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傅先生宠妻无度

傅先生宠妻无度

傅先生宠妻无度

连载中
  • 作者:财思思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0-12-05 12:50:08

主角是兰樱傅铭宴的小说叫《傅先生宠妻无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财思思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起初他以为情尚能自控,眼前这个女人无非就是个过客,随手一扔也就罢了。岂料爱从来不由人,心中那点爱意突然萌芽,他的心突然柔软。她叉腰吼他,他笑。她拧眉瞪他,他也笑。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兰樱并没有反抗,顺从地站在了花殷深的后面,然而此刻的目光却是几欲喷火,满是愤怒的望着傅铭宴的方向。

“你疯了?怎么能随便打人?”

傅铭宴的眼神不辨喜怒,只是有些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声音中带着几分讥讽的开口问道:“所以你现在是在为了别的男人来质问我?”

相比之下,兰樱倒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你做的不对,怎么能够一言不合就打人?傅铭宴,你到底要做什么……”

她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傅铭宴给冷声打断,“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不必插手。”

花殷深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把人给护在了自己的身后,“兰樱,别担心,没事的。”

怎么能不担心?

与傅铭宴认识了这么久,兰樱最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若不然,也不会用那一纸婚书,把自己留在他身边那么多年。

她确实是想离开,但却又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花殷深。

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傅铭宴竟然是再度上前,而这一次,花殷深已经有了防备,并未自乱阵脚,二人你来我往,竟然就在这酒吧里打了起来。

目瞪口呆了一瞬,反应过来以后,兰樱当即毫不犹豫的上前,下意识地伸手拉住了傅铭宴的胳膊,显然是在护着花殷深。

“你快点住手,傅铭宴,别打了,听到没有?”

兰樱处处相护,傅铭宴自然也就无法施展拳脚,有好几次都险些意外伤到兰樱,他终于是停手,面色阴沉地望着兰樱的方向。

“你护着他?”

短短的四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般,有着难以言喻的愤怒,可是听上去意外的有着几分委屈的感觉。

面对傅铭宴那灼人的视线,兰樱下意识地转移了自己的目光,一时间不知该做何表现。

他委屈什么?如果早一点放自己离开,那么也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如果真要说委屈,最委屈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毕竟他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

如此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兰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向傅铭宴的时候,眼神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她走到一旁扶住了花殷深的胳膊,红唇微微勾起,所说出的话就仿佛是刀子一般,凌迟着傅铭宴的心。

“傅少这话可就有些不讲道理,我护着他,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难不成还要护着你?”

花殷深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在兰樱的身旁,只是这样,却有着难以言喻的存在。

傅铭宴咬了咬牙,真切的觉得这女人大概就是自己的克星,他还从未与旁人如此生气过,一直以来都以冷静而自持。

可是那引以为傲的冷静,在遇到兰樱的时候,似乎已经全然消失。

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够牵扯自己的心弦。

“我以为你应该能够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既然傅少不明白,那我也就只能把话说的更直白一些,我这个人就这样,傅少如果觉得接受不了,那么不如早点与我离婚,我们两个刚好一拍两散,不必再做牵扯。”

一拍两散?

傅铭宴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发难看,“你做梦。”

又一次被拒绝以后,兰樱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做法,倒是并没有如同从前那般勃然大怒,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的方向。

“既然傅少不愿意,那我们两个人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慢走不送,我与殷深还有话要说。”

傅铭宴在着些许嘲讽的问道:“不过是第二次见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不能被我听到?”

兰樱笑得花枝烂颤,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就仿佛是一个勾人心魄的妖精一般。

“难道傅少没有听过一个词语,叫做一见钟情吗?我倒是觉得花小少爷与我甚是投缘,我们两个人说的话,自然是不能让旁人听到,就好比傅少和你那个小情人一般。”

想到伊沫沫,兰樱眼眸之中多了几分冷然的神色,先前的几分怜意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讽刺。

一边装作这样一副深情的样子,可另外一边却又和别的女人牵扯不清,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然会与这样的人纠缠不休。

似乎是因为兰樱提到了伊沫沫,傅铭宴不由自主的微微皱了皱眉,态度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强硬,似乎是变得怀柔了一些。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是要跟我走,还是留在这里与别的男人纠缠不休?”

他自认为兰樱应该能够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却万万没有想到,兰樱竟然是毫不犹豫的道:“这还用问吗?我当然是选择与花小少爷在一起。”

“傅少,你这样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伊沫沫那样的女人才能够驾驭的了,但凡是眼睛不瞎的,都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伴随着兰樱声音的落下,傅铭宴脸上的表情变得愈发难看了起来,到最后,有些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不做停留的直接转身离开。

望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兰樱脸上的笑意更浓,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眼中尽是荒芜与空洞。

站在原地片刻,似乎终于是缓过了神,脸上的笑意微微收起,带着些许歉意的看向了花殷深的方向。

“殷深,刚刚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

花殷深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一副绅士的做派,“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呢?你也不过是受害者罢了。”

兰樱眼眶微微有着几分酸涩的感觉,目光落在了花殷深的唇角,那里有着一块青紫,傅铭宴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可并没有打算手下留情,花殷深可谓是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

“可最后受伤的却是你,他说的没错,满打满算,我们两个这才是第二次见面,现在害你受伤,我心里终究是有些过意不去的。我们去药店买药,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