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成弃妃成团宠

穿成弃妃成团宠

穿成弃妃成团宠

连载中
  • 作者:妖后不妖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1-05-28 17:08:15

《穿成弃妃成团宠》是由作者妖后不妖著作的穿越架空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穿成弃妃成团宠》精彩章节节选:阮青青穿到一个小寡妇身上,然后睡了当朝四皇子……如此还不够,她居然还怀了四皇子的孩子……简直,开了挂的人生,就是这么倒霉!不过好在她有一座医院,救了各路大佬的命,他们全是咱的靠山!阮青青好不容易苟且的活了下来,可这一个两个三个……五个儿子是怎么回事!大儿子眸光温柔:小娘,天儿凉了,孩儿给您买了一件雪狐大氅。二儿子经商天才:小娘,谁说咱家穷了,金山银山,你想要几座?三儿子武林高手:小娘,谁欺负你,儿子剁了他给您报仇!四儿子绝代风华:小娘,这世上只有您的风姿能与本公子比肩。五儿子小可爱:娘,人家最最爱你了!阮青青:“……”她以为自己拿的是女强复仇剧本,结果是霸道王爷+团宠。...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阮青青微微一笑,也不说话,而是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低头细品着。

萧落雪直摇头,萧落霜可坐不住了,起身嚷道:“还不是阮氏伤了我大姐!”

“落霜!”萧落雪喝了一声。

萧落霜就是一火炮,火已经点上了,憋是憋不住的。

“我不小心撞了阮氏一下,她却借机压到大姐身上,把她弄伤了,事后还咄咄逼人,真当自己多金贵似的!”

萧落雪忙道:“祖母,小娘没错,是落霜和我莽撞了。”

“祖母,大姐就是因为良善,才会被人这般欺负的!”萧落霜气道。

二夫人也道:“母亲,阮氏不但屈了落雪,也置我们侯府于危险之地,我等恨之咬牙,决不能轻饶了她。”

老夫人比谁都恼火,本是要先忍着的,但看平日最宠的孙女那眼底的泪光,那手腕上的血痕,这一下便忍不住了。

“阮氏,你怎么说?”

阮青青眉头突然一皱,“哟,被二姑娘不小心撞了一下,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疼……”

老夫人瞳孔猛地一缩,“你……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哎呀!”阮青青惨叫一声。

再看老夫人,脸都白了,额头冒出一层冷汗。而其他人,尤其是长一辈的,皆是一脸惊惧的样子。

扑哧,阮青青大笑出声。

“放肆!”老夫人大怒。

阮青青收敛笑意,锐利的眸子掠过所有人,“你们该庆幸,幸亏只是大姑娘的手受伤了,而非是我肚子里的孩子出事了,不然在这里讨论的就不是二姑娘的不小心了,而是怎么个死法可以少受点罪!”

“阮氏,你少吓唬人,不就是怀了野种,还真当自己身份不一样了?”萧落霜指着阮青青,冲到她面前,“呸!宣靖王爱的是我大姐,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要脸……啊……”

一杯热茶泼到了萧落霜的脸上,烫的她惨叫一声。

“你……”

“老夫人!”阮青青轻嗤道:“您真的觉得她是不小心?”

老夫人脸色一僵,“你想说什么?”

“有一就有二,今日侥幸这孩子没事,来日可就不一定了。”

老夫人沉吟片刻道:“来人,把二姑娘送回房里,禁足三个月。”

“母亲,明明是阮氏……”

萧落雪忙拦住了她娘,道:“祖母,还是先找大夫给二妹看看吧,别真毁容了。”

“毁容?”萧落霜大哭,“阮氏,你等着,我绝不放过你!”

一场闹剧,以萧落霜被罚禁足而收场。

“老夫人英明!”阮青青起身行了个礼,而后拂袖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看到那青铜熏炉,道了一句:“天冷了,这熏炉不错,且先放我那屋吧!”

她不是嚣张,只是真的很怕冷!

阮青青离开后,其他人也散了,只剩下老夫人和萧二爷。

“昨夜里,皇上突然下旨,褫夺了宣靖王在西疆的军权。如此看来,皇上在提防宣靖王,怕他起兵夺权。”

“皇家啊,父与子,君与臣,真让人寒心!”

