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by一颗小逗芽 商辛夷商无淮免费阅读

言情 2024-07-10 20:50:46 主角:商辛夷商无淮 作者:一颗小逗芽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在线阅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小说介绍

在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中,商辛夷商无淮是一位充满魅力和坚定的人物。商辛夷商无淮克服了生活中的挫折与困难,通过努力与坚持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一颗小逗芽通过细腻的描写和紧凑的情节,将商辛夷商无淮的成长故事展现得淋漓尽致。她六岁的生辰那天却险些也是她的死期。她本家大业大,亲爹乃是湘州太守,可后来家里那位后来的夫人心狠手辣。继母趁渣爹不在,命人将她带到荒郊野外勒死,下人心软,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后来她被一道闪电劈活,还意外精通兽语,又被身为旷世奇才的师傅所救,收为徒弟。从此以后她一路开挂,成了旷世女神医......必将给读者带来无尽的感动和启示。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第7章 免费试读

陈之衡洗完了澡在院子里吹风,没一会儿莫清文也洗完澡走了出来,轮到辛夷去洗。

莫清文身材纤细,宗里统一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宽大。

陈之衡随意的瞄了一眼,还是那个样,因为自小相识,陈之衡对他的外表没觉得有何不同。

好看是好看,虽然不想承认,但这莫清文确实比他长得清秀许多,若是第一次见的人,定会觉得惊艳。

此般长相最得小姑娘的青睐,之前在江陵城,相熟家里的姑娘们都更爱和莫清文玩。

莫清文也不爱和男生走的太近,因此各大家族的男孩们对他也有所排斥,认为他不是男子汉。

如今二人是同门师兄弟,陈之衡也不想把关系闹僵,今后还是得多带着莫清文玩,好好锻炼锻炼他的男子气概。

正想着,身后的门被吱呀推开,同样穿着宽大衣服的辛夷从里面走了出来。

莫清文和陈之衡同时被愣住了。

之前小叫花子般的辛夷,此刻已经脱胎换骨了,她的双眸深邃而灵动,如同两颗闪烁的黑珍珠,配着长而卷曲的睫毛,眨起眼来忽闪忽闪的。

眉毛如新月般弯弯,鼻梁高挺,小巧的鼻子精致俏皮,嘴唇红润如颗小樱桃,皮肤细腻如美玉,或是由于刚泡过热水,整张脸白里透着粉。

就是身材稍显瘦弱,身上带着一些伤痕,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格外惹人怜惜。

莫清文忍不住开口,“小师弟,你长得真漂亮。”

听到莫清文的声音,陈之衡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盯着人家辛夷看了半天了,之前以为莫清文长得像女孩子,结果现在这辛夷比莫清文更像。

老天爷啊,陈之衡突然觉得压力好大,以后要是有人找他打架,这俩小兄弟就不像能扛事儿的人。

一想到这里,陈之衡瞬间觉得没意思了。

被夸奖的辛夷心里甜甜的,也不知道多久没被这样赞美了,在商家,王氏只要看到她的脸就骂狐媚子,一点也不顾及她还是个小孩。

如果不是忌惮商无淮,王氏早就要把她这张小脸撕了。

“师兄,我……我这不是美,是俊朗。”突然意识到慈恩宗不收男弟子,辛夷赶紧说道。

莫清文也反应过来自己话说的不合适,脸色白了白,急忙闭上嘴。

说到这儿陈之衡有几分好奇,正好看到徐成远从屋内走出来,凑上去问道:“师傅,如今也不是没有女医,江陵城还开设有专门的女医馆,我母亲姐妹看病皆是请女医上门,怎么这慈恩宗,就不招收女弟子呢?莫非传言是真的,宗主……”

徐成远赶紧让陈之衡打住,“此话师傅听听就可以了,可不能在外去乱讲,你们几个只顾着学本事就行了,别的不要去乱打听。”

话说完后徐成远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弄的三个小家伙一头雾水。

徐成远看他们小,当然是不会告诉他们,这都是关乎一笔风流债。

慈恩宗往前推十年是男女弟子都收的,只不过后来宋宗主和和多名女弟子有情,宋宗主夫人气不过,一气之下打断了宋宗主的腿。

从那以后宗主夫人也跑了,宋宗主对女人也产生了恐惧感,慈恩宗也再未招收过女弟子。

“活该活该。”徐成远摸着胡须自言自语。

莫清文挠挠头,“师傅,什么活该?”

