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少帅,夫人又被表白了

少帅,夫人又被表白了

少帅,夫人又被表白了

连载中
  • 作者:休楚
  • 分类:古代
  • 更新时间:2020-10-17 14:32:28

《少帅,夫人又被表白了》讲述了主角夏楚爵铭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21世纪号称神偷的夏楚,在偷完东西开车离开之时,被一个醉酒驾车的人给撞到了民国时期。呵,论偷东西,她从未失手过。第一次见面,她偷了他的勃朗宁,然后逃了;第二次见面,她偷了他的心,拍拍屁股走了;第三次见面,竟看见她与别的男人调情,那男人还是她的未婚夫。扛起来直接带走,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撩汉。(男强/女强/甜宠文)...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14章

爵铭一路飞速开车到旅馆,停下车也没有熄火直接朝旅馆二楼走去,敲了会儿门见里面没有动静,转身又朝楼下走去。

走到前厅,询问了下旅馆里面的人,听到对方说夏楚没有回来,顿时心中一惊,脸色更冷,转身朝外走去。

走到车上,再次飞速开车到警察厅,让孙宾以及其他人都去外面寻找夏楚,自己独自走到审讯室。

那肥胖光溜溜的男人已经不在了,走到被拆下来的玻璃旁,眸色晦暗,一脸的阴沉。

看了眼晕过去的那个奸细,竟见他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心下一紧,冷笑一声,连忙上去伸手朝那人没有手指甲的手用力按去。

“啊!!!”

一声尖叫想起,爵铭嘴唇一勾,冷嗤道,“不装晕了。”

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扼住那人的脖子,眼神似冰刀一样,“和你一起在这的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跑的。”

其实他是想问,她有没有被侮辱。但,他有些说不出口,有些害怕,怕她真的被侮辱了。一想到这个可能,爵铭心下有些微疼,很是烦闷。

“呵。”

看出爵铭内心的犹豫,那人冷笑,“想不到堂堂平城的少帅,竟然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说。”再次用力,爵铭一手扼住那人的脖子,一手用力摁了下那人的手指甲,满脸的阴晦。

“啊!!!”

惨叫声再次想起,声音比原先更大,可见那人此刻非常痛苦。

缓了缓神情,一脸的嘲笑的看着爵铭,说道,“对,就是你想的那样,那女人,被,侮辱了。”他是故意的,在这审讯室,他生不如死,所以他故意挑衅他,只想他盛怒之下给他个痛快,他其实不知道那女人有没有被侮辱,醒来就见到一个肥胖的男人**的躺在地上,地上还有一个女人凌乱又破落的旗袍,不用想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难得见到这位阴狠毒辣的平城少帅,竟然会对一个女人那么上心,所以他便趁着这个机会,激怒他。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那女人,被,侮辱了。’听到那人的话,爵铭的手不禁用力收紧,心乱如麻。

片刻之后那人便死了过去。

放下手,爵铭满脸阴鸷,转身离开审讯室。

这个房间,他,呆的实在是,有些窝心......

旅馆内,章霖在房内坐着,旁边桌子上放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他刚买的旗袍。

原本温润如玉的脸上,此时也有些阴沉,一想起刚才见到楚儿的样子,他就有些心疼,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受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哭的那么凶狠。

他是让司机去定的房间,然后过了一会儿才带着她上来,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此事与爵铭有关。

夏楚在洗手间泡着热水澡,唔,这房间就是比她自己原来定的那个好啊!还有浴缸,能泡澡真是舒服。

一想起今天在警察厅遇到的事情,夏楚还是觉得有些后怕,不禁瑟瑟发抖,那个男人,实在是太狠了,她真是怕了他了。

把脸埋进水里,闭气了一会儿,而后起来,拿起一旁的浴袍穿上,包住头发便出去了。

出门见章霖坐着,有些不好意思,走上前,“章霖哥,那个......”

她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说她的事情,若是把爵铭说出来,难道也要说出是因为她偷了他的钱,他才这样对她的吗?

“是爵少?”章霖紧紧的盯着夏楚,见他说出爵少的时候,她不由得抖了一下,心下了然,确实是他。

也不在说什么,起身,“楚儿,你好好休息吧,这个房间你放心,我是让司机定的,没有人能查出你。”

“谢谢你,章霖哥。”

知道章霖猜到了是爵铭,夏楚也不解释,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对我,还说什么谢。”

章霖正想抬手揉一下夏楚的头发,此时却发现她头上戴着头巾,放下手,转身离去,走之前还叮嘱她好好的休息,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不要出门,明天早晨他会来看她。

送走了章霖,夏楚吃了些桌子上的食物,然后躺上床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想到现在的囧况,不由得心烦意乱,不知道怎么打破现在的僵局。

一夜都在噩梦中度过。

早晨醒来,夏楚被敲门声吵醒的。

朦胧着双眼起身打开门一看,见是章霖,白色的衬衣外面,一身奶白色的西装和马甲,看到夏楚一脸的笑意,手中还拿着好几个纸袋子,想来应该是给她买的早晨。

“章霖哥。”

夏楚笑的一脸明媚,转身让章霖走进来,关上门,见章霖眼睛看着其他地方,不敢看她,有些微怔,“章霖哥,怎么了?”

