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成恶毒后娘,我只管发疯摆烂挣银子

穿成恶毒后娘,我只管发疯摆烂挣银子

穿成恶毒后娘,我只管发疯摆烂挣银子

连载中
  • 作者:手劈榴莲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4-06-11 15:48:40

手劈榴莲为我们带来了一部精彩的穿越架空小说《穿成恶毒后娘,我只管发疯摆烂挣银子》,主角沈幼宜宋聿珩的故事跌宕起伏,让人捧腹大笑又落泪。这本小说以其机智幽默的对白和扣人心弦的情节吸引了无数读者。末世大佬穿成三个崽崽的恶毒后娘,看着床上吐血的相公,和洒了一地的毒汤药,沈幼宜表示:呃……我说以毒攻毒信么?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残疾相公和三小只更是天天想弄死她。沈幼宜一身反骨,恨我?行,有本事你就来弄死我,弄不死?那就受着!怕她下毒不吃饭?饿着!骂她毒妇不配合治疗?病着吧!刁蛮村妇欺负崽崽?什么,...。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你怎么了,这是一晚上没睡?”

沈幼宜一脸诧异,苦口婆心的劝道。

“不是我说你,你身上还有伤呢,晚上不睡觉怎么行,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不会饿着你们爷几个的。”

宋聿珩:“……”是他不想睡吗?

“你打鼾的声音太大了。”宋聿珩阴沉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我打鼾?不可能,我从来都不打鼾的。”沈幼宜想也不想就摇头反驳。

看着沈幼宜信誓旦旦的表情,宋聿珩突然心里涌上一股无力感,放弃了和她争论,黑着脸扭头不说话了。

沈幼宜不是个勤快人,早饭就煮了一大锅面条,打了几个荷包蛋进去,凑活吃。

饶是如此,能吃上鸡蛋,对于三个崽崽来说,也已经比他们以前的伙食好太多了。

原主在的时候,他们连面条的汤水都吃不上的。

见三个崽崽吃得连碗都舔干净了,沈幼宜站起身,对屋里的宋聿珩道:“我今天要去镇上买点东西。”

虽然昨天拿回来不少食物,但是家里五口人,根本不够吃多久的。

在沈幼宜眼里,食物就是安全感,她喜欢屯粮,不能忍受空空荡荡的厨房。

宋聿珩从军营回来就瘸了,也没法下地干活,从宋家分出来的时候,就分了两块荒地,现在也一直荒着,家里没有任何进项。

正好今天去镇上采购一番。

也不管宋聿珩有没有听到,沈幼宜转头又对宋玉安道:“宋玉安,背上背篓,跟我一起去镇上。”

她又不像小说女主角那样拥有空间,可以装东西,一个人去拿不了多少,带上这个臭小子干苦力也不错。

听到声音的宋玉安心中一冷。

果然,这个毒妇又有别的计划来折磨他们了。

以前她去镇上,从来不会带上他们的,莫非是昨天没有把他们卖成,今天想把他带到镇上去卖了。

心里这么想着,宋玉安却没有说出来,叮嘱了弟弟妹妹在家守着爹爹,就老实的背上背篓跟着沈幼宜出门了。

他不能表现出慌张,不然玉徽和玉笙会担心。

要是毒妇真的敢卖他,他就是拼了命,也要先杀了她,再逃回来。

宋玉徽不放心,也想跟着一起出门,但是三宝和爹爹无人照顾,他只能留在家中。

沈幼宜带着宋玉安来到村口坐牛车。

村里的牛大爷每天都会赶着牛车往返一趟镇上。

沈幼宜来的不算早,已经有好几个妇人坐在牛车上,看到沈幼宜,明显投来异样的眼光。

给牛大爷交了两文钱,沈幼宜就和宋玉安上了牛车,没多久张大爷就赶着牛车出发了。

“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是家里吃不上饭了吗,怎么还有钱去镇上。”一个年轻妇人言语奚落的开口说道。

