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

连载中
  • 作者:鸡蛋煎饼仔.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5-04 15:38:38

小说主人公是顾柒染夏侯封诀的书名叫《娇萌医妃:冷情王爷靠边站》,是作者鸡蛋煎饼仔.创作的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旁人穿越都是魂穿,顾柒染不一样。她是直接从天而降——李代桃僵。不等她适应,刁难丫鬟即刻逼她“和亲?”冷傲王爷把她扔马圈,狠毒皇后还想一杯毒茶害死她!?顾柒染忍无可忍,“本姑娘看着好欺负是吧?”索性仗着医术高明收拾完一堆烂人,逍遥自在的支个小摊,给穷苦人家看看病。但这位看上去脑子不太灵光的患者,怎么老喊她娘子?还有哪位说她八辈子都没福气的王爷又贴上来做什么?白天玩命,晚上玩心跳,明争暗斗,波涛汹涌。眼看着前狼后虎,小顾双眼一闭,“爱谁谁!”...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顾柒染单手叉腰,笑了,蹲下shen在他面前,“这样吧,本医仙医术高明,只要你服个软,丢我到马厩的事道个歉,这事就揭过了,保证给你药到病除怎么样?”

“咳咳……”夏侯封诀止不住地咳嗽,高大的身躯都蜷缩起来,却哑着声调固执道,“不需要你救,滚!”

得!

不知好歹,那就自生自灭咯!

顾柒染伸直了腰,扭头望向茂林深篁的树林,肚子饿了,看看有什么吃的能填饱肚子。

不得不说,古代还真有可取之处,比如兔子见了人跟呆瓜似的,捕获一只,树上的**压弯也没人采摘。

“诶,有些人啊,总觉得自己不可一世,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年纪轻轻英年早逝,哎,可惜啊!可惜!”

兔肉椒香,顾柒染放肆地撕扯着,满嘴流油,无公害,纯野生,味道太好了!

肉香扑鼻,男子靠坐着紧贴山洞石壁,薄唇抿了抿。

“您瞧瞧,这肉质细腻,比起米其林餐厅的也不差啊……”

耳边是细碎的聒噪,夏侯封诀脸比锅黑,这女人是讨厌嘴碎,可偏偏,这味道……真香!

他舔了舔薄唇,誓死不娶夏朝公主,到皇帝施压,他只一心将这个女人视为无物,换做别的女子,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再不济也得自哀自怨悲春伤秋。

她倒好,吃上喝上,调侃上!

“咳咳……”想着心口憋气更严重,咳嗽到五脏俱裂。

顾柒染停下了动作,分了丝眼色瞥过去,瞬间食之无味。

“都说医者父母心,谁让我是个医科生呢?”她放下兔子肉在荷叶里,从荷包里掏出准备好的蛇含委陵菜,艾草。

刚才去摘果抓野兔的时候顺道挖来的,主治咳嗽,清肺。

慢条斯理的,她把草叶揉成一团,蹲在男人身旁,撇开了他的手,钳住了他下巴。

夏侯封诀怵惕地盯着她,眉目紧锁,“你要做什么?”

“我也不需要你报答我,反正你已经以身相许了。”顾柒染独特的手法迫使他不能自我闭合双唇,拇指大的绿色草药丸塞进他嘴里,再拍下他下巴颏。

猝不及防的,咽下去了!

“咳咳。”夏侯封诀一阵干呕,侧身单膝跪地,腥红的眼瞪着顾柒染,“你给本王投毒?”

顾柒染瘪嘴,摊手,“你觉得是就是咯,真没趣!”

真以为全天下的人都会害他,对于别人来说,摄政王高不可攀,威震天下,于顾柒染而言,朝代更替,华夏上下五千年,秦始皇最后不都入土了吗?了不起又能怎么样?

夏侯封诀站起身,头重脚轻,女人已经坐回到火堆旁,一半兔肉包着荷叶,看也不看他递来,“我不是关心你,赶紧填饱肚子带我逃出去,我可不想过野人的生活!”

她的手纤细白皙,食指指腹却有丝线常年缠绕过的痕迹,这些野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只有中原地区才会有。

夏朝是游牧名族,弯弓打猎,她如何知晓这么多?

夏侯封诀打量着女子瓷白侧颜,落座在她身侧,捧着烤兔子,喉结不自觉地滑动。

平素里珍馐玉食从不缺,竟对一只烤野兔垂涎三尺!

丢人!

饶是如此,夏侯封诀还是“若无其事”地掀开了荷叶,兔子处理得很干净,表面焦黄冒油,咬一口,外酥里嫩,还伴着椒香。

“你堂堂一国公主,还会这些?”他不动声色的品尝,冷厉的目光斜斜地瞟过去。

“害,每次团建都是我烧烤……”顾柒染脱口而出,蓦然怔住,两人相对望着,顾柒染迅速地眨巴了两下眼睛,舔了舔干涩的唇角,“我是说……我喜欢下厨。”

夏侯封诀收回视线,她不仅行为古怪,言语还让人难以理解。

他不作回应,顾柒染心虚,讪笑问,“好吃吗?”

“难吃。”男人冷漠回着,草草吃了两口扔在地,拂了拂被树枝划破的袍子,“回府。”

“难吃你吃什么!”顾柒染七窍冒烟,还是屁颠屁颠跟在男人身后,这人生地不熟的,跟着他出山为要。

如若自己能出去,就把他一个人留在这,也不用回摄政王府了,多畅快?

徒步回到摄政王府已是暮夜四沉,刚进府门,就听打骂声,“你个不长眼的丫鬟,主子也能跟丢,你们夏朝的人不是个个骁勇善战吗?不是很能耐吗?夏侯哥哥要是出什么意外,我非打死你!”

妙龄少女一袭粉衣,手握皮鞭,一下下抽在白芷身上。

白芷就跪在长亭外,巍峨不动犹如磐石,可见衣服开裂,血痕斑斑。

她愣是一句求饶也没有,也不是不痛,额角冷汗如豆,那惨白的唇都快咬破了。

“你谁啊你?”看到这一幕,顾柒染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夺下少女就要落下的皮鞭,“我们还没死呢?谁准你打她的?”

少女愣住,看了顾柒染一眼,旋即目光落在略显狼狈的夏侯封诀身上,直接忽视了顾柒染,向着夏侯封诀扑了过去,“夏侯哥哥,你可算回来了!”

顾柒染对这蛮横的少女没有半分好感,扶起白芷来,“你怎么样?”

白芷还了一记白眼,装模作样地福身,“公主安然归来,老天保佑,白芷无碍,谢公主关心。”

啧,又是个白眼狼!

顾柒染瞪了粉衣少女一眼,拖着白芷回屋,“先把你这伤处理了再说。”

少女挽着夏侯封诀,目送着顾柒染的背影,阴阳怪气讽刺,“天煞孤星,自打到了王府,就没件好事!”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