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小说

言情 2024-07-10 20:51:24 主角:商辛夷商无淮 作者:一颗小逗芽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在线阅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小说介绍

一颗小逗芽的书真的好好看,这本《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的故事情节特别意想不到,跌宕起伏,特别吸引人,《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简介:她六岁的生辰那天却险些也是她的死期。她本家大业大,亲爹乃是湘州太守,可后来家里那位后来的夫人心狠手辣。继母趁渣爹不在,命人将她带到荒郊野外勒死,下人心软,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后来她被一道闪电劈活,还意外精通兽语,又被身为旷世奇才的师傅所救,收为徒弟。从此以后她一路开挂,成了旷世女神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第3章 免费试读

走了这么远,上山还要走三千步台阶?还是上坡!

一时间周围怨声载道,这里面多数是家庭殷实的公子哥们。

陈之衡对身边的下人说道:“你背我上去。”

商辛夷好奇打量了一眼此人。

他年纪看着约莫七八岁,却端的面容冷峻,眉眼间气度超尘,一身紫衣用的是上好的云锦,上面刺绣流畅,夹杂金线,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人家。

一个慈恩宗,竟可引得这么多富家少爷前来求学,确实不一般。

山上前来迎接的使者听了陈之衡的话笑道:“小少爷,慈恩宗有规定,凡来学医者,皆要自行上山,第一名登顶者,可直接入学。

还有你们带的这些人且都回府吧,慈恩宗没有伴读的规矩,若不能接受,此刻便可回去,我们慈恩宗不收。”

说罢已有许多富家少爷萌生退意,毕竟他们本就不是真的想来学医,多数是被家里逼着过来的,这些人大多家庭殷实,可长辈又不想他们以后成为纨绔子弟,慈恩宗名师众多,且历年都会有弟子被宫中聘任,成为太医。

这些人虽在地方有权有势,可和京城还是没得比,若是能让孩子进京入宫谋份差事,实在祖上有光。

听了使者的话,那些看起来穿着粗布衣服的寒门小生心中十分欢喜,他们自小便种地耕田,爬山而已,不在话下,若能取得第一,就可免除入门考试,实在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吵吵闹闹一番后,还真有一部分不愿吃苦的人掉头走了。

陈之衡眉头一皱,脸上方才有了些孩童的模样。

一旁面容清秀,皮肤白皙的莫清文嘲讽道:“既是要耍少爷脾气,何不留在家中享福,来这儿做甚?”

陈之衡气的鼻子一歪,“你个弱鸡,看你那弱不禁风的样子,我看你能爬的上去?”

莫清文还想回呛,余光却看到商辛夷已经开始往上爬,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叫花子,想抢第一不成?

莫清文顾不上和陈之衡斗嘴,拿着行李,赶紧追了上去,这个第一,他莫清文今天必须拿。

见莫清文往上爬,陈之衡对着下人说道:“快把我的行李拿来!”

下人有些犹豫。

“快啊!”陈之衡催促道。

当四五个下人飞速将小山一般的行李堆在眼前时,陈之衡彻底傻眼,但他可是陈之衡,绝对不能输给莫清文那种弱鸡!咬了咬牙,陈之衡选了其中一包必需品,驮着东西就往上跑。

这么多人里面也就商辛夷两手空空,没有东西相对轻松,一开始,她靠着顽强的毅力始终保持着第一,每当后面的人气喘吁吁追上来时,她就不要命般的加快速度。

可到底年纪小,防不住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杨四起趁着她不注意,竟狠狠推了她一把。

哎哟。

商辛夷膝盖磕在台阶上,娇嫩的皮肉被磨破,鲜血涌了出来,疼痛无比,她忍着剧痛抬头看了眼推他的人。

只见这人约莫十一二岁,相貌十分丑陋,朝天鼻配着塌鼻梁,眼皮肥肿,嘴唇又不合时宜的长成薄薄两片。

整个人人高马大的,比商辛夷整整高出一个头不止,乍一看生的身强力壮,胳膊比商辛夷大腿还粗,细看却都是松软的肥肉。

杨四起此时也是气喘吁吁,但还不忘回头嘲讽道:“叫花子来凑什么热闹,就算爬上去就你这样子也不会被招收,不如我帮帮你,让你死了这条心,也让你好早些回城去找个地方讨饭”,光说不够,杨四起抬起脚,还欲踢一脚眼前的商辛夷。

“住手!”

莫清文喘着粗气,一张小脸苍白无比。

杨四起见是莫清文,不屑的轻声哼笑,“原来是你啊,文文弱弱就去走科举之路岂不更好,来这儿凑什么热闹,对了,你爹娘给你生出妹妹没有,可别忘了,咱们两家还有婚约呢,我还等着做**夫呢!”

莫清文气的浑身发颤,但眼看后面的人快追了上来,也顾不得和杨四起这个王八蛋多说,望了一眼商辛夷,不欲再多管闲事,他今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得第一,别无其他,莫清文擦了把汗,重新赶路。

杨四起壮硕的身子往前一挡。

“我今天就偏偏不让……啊!”

这小叫花子属狗的吗?

商辛夷突然死死咬住了杨四起的手臂,这死胖子居然敢推她,打不过他,那就咬死他。

杨四起吃痛,疯狂甩手,可是商辛夷就是不松口。

莫清文本想帮忙,可是后面的人越来越近,他来不及多想,如果今日不能拿第一,尽管他熟知一些简单医理,也是无法进入慈恩宗的。

想到这儿,他转身重新往上爬。

杨四起急了,不停的用另一只手捶打商辛夷的头。

商辛夷新伤加旧伤,又因为力量的悬殊,终于是支撑不住了,被杨四起一把甩在了阶梯旁的草堆里。

杨四起看着自己的胳膊,上面的肉竟然生生被咬的翘了起来,气不过的他又抬起脚准备踢商辛夷。

“走不走啊,快点啊,别挡路!”

后面赶上的几位孩童骂道。

杨四起这才发现莫清文已经偷偷跑了老远,后面的大批竞争者这会儿全都赶了过来。

时间紧迫,他也懒得和这叫花子多纠缠,冲着商辛夷的方向啐了一口后,加紧时间往上爬。

不过他杨四起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这会儿他暂且不收拾这小叫花子,心里却盘算着回头等他入了慈恩宗,必会写信给祖父,让他找人杀了这个小叫花子!

只要他能顺利入宗,祖父必定会对他有求必应,杀一个小叫花子,算得了什么?

身边的人全都匆匆赶着时间,没有一人在意商辛夷是死是活。

商辛夷浑身酸痛,嘴里泛着铁腥味,她没有做错过任何事,可是任谁都能来欺辱她,踩踏她。

或许当初死了反而一了百了,什么痛苦就都没了。

不行,绝对不能放弃,她可是发过誓的,一定要报仇,要活着!

她唯一的错就是自己太弱小,因为弱小,才会被欺负,她必须强大起来,必须让伤害过她的人,全部都付出代价。

过了一会儿后,商辛夷小小的身子支撑着站了起来,用衣袖擦了擦嘴上的血,重新踏上了台阶。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