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古代:末世农女种田忙

穿越古代:末世农女种田忙

穿越古代:末世农女种田忙

连载中
  • 作者:荷叶生生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4-07 17:09:38

《穿越古代:末世农女种田忙》是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作者是荷叶生生,主人公叫宋瑶谢淮,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宋瑶在末世被认为是废物,鸡肋的木系异能毫无用处。一朝丧命穿到了古代小农家,开局遭遇爹生死不明,弟弟痴傻,婶娘贪图家产的艰难局面。无所谓,都是小事儿,既然来这里了谁怕谁!垦荒种地得瓜果,食肆饭庄红火火。点心奶茶巧克力,咖啡炸鸡石锅鱼。木系异能放异彩,天下美食尽在怀。——这才是属于她的天地!饱受胃疾的京府谢公子双目放光:姑娘,求投喂~宋瑶:请在后面排队。...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2章

确认了孩子没事儿之后周大夫就要离开,容娘看了看空空荡荡的屋子,眼神中闪过一抹绝望。

之后似乎一咬牙,直接伸出手把自己头上的簪子给拔了下来。

一头青丝顿时如瀑布般倾泻下来。

“周大夫,这个给你当做诊金吧。”

容娘手里紧紧攥着这根银簪,眼神却仿佛在泣血。

看到这情景,李氏和周大夫都惊了。

“容娘,你这是干什么!这可是宋安给你买的!”

容娘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嘴唇:“我也没办法......”

她现在实在是没有钱,不可能让周大夫白跑一趟。

“先收回去,诊金我先替你给了!”李氏知道容娘家里现在拿不出钱,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拿这簪子去抵债。

周大夫忙摆摆手:“不用了,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孩子现在也没什么事儿,那点治外伤的药是我在山上采的,不要什么银子,这次不用出诊费,簪子我更不可能收。”

容娘却摇头:“之前让您来看鸿林就没给你诊费,这次只当一起给,不然我下次有事儿也没脸叫你了。”

容娘虽然看着柔弱却也有自己的坚持,最后还是李氏叹息道:“周大夫就收下吧,你知道容娘的性子。”

周伯仁沉默了一会儿,才伸出手接过了那个有些烫手的簪子。

“那便全当你预存诊费在我这儿,以后有什么事儿我必定随叫随到。”

容娘的笑容中透着苦涩:“以后肯定少不得麻烦你。”

宋瑶的眉头忍不住皱起来。

这也太惨了。

还有那个宋安......百分之九十肯定就是她爹了。

幸好还姓宋。

她也不用习惯新名字了。

可是,她那个爹现在哪儿去了?

这个家也太穷了,她这个娘竟然连丈夫送的簪子都要拿去抵债。

如果不是山穷水尽肯定不至于这样。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宋瑶正想着就感觉到自己被半抱进温暖的怀抱中。

“乖瑶瑶,娘在这儿呢,娘给你擦药,马上就不痛了哦!”

等等,药......

宋瑶还来不及当然可能也不能拒绝,就感觉头皮一阵剧烈的刺痛。

......

太疼了!!!

被逼出生理性眼泪的宋瑶连忙运转异能彻底恢复自己脑袋上的伤。

好在容娘已经洒完药了,没有发现自己闺女脑袋上的伤口瞬间复原的样子。

她把药包放到一旁,亲亲宋瑶的脸颊。

“乖,没事儿了啊~不哭不哭~都是娘不好......”

以为自己闺女是疼哭的,容娘心疼得不行,心里更自责自己之前没有看好闺女。

“......娘,我不疼。”

宋瑶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才喊出这个称呼。

前世是孤儿,这个称呼对她来说真的很陌生。

但是,却很温暖。

不管穷富,她现在是个有妈妈的孩子了!

虽然她可能再也见不到她哥哥,但是她现在却有了妈妈了。

她在这里也不是孤单一个人。

她太讨厌孤独了。

听到自己闺女的声音,容娘却更加心疼了,眼泪扑簌扑簌地往下流。

宋瑶只能小心地伸出小拳头去给自己这个苦命娘擦眼泪

看着这母女俩的样子,李氏忍不住叹息:“容娘啊,这么过下去真的不行,你......再考虑考虑改嫁的事儿吧。”

改嫁?

听到这话宋瑶的身体陡然僵硬起来。

怎么就说到改嫁了?

既然有娘那肯定有爹啊,她那个叫宋安的爹上哪儿去了?

是已经死了,还是走了?不要他们了?

宋瑶抿了抿唇。

这么穷,还有一个傻弟弟,如果她这个娘真的是遇到抛弃他们的无良渣男丈夫也有可能啊。

“宋安已经失踪五年多了,你守得日子已经够长了,可你和孩子没法儿过这样的日子啊!”

双坪村当年赶上大旱,收成也跟着减半,再加上每年那么多的赋税要交,实在是让人扛不住。

宋家本来就穷,那时候容娘又诊出了身孕,为了养家,容娘的夫君宋安就一咬牙跟着人去外面想法儿谋生计去了。

可后来没多久就听说路过北俞的时候赶上那边发大水,同村跟去的人说宋安不知所踪,怀疑是被大水给冲走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来容娘知道这事儿一时间难产,双胞胎两个孩子是都活下来了却都瘦弱得很,偏偏雪上加霜的,儿子宋鸿林......是个痴儿。

到现在五岁了连话都不会说,也不会跟人打招呼。

容娘这日子简直就像是吞了黄连一样。

说不出的苦。

可对李氏来说,都已经这么多年了,容娘真的没必要再一个人守着了。

“嫂子,我,不想改嫁......”

容娘艰涩开口。

李氏其实早就知道这个答案了,毕竟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问她了。

“唉......你啊,真是犟得很,”李氏无奈道,“可你得为孩子想想啊,就像这次,要是能有另外一个人帮持着,总不会没空看孩子。”

容娘看看自己两个孩子:“嫂子,我就是为了孩子才不能改嫁,”她苦笑一声,“这年头谁会愿意给别人养孩子呢,我自己难点儿就罢了,总不能让孩子受罪。”

李氏却急忙道:“怎么没有,我不信你瞧不出来,那周大夫明显相中你了!他是个鳏夫,又没孩子,肯定会对俩孩子好的!”

周柏仁家世代行医,现在双坪村老老少少有什么头疼脑热都是找他,周柏仁过得不愁吃喝,而且凭他的条件,十里八乡不少媒婆都想给他再说个媳妇儿呢,可周柏仁都给拒绝了。

李氏之前就试探过,周柏仁就是相中容娘了。

偏偏容娘就是不搭茬儿。

李氏也能看出来,刚才容娘非要把簪子给周柏仁当诊费,就是不想欠周柏仁的人情。

可李氏就是不明白容娘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在这事儿上就这么强硬。

“你心里头可到底怎么想的,你现如今可才二十三,难道真要为宋安守一辈子寡不成!”

容娘低头不语。

宋瑶看着她这个娘的样子心里默默摇头。

还能怎么想,这个娘明显心里还是想着那个没影儿的爹啊。

看样子他们夫妻之前应该是很恩爱的,也不知道她那个爹,现在到底还在不在人世......

李氏和容娘正僵着,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喊声。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