沈幼宜抬眸看了一眼。

说话的是宋家老三的媳妇张兰,旁边还有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挨着宋玉安坐着。

沈幼宜懒得搭理她,坐在位置上闭目养神。

张兰却以为是沈幼宜好欺负,和其他妇人当着她的面说起了闲话,叽叽喳喳,毫不顾忌在场的沈幼宜。

旁边的小男孩更是张牙舞爪,时不时推搡宋玉安一下,把他往地上挤。

宋玉安小小的眉头皱着,极力的隐忍着,没有吭声。

要是他在外面给毒妇惹麻烦,她肯定会打自己,万一回去迁怒玉徽和玉笙就完了。

见宋玉安不反抗,小男孩甚至还上手掐他。

“张氏,你不管管你家儿子。”坐在角落的麻婆子看不下去,出声提醒。

“小孩子间玩闹而已,我家石头又没把他怎么样,他这不是没说话吗。”张兰撇了一眼,满不在意的说道。

石头见有人撑腰,更加肆无忌惮了。

宋玉安脸上都被他用拨浪鼓甩了好几个红印子,脖子上也划出了几道血痕。

就在宋玉安忍气吞声时,沈幼宜兀的睁开了眸子,看向宋玉安,语气有些嫌弃。

“宋玉安,你的手是断了吗,不知道还手?”

牛车上的妇人都愣住了,一时没明白沈幼宜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玉安迟疑了一瞬,就听沈幼宜命令道:“打回去,不然老娘揍你。”

她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宋玉安的身体快过脑子,听话的抬手,打了石头一拳。

这一拳头把在场的人都打懵了,石头愣了一下,哇的一声哭出来。

“哇……娘,她打我……”

“我的石头,疼不疼?”张兰顿时心疼的抱住石头,气愤的看向沈幼宜,“你这个疯女人,干什么让这个野种打我家石头。”

“啧,都是我的错。”沈幼宜连忙道歉。

宋玉安心一沉,还以为是沈幼宜故意让他惹事,好找借口揍他。

张兰正得意着,想要借机坑沈幼宜一把。

谁知下一秒,就听沈幼宜道:“是我不对,没提前说清楚,宋玉安,你小子没吃饭是不是,给我用力打。”

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同寻常的冷冽。

宋玉安对上沈幼宜那双凌厉的眸子,莫名有了底气,一咬牙,用了十成力气,刚刚的忍耐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一拳头锤向石头。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石头就从牛车上飞了出去。

沈幼宜眼睛也睁大了几分,不是,这小子天生神力啊?力气这么大?

“石头!天杀的野种,你怎么下这么重的狠手,牛大爷,快停下来,我的石头掉下去了……”

张兰顿时惊叫起来,着急忙慌的让牛大爷停牛车。

其他妇人也都看傻了眼。

张兰平日里经常放任石头欺负村里的孩子,牛大爷劝阻过多次,都被张兰以孩子间的玩闹糊弄过去,早就看不惯张兰了,这会儿故意赶着牛车跑出了老远,才停下来。

石头摔得鼻青脸肿,门牙掉了两颗,满脸的鼻血,看起来好不狼狈。

宋玉安见状,顿时有些后悔了。

他刚刚一怒之下,下手重了点,这个毒妇肯定要怪罪他,回去少不了一顿毒打。

他硬着头皮,正要请罪,就听沈幼宜夸赞道:

“干的不错,以后谁欺负你,就动手打回去,老娘的人在外面怎么能当怂包呢!”

“沈幼宜,你这个泼妇,你家野种把石头打成这样,你得赔我十两银子给石头治疗。”张兰抱着石头跑回来就是一顿狮子大开口。

沈幼宜眨了眨眼,一脸诧异,“三弟妹,你在说什么呀,不过是孩子间玩闹而已,至于那么动怒吗?”

“玩闹能把石头伤成这样。”看着沈幼宜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张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这样,让你家石头自己说。”沈幼宜看向石头。

一身凌然的气势,吓得石头浑身一颤,就跟看到煞神一样,哭着直摇头,不敢说话。

张兰气急败坏,自然不肯就这么算了。

“要是孩子间玩闹,就这么算了,要不是……”沈幼宜说着,脸上的笑意一冷,抬手撸起袖子。

她动手,可从来没有不见血的。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