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凤女谋嫁

凤女谋嫁

凤女谋嫁

连载中
  • 作者:千苒君笑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1-02-23 17:34:26

小说主人公是敖宁安陵王的书名叫《凤女谋嫁》,本小说的作者是千苒君笑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到死才明白,她爱的人伤害她,她信的人算计她,唯独她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重生一世,害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报复回来,而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的手筋断了不重要,反正习武对她来说没那么重要,但是敖彻决不能再受这样的委屈。

敖宁撒谎了,她这一身束缚,其实很难行动,对上爹爹亲自教出来的敖放,可能几招都接不住。

但她不会退缩,穿上了敖彻的战袍,就等于代表敖彻。

敖彻是从不会退缩的。

她也不会。

擂台上,寒风猎猎,台下搭了一高台,为威远侯和其他诸侯做看台,台下便是数不清的将士们。

敖宁手握长剑,罗刹面具下冷眼看着对面手握双刀的敖放。

“二弟,这么多年,大哥都没与你好好切磋过武艺,今日,咱们兄弟俩便好好的较量一下吧!”

敖放表面笑着,眼神却像淬了毒一般阴沉。

敖宁知道,敖放是在记恨之前那一百军棍。

锣声一响,两人便冲到了一起,短兵相接,铮铮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几十招下来,盔甲之中的敖宁已经满身大汗,气喘吁吁。

敖放却还脸不红气不喘。

敖宁不能输,又与敖放打在一处,别的没有,敖宁唯独胜在一身不肯服输的韧劲,她要做的事,便一定要做好。

她硬是与敖放打了几十个回合,安知锦在台下看的都心疼,这么个打法简直不要命。

敖放一刀砍过来,敖宁抬剑去挡,角力之际,敖放便低低的开口,极尽能事的数落敖彻。

“敖彻,你这野种,真以为以后叔父会把侯府交给你吗!你若是识相,就乖乖的滚出徽州,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你也休想肖想敖宁,她将来是要做大魏的皇后的,你以为她会嫁给你,给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做妻子吗?”

敖宁的瞳孔猛地一缩,为何敖放会知道她将来会成为大魏的皇后?

难道她会成为皇后都是他们算计好的?

他们早就算好了要如何摆布她了是吗?

敖宁胸中怒火翻腾!

可他们偏偏算错了,如今的敖宁已不是当年的敖宁!

敖宁猛然抬脚将敖放踹开,敖放没想到敖彻听到这些话,竟然还能这么镇静,眼中闪过一抹诧异。

转而,悄然从铠甲中摸出了一枚暗器。

待敖宁冲过来时,一枚梅花镖从敖放手中脱出,在敖宁看不见的地方,只射向敖宁没有铠甲护着的小腿!

梅花镖破风的声音清晰可闻,可敖宁的耳朵却在这时不灵了,她只顾着对敖放乘胜追击,全然没听见梅花镖的声音。

噗嗤一声,梅花镖扎进敖宁的腿里,她顿时跌倒在地。

敖放站起身,冷笑着将刀搭在了敖宁的脖子上。

看台正中央,威远侯见状立即怒吼:“敖放,点到即止!”

敖放便将刀拿下来,低声说:“你以为我会杀你吗?不,我不会杀你,我会让你成为一个废物,生不如死的废物。”

“敖彻,你在叔父面前总是压过我一头,在军中也比我有威信,今日,我便要叫你尝尝猪狗不如的滋味!”

说着,他便将刀搭在了敖宁的手腕上,刀锋一转,敖宁的手腕便顿时涌出了血。

很疼,敖宁却咬着牙一声都不吭。

若是这是她该替敖彻受的,那她便受着,只要这伤不是落在敖彻身上,她怎样……都无所谓。

敖放将刀换到敖宁另一只手上,敖宁闭上了眼,她已经没有了招架之力,也只能选择承受。

安知锦从看台上跳了起来:“住手!赶紧住手!她不是……”

敖宁猛地转头看向安知锦,微微冲安知锦摇了摇头。

那一刻,安知锦突然明白敖宁为什么要替敖彻上场了。

原来她早就知道敖放会耍阴谋,所以决定舍弃自己,保全敖彻!

安知锦忽然有些羡慕敖彻,此生若能得此一人为其舍命奉陪,真真是无悔。

安知锦从身后副将手里接过长枪,她不打算听敖宁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敖宁变成废人。

却有一道身影比她更快,更迅猛,如一道飓风,直冲向台上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他将敖宁稳稳接在怀里,狂怒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

敖彻摘下她的罗刹面具,露出了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

看见面具下竟然是侯府三小姐时,全军哗然,威远侯更是直接拍碎了手边的矮桌!

敖宁惨白的脸上扯开一个虚弱的笑:“二哥,你来啦。”

“谁用你多管闲事?”敖彻压着怒气,所有心疼,都化成了一句质问。

他连碰都不舍得碰一下的人,竟然直接被人挑断了手筋!

“我就是……不舍得让你受伤……”

敖宁脸上都是冷汗,却还努力的笑着,敖彻看不下去,将安知锦叫上台:“照顾好她。”

安知锦一跃而来,稳稳的扶住了敖宁。

毒性开始蔓延,敖宁的意识有些不太清醒,但是她害怕被敖彻看见,便只能拼了命的将奔涌到喉咙的血气强行咽下去。

敖彻站起来,冷冷看着敖放,忽然勾起了一个嗜血的冷笑。

“敖放,你想挑断手筋的人,其实是我吧?”

敖放慌了,连连后退,还不忘将脏水泼在敖彻身上:“敖彻!没想到你竟是个缩头乌龟!不敢与我比武,便叫三妹上台!三妹受伤,都是因为你!”

敖彻面无表情直冲向敖放,他不用剑,只在靠近敖放时凌空一脚,狠狠扫向敖放的脑袋。

砰的一声,敖放栽倒在地。

敖放爬起来,敖彻便又是一个横踢,踢在敖放脑袋上。

敖放又爬起来,敖彻便干脆抓着敖放的脑袋往地上撞。

砰!

砰!

砰!

毫不留情!

若今日敖放挑断的是敖彻手筋,或许敖彻会看在威远侯的面子上不会将敖放如何,但若是动了敖宁,敖彻比不会善罢甘休。

他可以用无数种方法将敖放一招毙命,但他不要这么做。

他要狠狠的折磨敖放,他要把敖宁受的伤千百倍的讨回来!

他不需要兵器,他只需要用拳脚,就可以把敖放打成肉泥。

台上的男人散发着令三军胆寒的威压,他周身的冷意,竟比这数九寒冬还要严寒,令人窒息!

众人这才发现,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竟是这般的令人丧胆!

敖放的脸已经血肉模糊,神智也已经混沌,敖彻直接抬脚踩断了敖放的胳膊,敖放顿时一声惨叫,嘴里还喷着血,那场面,惨烈至极!

接着,敖彻又朝敖放另一只手臂踩下去!

咔嚓!

“啊!!!!”

敖放痛的连吼的力气都没有,却忽然笑了起来,他满脸是血,笑的狰狞。

敖放低声的说:“你有空弄死我,不如回头看看你的好妹妹吧!”

敖彻猛地回头,便见敖宁躺在安知锦怀中抑制不住才抽搐,大口大口的黑血从她口中涌出!

双眼渐渐失焦,敖宁看见敖彻朝她奔来。

她笑着,这一世,终究还是要这样死去啊……

只是可惜,她欠敖彻的,还不完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