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本座路子野

本座路子野

本座路子野

连载中
  • 作者:封侯拜饭
  • 分类:言情
  • 更新时间:2020-11-21 15:05:31

甜宠新书《本座路子野》由封侯拜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青衣萧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摄政王说:我家王妃出身皇家,娇花一朵,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摄政王妃左手拎着一条鞭,右手扛着一把刀,打的一众犯上作乱的贼子屁滚尿流。摄政王又说:我家王妃只会针线女红,哪懂什么歪门邪道。被摄政王妃用针线穿成风筝的百年老鬼在天空中迎风哭泣。摄政王又叹:我家王妃胆小如鸡,别说捉鬼了,吓一吓......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千秋殿中,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彻着。

“打!好好教训这些不守本分的**胚子!”

“公主云英待嫁,你们做奴才的不好好伺候守着她,竟让她随意往宫外跑,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担待的起吗?!”

“公主何时回宫这杖刑何时才能停,你们就祈祷公主她能在你们断气前赶回来吧!”

嚣张的训斥声伴随着惨叫未曾停歇过,说话的楚嬷嬷嘴脸嚣张,睥睨的宛若她才是一宫之主那般。她说完转过身,见一行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殿门口。

为首的女子一袭红底黑纱鲛金罗裙,身姿高挑,神色睥睨,若九幽下盛放的妖花曼陀,妖娆艳极,贵不可攀。

她身侧的男人如阳春白雪天下的一朵仙株,傲然九霄上,云华不可望,两人联袂而立,似阴月烈阳,不可逼视。

“桃香,淡雪!”压根没给楚嬷嬷等人反应的时间,怵寒的声音自女子唇畔响起:“动手!”

两道身影灵巧若猴,自她身后窜出迎面朝楚嬷嬷等人冲去,萧绝扫了一眼灵风,后者紧随而至。

楚嬷嬷脸色大变,那句“大胆”还没说出口,桃香直接一拳轰到了她的脸上。

“反天了!千秋殿造反了,快来人啊——”

前一刻还颐指气使的楚嬷嬷等人,顷刻间成了挨揍的那一方被打的抱头乱窜。

数名侍卫闻声从殿内冲了出来,为首的太监急急叫道。

“住手!”

占据上风的桃香三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大胆,此乃太后娘娘的命令你们也敢不听?!”

太后?不是说此番只是皇后来了吗?

灵风偏头朝青衣的方向看了一眼。

啪啪。

随着两声巴掌脆响,所有人的目光朝前看去。只见那道红影体态婀娜的款款走来,傲慢又迷人,一身风华贵气让人挪不开眼。

“回来吧。”青衣拍了拍手,淡淡开口,“可别让这几个狗奴才的血溅脏了本宫这地方。”

桃香他们闻言,这才停了下来。

出来传话的那太监也松了口气,神色古怪的看着青衣,视线在触及到她身旁的萧绝时,闪过几许紧张之色。

“长公主,太后她老人家就在殿内,你还是快随奴才进去问安吧。”许是因为萧绝在的缘故,那太监说话也有几分小心。

青衣面不改色的嗯了一声,便往里走。

那太监见萧绝与她联袂而行,表情微变,似想拦阻。但对方轻飘飘的朝他扫了一眼,太监打了个激灵,赶紧低下头去不敢废话半句。

千秋殿内气氛略显压抑。

一道身影高坐在主位上,一袭正蓝霏缎宫袍,襟摆坠以珍珠与青金石,金色纹绣与袍尾勾勒出一只五彩金凤,雍容华贵,不可逼视。

太后享年已近七十,一头华发穿银丝,此刻她闭着眼由贴身宫女为止**着穴位,半点没有睁开眼的意思。

在她左手侧还坐有一人,凤冠鸾服,正是杜皇后。只是她此刻面带笑意,看上去端是温婉良厚。杜皇后虽已年满四十,但保养得宜,乌发如墨风韵犹存,加之常年久居高位,自有一股不用寻常的雍容气度。

