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连载中
  • 作者:一颗小逗芽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4-07-10 20:50:44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是由作者一颗小逗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精彩章节节选:她六岁的生辰那天却险些也是她的死期。她本家大业大,亲爹乃是湘州太守,可后来家里那位后来的夫人心狠手辣。继母趁渣爹不在,命人将她带到荒郊野外勒死,下人心软,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后来她被一道闪电劈活,还意外精通兽语,又被身为旷世奇才的师傅所救,收为徒弟。从此以后她一路开挂,成了旷世女神医.........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辛夷率先把手腕放在了脉枕上,“还请师兄帮我好好看看。”

杨四起揉了揉鼻子,装模作样的把手伸了上去,几根手指夹住了辛夷的整个小手腕。

“师兄,把脉可不是这样。”辛夷笑着帮杨四起摆好了位置。

杨四起手指突然就感觉到了脉搏一跳一跳的,兴奋叫道:“摸到了摸到了,有东西在跳。”

咦?

众人低声讨论。

“这入宗测试一鸣惊人的杨四起居然不会把脉?”

“也正常,许是没什么实操,毕竟还是个孩子。”

......

“咳咳......”郭焱假咳,“四起,你不用太紧张,看出什么来了吗?”

杨四起硬着头皮感受着辛夷的脉搏跳动,又看了看一脸淡然的辛夷,吞吞吐吐开口,“额......师弟......太过瘦弱,定是......定是食不充足,必要...必要...”

看到杨四起说话这么费劲,郭焱在一旁干着急,“必要什么啊必要”,说完又意识到自己的表现有些失态,赶紧强装镇定,“四起,慢慢来,别慌张,跟大家说说,可要开什么补药?”

杨四起挠挠头,“肥......肥肉二两,每日炒菜服下?”

说完这话的杨四起已经脸红到不行,他只是看着觉得辛夷像许久没吃饱饭似的,补药什么的他不会开,但是要想长胖,这个他有经验,可以吃肥肉啊,每天吃二两肥肉,指定就能胖起来了,至于旁的,他看不出来。

郭焱气的拍了下桌子,窃窃私语的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这算什么?”郭焱的生气写在了脸上。

徐成远笑道:“你生什么气,要比拼的是你,你倒还不乐意了,我倒觉得令徒是个妙人,回头我就回去给我这几个徒弟每日灌点肥肉,好尽快赶上令徒的风姿啊~”

陈之衡:……

莫清文:不要啊不要啊

辛夷:有些反胃

宋宗主摆摆手,“都还是孩童而已,郭老,既是你提出的比拼,可就要愿赌服输,别太小家子气。”

郭焱不好发作,只得转移话题,“四起这也不算输,辛夷这孩子看着确实瘦弱,肥肉之法未尝不可,且无药毒,对人体无害。”

说完他自觉得有些丢人,冲着杨四起狠狠瞪了一眼。

听郭焱这样说,辛夷内心又多了几份底气,大声说道:“我也觉得,治病救人之法千千万,那接下来,就由我来给师兄把把脉吧。”

杨四起满不在乎的伸出了手,靠在了脉枕上。

辛夷挽起了宽大的衣袖,有模有样的把起脉来,对于把脉她还没来得及向母亲学,自然也是不会,不过……这死胖子肯定得治。

“我看好了,确实有病。”辛夷收回手恭敬说道。

杨四起愣住,“我有病?”

郭焱眉头轻挑,他之前给杨四起已把过脉,这孩子身体好得很,何来病症。

“那你且说说,如何医治?”郭焱等着看她出丑,如此一比,自己的徒弟也就不是那么丢人了。

“我这医治之法,只怕也会别具一格,弟子不敢随意医治。”辛夷如是说道。

宋宗主哈哈大笑,“如何别具一格,徐老,你还真没错收徒弟,辛夷,你可知你师父当初是如何医治我的?常人都说我的腿需要静养,结果你师父却再次打断了我的腿,断骨重接,往后三年,还逼着我日日练功,才让我能重新站起来。”

说到这里,宋宗主不免想起了当初所遭受的痛苦,脸色沉了沉,“你师父还曾给孕妇开膛破肚,取出产妇腹中婴儿,再晚一步,怕都要一尸两命,如此说来,在人命面前,方法奇怪些,也是能接受的,医书古籍上面的医治之法,断然是先祖们传下来的瑰宝,可凡事要懂得举一反三,你说是不是,郭焱?”

让宋宗主静养的大夫便是郭焱,此刻郭焱老脸通红,却又无言以对,只能讪讪笑道:“宋宗主说的有理,辛夷,若是我这徒儿真有病,那就请你好好治治了,不过……”

“既然如此,辛夷就多有得罪了。”不等郭焱把话说完,辛夷就抢过了话茬。

啪啪啪

三个耳光狠狠抽在了杨四起的胖脸上。

场面顿时鸦雀无声。

徐成远嘴里的酒没控制住的喷了出来。

一位小弟子手里的鸡腿都吓得从手里掉了出来。

杨四起双手捂脸,不敢置信的望着辛夷,“你居然敢打我?”说着就站了起来,拉住辛夷的衣服要回打。

陈之衡和莫清文对望一眼,赶紧起身跑过去把辛夷拉在了身后护了起来。

宋宗主拍案道:“住手,乱套了真是,你们这是想干嘛,都回到座位上去!”

杨四起被宋宗主的气势吓了一跳,顿时老实了起来。

陈之衡和莫清文确定杨四起不敢再动手,才各自回到了座位上去。

这时辛夷不慌不忙开口道:“方才我是在替师兄治病,之前替他把脉时,我就发现师兄体型肥胖,经脉拥堵,血液不畅,故用拍打面部的方式替他**穴位,从而促进血气运作。”

“胡说八道!”郭焱气死了,这不是专门打他脸吗?当他傻?

徐成远手放在嘴巴轻咳两声,一本正经道:“是有这个医治之法,你们且看这杨四起,初见时脸色黑里透紫,就是血液不畅的表现,如今被我徒儿几……及时医治后,面色是不是红润不少。”

场上众人面面相觑,虽然不知真假,但又好有道理的样子,尤其这话从徐成远嘴里出来,更是可信,毕竟徐成远的那些方法,就是奇奇怪怪的,但确实把人医好了。

“中医疗法中,每日早、中、晚用两手掌敲打两耳,也是一种健身法。甚至于“扇耳光”,确实是可促进血气运作,激发身体的气正,还可缓解疲劳……”徐成远说的这话可是真的,“只不过吾徒学艺不精,力道稍微大了一点,轻拍即可,轻拍即可。”

“哈哈哈,徐老,你这真是后继有人了,回头我们回去也试试这方法。”有人说道。

宋宗主:“原来如此,甚好,还有没有其他小弟子要比拼的,各自上台吧,先说好,可不能打架。”

徐成远面上风轻云淡,“辛夷,还不回来坐着吃饭。”

辛夷道了声好,屁颠屁颠的回到了座位上。

陈之衡偷偷在桌子底下跟辛夷竖了个大拇指。

莫清文憋着笑在辛夷耳边小声说道:“干的好,我早想扇他了。”

徐成远瞥了一眼三人,速度给每人碗里夹了一坨五花肉。

不是大肥肉,三人捂嘴偷笑。

杨四起自己回到了座位上,就见对面几人有说有笑的,师父还给夹菜,气的握起了拳头。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今日居然被这辛夷当众扇耳光,这时又有其他弟子上台比拼,杨四起却是看的心情都没有了。

再回看郭焱,一脸凶气,看起来似乎心情很是不好,杨四起赶紧缩了缩脖子,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