“咳咳……没……没什么,你们随我来,为师给你们安排今后的活。”

陈之衡最大,身体也最强壮,徐成远把院子里的挑水锄地劈柴的活安排给了他。

莫清文负责清理屋内屋外的卫生。

而辛夷则负责地里蔬菜瓜果的采摘,除草,顺带还有喂鱼等细活。

另外,每天的早中晚餐由三人共同合作完成,还必须三菜一汤,有荤有素。

安排好后徐成远就把三人打发去立马干活,自己躺在了摇椅上,悠闲地喝着茶,盯着三人做事。

如今一把年纪了,院子里突然多出三个孩子,感觉似乎也挺不错,大部分活也不用自己干了,妙哉妙哉,他都后悔了,怎么没早点收徒,亏了亏了。

半个时辰后……

陈之衡挑水脚下一滑摔了,水桶摔在地上四分五裂,这还不算,劈柴时柴又弹了起来,把不远处的莫清文脸打肿了。

正在清洁陶瓷茶盏的莫清文手里的东西掉下来碎了一地,捂着脸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辛夷草药都认得清楚,蔬菜瓜果却一概不分,拔草时拔了辣椒苗。

鱼塘里的鱼也被喂的各个翻了白肚,主要她也不是故意的,每次喂完她问鱼还吃不吃,这鱼就像忘了自己吃过似的,问就是都说吃,谁知道竟活活撑死了。

徐成远从摇椅上醒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气的直拍大腿,胡子都炸毛了,“哎哟喂,我这哪是收了三个徒弟啊,这是招了三个祖宗啊!都给我过来!”

徐成远从屋内拿了一根细柴,命令几人在他面前站成一排。

三人乖乖列好队,低头不敢吭声。

“把手伸出来。”

哗哗哗

三人齐齐伸出了小手。

看着这还没有自己手三分之一大的小手,徐成远顿时泄了气,实在是舍不得打下去。

此时大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李慎走了进来,“徐老,这是怎么了?小弟子们犯啥错了?”

“哼”,徐成远轻哼一声,扔掉了手里的藤条,“我就说不收徒弟,干活都干不好。”

李慎无奈摇头,“徐老,到底还是一些六七岁的孩子,难不成当大人用,一切都要慢慢来,循序渐进。”

听了这话徐成远微愣,好像是有些道理,他这人孤独惯了,没成过亲生过孩子,带孩子他还真不太擅长。

他活了两辈子,加起来快一百五十岁,上辈子一心扑在学业工作上。

得到无数荣耀光环后,寿终正寝,结果一睁眼,又活了一辈子,前半辈子也是风光无限,会经商,又会医术,还拥有常人没有的金手指。

富也富过,眼下是有点活够了,会的东西也不能自私的带进土里,多少要留点东西给这个时代。

而传承的人就是这三个小家伙了。

他望了望面前乖巧的三人,也不忍再责备,但是一想到往后都要带着这几个孩子,头有点晕……

罢了,回头还是先学着如何跟孩子相处,带他们去买点吃的喝的玩一玩好了。

“对了,你来我这儿是为何事?”一般没事儿的话,李慎是很少来他这儿串门的。

李慎说道:“剩余七名弟子已经选出来了,我特来知会你们一声,晚上宗内设宴,请徐老带着弟子们一起过去。”

“我不去。”徐成远不爱凑那热闹。

可他一回头就看到了三张可怜巴巴的小脸,听到吃饭,这三孩子眼睛都在发光。

简单的活都做不好,也指望不了三孩子做饭,自己的手艺更是拿不出手迎接他们。

“罢了,容我们收拾收拾就来。”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