“想宣靖王十来岁就进了军营训练,之后冲锋陷阵,血战沙场,立下赫赫战功,不想一下子就栽了。栽的实在惨烈,实在憋屈。听说昨晚,圣旨下来,宣靖王喝了个酩酊大醉,冲上城楼,差点没掉下去。”

老夫人唏嘘了两声,又道:“不论皇上的态度如何,但别忘了,还有太上皇和太后。宣靖王的母妃生他时难产而亡,他自小养在二位圣人身边,极得宠爱。而我们能做的,便是遵照太后的懿旨,保护好阮氏肚子里的孩子。”

萧二爷想到了什么,摇头失笑,“若不是前些年太上皇自个走丢了,如今倒是能护宣靖王,不至于让他败的这么惨。”

阮青青从寿安堂出来,杏雨却没等在外面,定是去哪儿逃懒了。她顺着园子的小路往回走,七拐八绕的,也不知怎的就迷路了。

正发愁的时候,见一小丫鬟从垂花门进来,碰巧还是她院里的,正要开口问,那小丫鬟却急匆匆朝一边小路跑去了。

阮青青微微思量,加快脚步跟了去。

这小路通的是外院,乃是府上干粗活的杂役住的地方。她见小丫鬟进了一间屋子,不多久传来哭声,十分凄厉。

这时从里面走出两个汉子,皆穿粗布短打。

一人摇头道:“还找什么大夫,大罗神仙都救不活了!”

另一个人附和:“可不是,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还没见过能活的!”

那两个汉子走远了,阮青青从廊子上下来,眸子一转,朝那屋里走了进去。屋子里挺暗的,只有一尺见方的一个小窗子。

那丫鬟正趴在床头哭,炕上躺着一少年,上身的衣服被血染了一大片。

出于医生的自觉,阮青青急忙上前,见少年面色青紫,大口呼吸,鼻翼煽动,乃是呼吸困难的症状。

“怎么回事?”她问。

那丫鬟听到人声,抬头看是她,吃了一惊,“夫人……”

“怎么回事?”她厉声问。

“从……从角楼上摔下来了。”

“出去!”

“啊!”

“出去烧水,我要给他清理伤口!”

阮青青的眼神太坚定了,这丫鬟慌乱之下,竟真听话的出去了。

少年年纪不大,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长得十分清秀。阮青青抬起少年的手,指甲末梢发绀,情况已经十分危急。

阮青青闭上眼,再睁开果然来到了那药房,赶忙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再回来,她用凡士林纱布覆盖住创口,然后用穿刺针排气后,进行了胸腔闭式引流术。接着又清理了创口,因为没有手术的条件,只能保守治疗,待敷上伤药后,进行了固定。

这一套动作,熟练且规范,可做好这些,她却发愁了。这引流装置还在,至少引流二十四小时以上,不被人发现太难了。

正当她发愁的时候,少年咳嗽了两声,而后悠悠转醒。

“我救了你的命。但……”阮青青指着引流瓶,“决不能让人发现这个。”

少年呆呆的看着阮青青,静默半晌,而后点了点头。

阮青青把引流瓶藏在床下,而后用一块大毯子连着少年的身体一并盖住了。

少年额头也受伤了,但伤势不重,阮青青只是用消毒水清理了一下。

做好这些,少年又沉沉的睡过去了,她走出屋,见那丫鬟端着一盆水呆立在外面。先前她来过一趟,被她厉声喝斥出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

“冬……冬荷。”她脸上惊惧之色未退,就这么端着一盆水站了足有半个时辰。

“屋里的人是你的?”

“弟弟!”冬荷激灵了一下,“我弟弟他……”

“应该没事了。”

冬荷扑腾跪下,把水盆放到一边,而后向阮青青磕头,“多谢夫人救命之恩,多谢夫人救命之恩……”

她似乎嘴很笨,来回都这一句话。

“起来吧,别舌头长的到处跟人说就是。”

冬荷忙摇头:“奴婢不敢!”

阮青青点头,“你弟弟需静养几日,切忌翻动他的身体,我在桌子上留了药丸,每日早中晚三次,让他服用。”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