“呃,楚儿,你,咳咳,你去整理下衣服。”章霖说着眼睛不自觉瞟了眼其他的地方,不敢看夏楚。

听到章霖的话,夏楚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这才想起来她睡觉的时候是直接穿的浴袍睡的,由于在床上睡了一晚,又做了一夜的噩梦导致睡袍有些松松垮垮的,这样看着,正好露出左边的锁骨和肩膀。

不禁脸色一红,转身拿起昨天桌子上放着的衣服,跑去了洗手间。

看到镜子前自己微红的脸颊,不禁拍了拍,如果在现代的话这不算什么,那露腰露肩处处都是,但是现在是民国时期,都比较封建传统,看见女人这样都会以为比较浪荡。

穿完衣服,洗漱完,夏楚出去,见章霖坐在凳子上,抬头看向她。

耳朵瞬间感觉有些灼热感,“咳,不好意思哈,我,在睡觉,所以就......”

“没关系,楚儿,想必你也饿了吧,快来吃些东西,”说着章霖打开那些纸袋,里面放着包子,油条,油饼什么都有,“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有都买了一些。”

“我不挑食的章霖哥。”夏楚对章霖笑道,上前拿起包子吃了起来,唔,有这么一个哥哥的感觉真好。

看着夏楚吃的很开心,章霖温润一笑,“夏叔夏婶呢?你一晚上没有回去,他们会担心吧!”

 “是这样的章霖哥,那个,我们以后打算定居平城了,所以买了个房子,爹娘去新房那里装修了,而我自己住在旅馆里面,他们不知道我昨天有没有回去的。”

夏楚吃着包子解释着,虽然经历过昨天可怕的那幕,但是此时她对眼前的章霖感觉有一丝丝的依赖,心中很是欢喜。

在现代的时候,她不仅没有妈妈,也没有这么温润宠着她的哥哥,没想到到了这民国时期,竟然有了疼爱她的娘,更有了这么个宠溺的邻家大哥。

倏然想到,如果和这么一个男人过一辈子,被这样宠溺着,也是极好的。

“哦,原来是这样。”

章霖眸色有些疑虑,他听他爹娘说她家并不富裕,她爹经常赌博,一直都是靠赌博为生的,没想到来了平城竟然买了房子,要知道这平城的房子可是不便宜的。

接着说道,“来平城买房也不提前知会我一下,我可以帮你参谋一下,改日我去你们新房那里看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快开口,不要对我客气。”

“好的章霖哥。”

夏楚点头,突然想到,她那房子与章霖的家并不远,“说来也巧,那房子和你们家间隔不远,上次我坐黄包车,竟十几分钟就到了呢。”

听到夏楚的话,章霖更加吃惊了,他们家那周围,全是些有些财力,或是有些权力的人才能买得起的房子,夏叔夏婶竟然在那处地方买了房子。

想到今天来的目的,说道,“楚儿,今日我来,是想邀请你后天去我家里,我爹后天生日。”

“章霖哥,我......”

见到夏楚是要拒绝的意思,章霖打断道,“昨天我回家给我爹娘说你们来了,他们知道了,是他们让我来请你们的。”

“这......”夏楚有些踌躇,她还没有对夏雄和徐蓉说想要退婚的事儿呢,如果那日去了他们谈起她们的婚事怎么办。

犹豫道,“章霖哥,那个,你有没有对伯父伯母说,我们打算要退婚的事儿。”

“楚儿,是我做的哪里不好吗?”听到夏楚再次提起退婚的事情,章霖眉头微皱,一脸的郁闷,这丫头怎么说不了几句都提到退婚的事情来。

“不,也不是,”站起来,夏楚走到一边的窗子上,低头沉思,有些不忍。

“这七年来,当时你们一家人走后,就注定了我们不能在一起,七年来,若是你真心想着我,想着这个亲事儿,你定会来些信什么的。”

“七年了,你没有一封信,伯父伯母也好似忘了这桩婚事儿,我想,若是我不来平城,伯父伯母恐怕就已经忘记这件事儿了吧!”

“至于这次来平城,是我爹娘要求的,毕竟当时是他们定下的,我想,若是不能遵守约定,不管是哪一方,都应该解决了这件事情的好,别再以后有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

说完夏楚有些郁闷,她现在觉得章霖也挺好的,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样子,对她也很好,但是,一想起他走了七年,一封信都没有给他们家里邮寄过,心中又有些气愤。

“对不起,楚儿。”

章霖低头沉思,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他做的不够好,他家里做的也不对,解释道。

“我留洋五年,在国外很难往国内邮信的,我以为爹娘时常会给你们些信件的,所以也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儿,你说的对,确实是我的疏忽,是我没有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

“可是,我从没有忘记我们两个的婚事,在国外,经常会想着当时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听到章霖的话,夏楚有些意外,他竟然一直记得她。但是,想到现在的人都有门第之见,都讲究门当户对,她若是和他在一起,他们家里的人能同意吗?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