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

第一章你要订婚了

已完结
  • 作者:沈书颜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1-05-12 14:57:58

新书推荐,《第一章你要订婚了》是沈书颜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黎舒桐傅司寒,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宠了她三年,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只不过是一场报复。她陷入他给的宠爱,陷得越深,他报复的伤害力便越强。黎姝可不禁感叹:人称商业传奇的傅氏集团总裁,玩起感情套路戏耍小孩,也这么得心应手。她努力逃出男人编织的牢笼,数年后归来。宴会上,那男人依旧矜贵,举止优雅,赢得众女倾慕。而她心如止水,捏着酒杯轻哂:“傅总,好久不见。”...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另一只手很熟练地扣住她的腰,让她整个人都躺在他怀里。她身子小小的颤,因为近距离而传到他身上。

“睡觉。”

怀里的女孩很听话地点头,一瞬间的功夫,仿佛他的话是圣旨似的,话音落,她便安静地不动了。

只是夜晚主卧静谧的空间里,还有她呼吸间控制不住的啜泣。

好像过了很久。

听着男人呼吸平缓有序,感觉他真的睡着了,黎姝可才放心地睁开眼睛。

她很怕吵醒他,缩着身子不敢动。

窗外,浅浅的月光泄进屋子里,落在床边,将男人的侧脸渡上一层淡淡的影子。

黎姝可稍稍抬头,便瞧见了他轮廓分明的侧脸。

心里蓦地自嘲了声,原来有一天,躺在傅绪寒的怀里,她也会失眠。

**

黎姝可当真是一整晚没有睡着。

一直到晨起六点多钟,傅绪寒去晨练跑步,离开了房间,她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都说失眠会做梦,黎姝可这次便做了个噩梦。

“……”

上午十一点。

今天是工作日,傅绪寒没去上班。

吴妈瞧了眼钟表,打算上楼去喊黎姝可起床,却先被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叫住了。“让她多睡会。”

吴妈又走了回来,“好的先生。”

“先去做饭,等会儿她起来吃。”傅绪寒放下手里的财经报纸,起了身,“银耳莲子羹,弄一些虾,她睡醒起来吃不了多少。”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

傅绪寒上了楼。

主卧很安静,窗帘没有拉开,光线昏暗。

男人走到床边,便见躺在床上的女孩身子为我发抖,额头上渗出许多汗。

“可可?”他喊了她一声。

黎姝可睡眠很浅,通常有一点噪音就能把她吵醒。傅绪寒喊了她几声,她也渐渐睁了眼睛。

入眼,便是噩梦中的男主角。

她整个人“蹭”地一下坐了起来,因害怕而瞪圆了眼睛,本能抱着被子护在身前。

傅绪寒见她这模样,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在床头倒了杯温水,递到她嘴边,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温温地说:“梦到我了?”

他说话总是很温和,看起来平易近人。

且他与生俱来带着一股英伦男人的优雅矜贵,单单被他看着,就能生出被他深深爱着的错觉。

黎姝可如梦初醒。

抿了抿干涸的唇,伸出手小心翼翼接过他手里的玻璃杯,仰头喝了一口水。

她喝得有些急,嘴角溢出来水渍。

傅绪寒看着她,伸手在她嘴角擦了擦,拇指指腹带走几滴水。他说:“下楼吃饭,时间不早了。”

他拉着她的手,却没把她拉动。

女孩很是恭谨,慢慢地将自己的手从他手掌里抽出来。喉咙还是有些干,“傅先生,我可以自己走。”

她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傅绪寒和夏知许结婚,一对璧人,接受万千人的祝福。却在最后的时候,那两人枪口一致对外,指着她,对所有人说她是小三。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几万双眼睛鞭笞,身心俱伤。

终于,她变成了当年母亲的样子。原来真的有那种绝境——活着还不如死了。

“……”

“会说话了就觉得自己有本事离开?我不让你走,你走得了?凭席家的小少爷?”他轻轻说。

没等黎姝可说话,男人便弯腰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

随手拿了一件披风外套,就裹在她身上。

而后又蹲下身,把那双粉红色的软毛拖鞋拿了过来。握着她的脚,放进鞋子里。“听话一点,不然吃疼的是你。”

他站起身,牵住她的手。

低着头,温柔仔细地给她理了理头发。

男人指腹滑过她的额头,傅绪寒弓着身子吻了她一下,她乖乖地站着,听话地闭上眼。

**

黎姝可在傅绪寒的要求下喝完了一杯温牛奶。

吴妈将饭菜端上来,摆在两人跟前的餐桌上。

傅绪寒坐在她对面,男人蜷着衬衫袖子,戴着一次性手套,正熟练地剥虾。

将剥好的虾肉放进她瓷碗里。“昨晚的事是意外,以后不会再出现。”

黎姝可喝粥的动作微微一顿,她捏着勺柄,加重了点力气。抬起头,看向他,“白先生看不上我是吗?”

大概是她太差劲,所以傅绪寒给她介绍的这份工作泡汤了。那几个人都不要她,自然也损了傅绪寒的面子。

听着她这话,男人眉心蹙了一下,“你希望他看上你?”

黎姝可摇了摇头,将视线收了回来,继续安静地喝粥。

白砚瑜说她是二手货,若不是看在傅绪寒的面子上,他绝不会怜香惜玉。包厢里那几个男人都知道她是傅绪寒养的情人,都没把她当人来看。

他们都看不上她的。

她心里很清楚。

**

吃完午饭,黎姝可又睡了一会儿。

她整个人都有些慵懒,提不起精神。

今天还在下着小雪,下午才稍微停了一些。傅绪寒带着她出门,去IFS金融中心看了一场电影。

影片最近热销,剧情跌宕起伏,黎姝可却提不起兴趣。

电影落幕,傅绪寒拉着她起身,“晚上想吃什么?”

黎姝可任他握着她的手,回答的声音很轻,“不是很饿,你定吧。”

她没什么食欲。

中午傅绪寒非要她把那盘虾吃完,吃得她有些反胃,但也不敢违背他的命令。

IFS二十五楼是一家西餐厅。

他们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服务员拿来菜单,傅绪寒正在点菜。黎姝可坐在他对面,靠着窗户,望着街灯发呆。

自从他订婚,她就越来越喜欢发呆了,尤其是和傅绪寒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

“我明天要出差,大概三天后回来。”

男人看着她。

白炽灯光落在她瓷白的皮肤上,令她的脸像是试了血色,有些苍白。懒散的模样,看起来有些孱弱。

仿佛前几日大病过一场似的。

肯定大病了一场,心病。那三天一直跟那男人在一起,定是后悔这三年跟着他了。

若那男人没有被席家认回,从福利院离开。说不定现在黎姝可,已经和那男人在一起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