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晚晚霍东铭

都市 2024-07-10 20:44:48 主角:商晚晚霍东铭 作者:宇睿麻麻

成了豪门眼中钉?她要死遁找新欢

《成了豪门眼中钉?她要死遁找新欢》在线阅读

《成了豪门眼中钉?她要死遁找新欢》 小说介绍

商晚晚霍东铭是一位心怀正义的年轻侦探,在宇睿麻麻创作的小说《成了豪门眼中钉?她要死遁找新欢》中,他将面对一系列扑朔迷离的谋杀案件。富有智慧和洞察力的商晚晚霍东铭不断破解线索,揭示真相背后隐藏的阴谋。这部都市小说紧张刺激,充满推理和悬疑元素,结婚三年,一颗避孕药打碎了她所有对婚姻的幻想。他不要她的孩子,对她弃如敝履。直到亲人离开,自己的孩子也差点流产,她才番然醒悟。她拿全部身家赌一份没有爱情的婚姻,注定死无葬身之地。她对他从此再无留恋。五年后归来,她已是知名画家,而他为了找她几乎疯魔。再相遇,他双目腥红将她双手紧扣。“商晚晚,你一朝是霍...必将带给读者意想不到的惊喜和震撼。

《成了豪门眼中钉?她要死遁找新欢》 第4章 免费试读

第4章

安澜几不可闻的勾唇,眼角微微上扬。

她很清楚这个霍太太在霍东铭心中的地位,商晚晚跳得再高也不过纸老虎。

“不是报备,是各尽其责。”

安澜语气凉薄又尖锐不留余地。

“霍太太怎么进的霍家自己心里有数,伊小姐人回来了,霍少无暇顾及两头家,更别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有孩子。

身为霍少的秘书我有责任为他排除一切干扰他正常生活的潜在麻烦。霍太太是霍少的妻子,也应该为霍少着想。

霍太太是聪明人,你能明白我的意思。”

商晚晚懂,只是以前装傻。

她有感情的。

早就明白的事实,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她还是很受伤。

她累了。

不想说话。

她决定不跟霍东铭过了,他爱跟谁跟谁。

霍家老宅

霍东铭在爷爷书房里听到动静走出来。

雪地里,汤汁还冒着热气。

佣人说霍太太来过了。

霍东铭刚刚和爷爷说的话她全听到了。

打她电话,霍东铭人在她黑名单里,打不通。

霍东铭打电话给安秘书。

安澜接了,霍东铭问她商晚晚。

“太太回来了。”

霍东铭直接挂了电话。

助理将霍东铭送回别墅,霍东铭上楼时,商晚晚正在收拾行李。

他默然的看着她挑了几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

商晚晚对他视而不见,经过他身边时也只当他是空气。

他在房间里整整站了十分钟,商晚晚连眼角的余光都不给他。

不能忍受这种无视,霍东铭伸手拽住她的手臂,心中隐隐有火。

“适可而止。”

她对上他微愠的脸,声线淡漠。

“霍少是在跟我说话?怕是我这霍太太连闹的资本都没有吧。”

三年了,他可曾在乎过她,哪怕是一次。

为什么她生气带了情绪,他都只觉得她在跟他闹?

霍东铭压住快崩不住的怒火,直接将她扯到面前。

两人鼻尖相抵,温热的鼻息几乎喷到她脸上,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广霍香。

好闻又让她意乱情迷。

可惜——

都过去了。

“霍东铭,麻烦放开我。”

没有爱的婚姻,她守着还有什么意思?

“怎么,隔了一天没喂就跟我使性子。”

他直接扼住她的下颌,唇凑上去与她亲吻。

她想反抗,越挣扎他搂得越紧,亲得越狠。

商晚晚最终还是投降了。

她肚子里有孩子,她越拒绝他越兴奋。

要是伤到了孩子,她会后悔一辈子。

于是,她选择迎合他。

泪什么时候滑了下来而不自知。

明明不爱她,为什么又如此霸道的占有她。

霍东铭搂着她。

“不是不愿意吗?”

他把跟她的男欢女爱当游戏。

并乐此不彼。

安秘书敲门。

“霍少,伊小姐打您电话没打通,导演临时让她飞H市,问您能不能随行。”

“好”

商晚晚还没从他温热的气息中缓过来,他已经离开。

又是伊夏雪。

呵——

只要是伊夏雪需要,霍东铭就算在谈项目也会扔掉去陪她。

而他

从不曾这样对过自己。

她将手伸向床头柜,上面放着安澜给的七十二小时避孕药。

霍东铭目光落在药上。

“那是什么?”

“避孕药啊,每次霍少都不忘吩咐安秘书给我吃。

其实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不想要我跟你的孩子,我也不是死皮赖脸会缠着你不放的人。”

商晚晚当着他的面将药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霍东铭眼神暗了一下。

“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东西了,你猜为什么我用不着了。”

他要去找伊夏雪了吧,关她什么事呢?

他们的关系彻底结束了。

“霍东铭,我们离婚吧。”

“离婚协议我已经写好了。

车子,房子,还有你给我买的那些奢侈品我全都不要,都是你的。

箱子里是我的私人生活用品,你要不信可以让安秘书来检查,或者你自己检查也行。”

她再无欢娱后的娇羞。

从包里将已经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放在他面前,决绝,坚定。

“嗤——”

霍东铭看也没看一眼,全当听了个笑话。

他拿起外套穿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门关上了。

声音很大,很用力——

五天后霍东铭回到东市

到了家,佣人端来热鸡汤给他暖身。

他喝了一口,皱眉。

“不是太太熬的?”

佣人站在边上,表情里尽是小心翼翼。

“太太在您走了之后也跟着走了,没回来。”

霍东铭顿时没了胃口,他上楼,协议还在老地方躺着。

扯松了领带,心情有些烦闷。

换了个手机打电话给商晚晚。

响过几声,很快就接听了。

“我记得有条蓝白条纹的领带,你放哪了?”

低沉又极富磁力的声音。

商晚晚已经好几天没听到了。

握着手机她微微愣了,还是告诉了他。

“衬衫?”

大冬天的问她衬衫,商晚晚扶额,太阳穴隐隐作痛。

“我让张妈给你收了起来,你问她。”

平时只要他回来,饮食起居都是商晚晚全程负责。

离婚协议他到底看了没有,乱打什么电话。

“安秘书会去接你。”

是命令,不是询问,更不是商量。

“霍东铭,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也不是跟你闹。我认真的,我们离婚吧。”

他这么聪明的人,她不信他没听懂。

“避孕药不是我给的。”

女人就是矫情,这么点小事。

商晚晚心不断下沉,有区别吗?

可笑啊,他怎么好意思提避孕药的事。

不让她吃药了,是想让老爷子放过伊夏雪吧。

“没事的话挂了。”

霍东铭握着手机,电话那头一片忙音。

十分钟后助理站在他面前。

“查一查商烨城接手的案子到哪一步了。”

霍东铭端着红酒,腥红的液体倒映着他慢不经心的脸。

酒在他手中轻晃,助理却嗅到了一丝血腥气。

“好的,霍少。”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