只是她眉宇间黑气过重,脸上亦有煞纹,眼白微青,显然是沾染了孽债太多,只不过这一切旁人都看不到罢了。

青衣和萧绝进来之后,她目光紧随落去,在看到萧绝的身影时,微微晃动了一下,很快就掩过自然,脸上堆起慈母般的微笑,主动起身朝青衣迎了过去。

不等她的手伸过来,青衣就侧身往边上一踱步,直接越过她,与萧绝一道冲前行礼道:“拜见太后。”

杜皇后直接被晾在了边上,她美目幽幽一动,倒也不怒,端庄的立在边上,笑容中带着几许哀伤,将一代贤后演绎的淋漓尽致。

似是因为听到了萧绝的声音,太后闭阖的双眼慢慢睁开,看了他二人一眼,又懒洋洋的闭上,“摄政王也入宫了啊。”

“是。”

“难怪连哀家的人也敢动,有摄政王撑腰自然是有恃无恐的。”

“微臣不敢。”萧绝拱手淡淡道,看似低了头,但他背脊由始至终都挺的笔直,神色不卑不亢。

青衣偏头打量着他,萧绝忽然转头看向她,两人四目相对。

萧绝唇角一勾,眼神忽起几分戏谑。

太后这话分明是冲着她而去的,她倒好,抄手在旁边看戏仿佛听不见一般。

殿内半晌死寂,太后猛地哼了一声,睁开眼冷冷看着青衣。

“长公主现在是越发能耐了,连哀家的问话也敢不答了!”

青衣脸色不变,淡淡道:“太后方才是在与我说话吗?我还以为你是在训斥萧绝呢。”

太后眼色一厉,如利剑般逼视向她。

“长公主。”杜皇后在旁一副紧张的模样,面朝太后跪拜了下去:“母后息怒,长公主她年纪尚小,并非刻意顶撞您,还请您莫要怪罪她才是。”

“皇后!”太后沉眸看向她:“哀家知道你心慈,但现在陛下病重,你统御六宫就有该有的气魄和手腕。长公主如此无视宫中法度,私自出宫面见外男,顶撞哀家,此为重罪不可不罚!”

“母后,青衣她过去绝不会如此忤逆,这一次你就原谅她吧。”

“你也说了是过去!”太后眼中怒意不减:“好端端一后宫,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既然现在你们都在,那哀家正好问清楚,杜明月与宫女芍药因何死在宫中?!”

杜皇后闻言面露哀恸,眼眶立马红了,掩面垂泪道:“此事儿臣也不知,母后见罪,明月他品行端正绝非如流言中说的那般会与宫女有染,殉情之说更是无稽之谈,这里面定是有冤情的啊。”

太后面色阴沉,看向萧绝:“摄政王,哀家听闻杜明月与那宫女的遗体被你给带走了,事涉朝中大臣又关乎后宫清誉,你查了这么久,查出个究竟没有?”

“从验尸结果与现场勘探来看,杜明月与芍药身上都无明显外伤,且现场没有第三人,凶杀的可能性,不大。”

萧绝平静的说完。

“不可能。”杜皇后即刻反驳道,眼中飞逝过一抹寒意即刻又恢复先前那副哀恸模样,“好端端的两个人怎会自杀?摄政王说没有第三人在场,可你昨日在千秋殿内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杜皇后说完看向青衣,“长公主,听说明月遇害那夜你也在春秋亭,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平素与明月最是亲近,怎忍心看着他这样不明不白就去了呢?”

杜皇后句句哀婉,字字诛心,目光紧咬着青衣不放。一语双关把青衣和杜明月的关系给道了出来,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青衣美目朝她睨去,反唇讥道:“最是亲近?他杜明月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本公主亲近?本公主云英未嫁,你身为皇后却说我与你侄儿关系亲近,是何居心?”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