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霍总别虐了,舒小姐二胎嫁豪门啦

霍总别虐了,舒小姐二胎嫁豪门啦

霍总别虐了,舒小姐二胎嫁豪门啦

连载中
  • 作者:盛欢喜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4-07-10 19:39:34

《霍总别虐了,舒小姐二胎嫁豪门啦》是一部跨越时空与命运交织的豪门总裁小说,讲述了舒念霍以深在盛欢喜的笔下经历的壮丽冒险。舒念霍以深身负重任,必须穿越不同的时代,寻找神秘的宝物并阻止邪恶势力的复活。这部小说充满了历史、谜团和感人的故事,痛失孩子后的舒念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怀孕了,当她想把好消息告诉霍以深时,却发现他的白月光带着他的孩子回来了。霍以深提出了离婚,她只好隐瞒怀孕的消息,一次次的期待落空,最终彻底死心,至此人间蒸发,杳无音讯。舒念的离开,却叫这个男人后知后觉,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人,他的世界陷入绝望,发了疯一样地找寻曾经照亮...将引领读者走进一个令人陶醉的世界。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3章

“舒念!”

霍以深的一股怒火燃烧着胸腔,鄙夷地看着她:

“这种话从你霍太太的嘴里说出来,和**有什么区别!”

舒念哽了哽嗓子,忍着内心的屈辱反击:

“我是**,那你又是什么?嫖客吗!”

霍以深俊美的脸阴沉至极。

看着她眼睛闪着泪意,带着破碎感的美,有一瞬间,刺进了他的心里。

“刚才是我说错话,对不起。”

男人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着,舒念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他砰的关上了门,她才回过神来。

舒念这一晚很晚才睡,几点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很难过,睡着了眼泪都在不停掉,半梦半醒之间,她濡湿的眼皮被人吻着。

她觉得很温暖。

接着响起一声叹息,很轻很轻,叫舒念怀疑这不是梦境。

她唤了声霍以深,却没有人回应。

是做梦,霍以深恨她还来得及,又怎么会安慰她?

接到霍父的电话时,舒念正在一家杂志社等待面试结果。

“舒念,**妹回国了,明晚叫霍以深一起回老宅吃饭。”

“知道了,爸爸,我会转告给以深的。”

霍父口中的妹妹是霍以深的亲妹妹,霍沐晴。

霍沐晴因为高中挑起一场校园暴力把同学打死了,霍家人出了笔天价补偿帮她摆平后就把她送出了国,表面上说是留学,实际是避风头。

舒念和霍家人的关系维持得还不错,唯独霍沐晴,舒念从小就和她不对付,但因为自己是家里佣人的孩子,没少受委屈。

“舒念,你面试通过了,下周一来报道。”

面试的工作人员将舒念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朝对方笑笑:“好的,谢谢你。”

舒念一毕业就结婚,几年都没有工作的人了还能找到一份对口专业的工作,属实走大运。

相比较其他有经验的面试者,舒念很清楚自己的定位,所以当面试官问她有什么优势时,她说,我手上有猛料,霍以深和苏宓的,可以深挖。

苏宓是舞蹈界明星,这次回国有意向转娱乐圈发展,她可以拿霍以深炒热度,舒念为什么不能找块敲门砖,给自己找份工作?

舒念走出杂志社,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门口的迈巴赫,这是霍以深的车。

她愣了一下,难道李婶告诉他面试的事情了?

随后她就看到了门口挂着的海报,《假面舞王》在这楼里录制,这是苏宓跨界的试水节目。

舒念嘲笑自己自作多情。

霍以深肯定是送苏宓来的。

舒念一上车时就闻到一股女士香水味。

她有孕反,这味儿让她很想吐。

霍以深皱眉问:“你怎么了?”

舒念面无表情答:“怀孕了。”

霍以深的神情顿了顿,侧眸看了眼舒念,见她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嗤笑,像在看一个弱智:“你该不会以为用孩子就想把我绑住了吧?我们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舒念当然知道他们的情况,多少年了,要有早该有了。

看了眼霍以深,她心里说不上来的难过。

她觉得自己在自取其辱,也不知道还在期待什么。

“明天有时间吗?一起回老宅吃晚饭。”

舒念换了个话题。

“你去我家人那边告状了吧?”霍以深低头把玩着袖扣,有些不耐烦了:“舒念你能不能别折腾了,该离还得离。”

舒念没解释。

如果霍家长辈们可以给他压力的话,那这也不失是一个好办法。

拖一年时间,她会说服母亲的。

“我不会告状,但不保证你的父亲看到新闻不会教训你。”

霍以深听到舒念提到霍父,脸色瞬间冷沉下来,他忽然伸过手扳着她的脸,虎口钳制住她精致的下颌。

“舒念,你知道我最讨厌谁么?”

朝夕陪伴了这么久,舒念当然知道霍以深讨厌谁。

他最讨厌霍父。

父子两个人矛盾很深,就连普通的小事情都需要舒念在中间当传话筒。

大概是因为霍父当初逼迫霍以深娶她,甚至在他极力反抗时取消了他家族继承人的资格。

“霍以深,你捏痛我了。”

霍以深没有松手,深眸翻滚着暗潮,咬牙道:“你知道你的自以为是有多愚蠢吗?你再提一次他,我就把你弄死!”

男人说完,猛地甩开手,情绪少见的暴怒。

“滚!”

舒念下了车,将车门砰的一声关上。

是不是有病,她都绕着走了,是他不停地按喇叭叫她上车的。

看着迈巴赫开走,舒念的鼻腔一酸,眼泪滑落下来。

她以前甚至不敢在霍以深的面前提霍父的字眼,那是霍以深的仇恨,这份恨将她一同捆绑着,每次她刻意避讳时,同时也把自己否定了一遍。

可现在,她不想忍了。

直到舒念一个人回了老宅,舒念也没有看到霍以深的影子。

霍沐晴从楼上下来,抱着手臂打量舒念,一脸不屑的审视。

她也是没想到,自己走了四年,家里的这只山鸡变嫂子了。

舒念递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D家的定制款裙子。

“沐晴,欢迎你回家,这是我和你哥哥为你准备的回国礼物。”

“花我哥的钱讨好我大可不必。”霍沐晴勾唇讥笑,一把打掉舒念手上的盒子:“还有,你再怎么使劲,我心目中最佳嫂子的人选,也不会是你。”

舒念习惯了霍沐晴的傲慢,眸光犀利地笑笑:“做你心目中最佳人选是什么很光荣的事情吗?在垃圾的眼里,最值钱还不是垃圾。”

爱要不要,野猪吃不了细糠。

霍沐晴扭回头骂:“舒念,你有病吧!”

“沐晴,女孩子家家不许说脏话!”霍母从偏厅走过来,看到舒念一个人回来,“舒念,你老公呢?”

话音刚落,霍以深就来了,还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