的怒意灌满心脏,唐玉斐不由分说推开了车门,同他多待一秒都觉得恶心。

车窗降下,江浩暴怒中带着惊疑不定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唐玉斐,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难道都是江堰亲口说的?他究竟在背后说了多少有损他名誉的话?!

唐玉斐微微勾唇,目光宛如利剑直直地射穿江浩的心脏:“江浩,害死发妻,生而不养,如今你还要从你早已一无所有的孩子手中夺走什么?回忆?自由?”

“这些年,你就没有噩梦缠身么?”

她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再也不想多看这个男人一眼。如今她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江堰的身边,自己不在,他会不会害怕?

想到江堰失魂落魄的模样,唐玉斐觉得心狠狠地被揪疼了。

气喘吁吁地跑回公寓,却发现大门虚掩着,她推开门,看到的是一地狼藉。

盆栽摔了一地,碎瓷块和泥土混合着散落在地上,显出一片凌乱的脚印。沙发上的毛绒公仔狼狈的倒在地上,洁白的毛沾上了污渍。而桌上,她早上刚精心修剪摆放好的百合花也翻倒,桌上是大片未干透的水渍。

唐玉斐站在门口,巨大的冲击令她生出一股眩晕感。她不过离开了半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江堰?”她试探着喊道,没有发现自己的嗓音带着颤抖。

声音在空荡荡的公寓响起,好不容易充满了欢乐吵闹的地方又恢复了冷清,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是虚无缥缈的梦。

没有人回应她,江堰不在这里。

唐玉斐狠狠地踢开脚旁的盆栽,瓷器撞在墙上,彻底砸的粉碎。她跑上楼,推开江堰的房间,入眼即是瓶瓶罐罐和洒落了一地的药丸,几张单子散落在地上,米白色的床单上犹带着血迹。

怔怔然许久,唐玉斐这才缓缓上前蹲下shen,药瓶上写着的分别是盐酸舍曲林片和阿普唑仑。

药方和诊断书应该是被藏了许久,已经微微泛黄,字体都有些模糊了,可唐玉斐还是准确的分辨出了“抑郁”和“人格障碍”的字样,格外灼眼。

抚着额头,唐玉斐努力说服自己冷静下来,这才取下手腕上的“虫洞”,连接现实世界的小秘书。

“唐姐,发生了什么事?”小秘书熟悉的声音自“虫洞”传来。

“任务世界的轨迹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我有必要向公司提出申诉,我需要一个解释。”唐玉斐深吸一口气,语气还是难免的充斥着怒意。

“江浩回中国的时间比剧本时间提早了整整一个星期,剧本的女主却没有跟着一起回来,男配也不知所踪。”

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小秘书的语气顿时凝重了起来:“唐姐,这件事我会立马向公司高层上报,争取半个月之内给你回复。”

“三天。”

“唐姐,你知道公司对执行者的处理顺序都是按照名次来的,如今的你根本......”

“我等不了这么久,三天时间内我就要知道原因,否则我也不能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唐玉斐的话蕴含无限冷意,令小秘书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她忘了,这个人曾是幻世的首席执行官啊。

“明白了,唐姐。”

“虫洞”的光芒黯淡了下去,再也没有小秘书的声音。她知道现实世界同任务世界的时间不同,可江堰不能等。如今所有事情都脱离了她的掌控,她完全猜不到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稳了稳心神,她摸到口袋里一张硬邦邦的卡片,不久前江浩的助理交给她的名片。

江堰失踪,一定跟江浩脱不了干系。

她拨通了名片上的电话,电话嘟声不久就被接通。不等对方说话,唐玉斐已经冷然开口:“让江浩接电话。”

保时捷平稳的行驶在路上,江浩坐在后座上轻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心中的恼怒还没能完全散去。耳边仿佛还能响起方才的女孩说的那句话,这让他烦躁不已。

前排的助理顿了顿,将手机拿离嘴边,这才转头恭敬地问江浩:“江董,唐玉斐的电话,她要求让你接听。”

唐玉斐?又是她?江浩睁开眼睛,那双同江堰七成相似的眼中酝酿着风暴,投射出的却是同少年截然不同的久居上位的威严与不耐。

“她有什么事?后悔没有拿那张卡了?”

他调查过唐玉斐,知道她不过是个贪慕虚荣的女混混,父母都在国外做生意,每个月都会给她汇款。饶是如此,她还是向其他人勒索要求收保护费。

就这样的人,接近江堰的目的如何他完全不在意,可她竟然敢对自己出言不逊,这点让他窝火至极。

前脚刚走后脚就来了电话,江浩几乎是立即就认为,唐玉斐刚刚的硬气都是装的,她后悔没接受十万块钱了。

“她没有说原因,只要求您亲自通话。”助理摇摇头。

江浩略思考了一瞬,接手电话,耳旁响起的熟悉的女孩声音,带着犀利的指责。

“是你让人带走了江堰?”唐玉斐压抑着火气,房子乱成这样,她知道来的人不少,江堰曾有过激烈的反抗。

“是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江浩微微一愣后就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唐玉斐不自主攥紧了手机:“你把他带到那里去了!”

“自然是他该去的地方,我儿子病了,我身为父亲,当然也要尽我的职责。”江浩振振有词,唐玉斐恨不得能冲到他面前给他一巴掌。这样的**怎么配为人父?

她按捺着怒意:“职责这两个字从你嘴里吐出来真让人反胃,你将他独自丢在中国这么久,凭什么回来插手他的人生,你在美国过你的好日子不好吗?!江堰不会想见到你,他巴不得你滚的越远越好!”

江浩却没有发火,沉默了一瞬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觉得一切都有趣极了。

“唐小姐,你真是让我意外,难道这个消息不是你告诉我的么?”

“你说什么?”

仿佛当头一盆冷水淋下,将她浇了个透心凉,唐玉斐愣在了当场,一时间不敢去揣度他话中的意思。

什么叫是她告诉江浩的?

“不久前我检查邮箱,发现有一封从中国来的邮件,里面清楚的写明我儿子如今的精神状况堪忧,所以我特地从美国回来解决。”江浩不急不缓的说道,低头把玩着自己手里小巧的卡,脸上却是面无表情。

虽然他不愿意看到江堰,可他毕竟同自己有一层血缘关系。如果他出了问题,污点会留在自己身上,他必须处理好这个潜在的隐患。

这样一个讨人厌的东西,过了这么多年都不能让他省心!

他继续说道:“邮件的发件人,不正是唐小姐你吗?”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