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墨少的追妻之路

墨少的追妻之路

墨少的追妻之路

连载中
  • 作者:麻辣烫
  • 分类:都市
  • 更新时间:2020-10-17 12:18:56

主角是凌潇潇墨子玉的小说叫《墨少的追妻之路》,是作者麻辣烫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因为一场意外,凌潇潇成了墨子玉的贴身女仆。在一个月的相处时间里,两颗心慢慢的贴近,却因为墨子玉心中白月光的回归而又再一次的远离。五年前,凌潇潇的父亲莫名死在狱中,而好闺蜜却摇身一变成了自家公司的领头人。凌潇潇以为墨子玉即将和别人订婚,于是黯然离开。五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决定查明父亲死亡真相,并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而他一直在等着她回来。...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墨子玉这么一说,旁边竟然真的就有人拿着计时器开始计时。

他始终像个冰块一样坐在那儿散发着冷气,好整以暇地等着她乖乖听话。

凌潇潇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屈辱的表情走了过去,在计时器走到头的时候,将那件湿淋淋的外套捡了起来。

墨子玉唇边溢出一丝不屑的微笑。

"凌潇潇是吧?"墨子玉随手将杯子搁在侍从的托盘上,瞥着那件滴水的衣服,嘲讽地说道,"敢把咖喱饭泼我身上,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说着,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一挥,就有人拿着一份文件过来,对她说:"这是墨少赔给你的工作,没有异议的话请您签字。"

凌潇潇拎着滴水的衣服,忍着怒气扫了一眼文件上面明明晃晃几个大字"雇佣协议",再往下看,内容却简直比卖身契还要苛刻——都8102年了,居然还想让她做女佣!

实在是太过分了!

"为期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内,您只要能恪守协议上的内容,做一个合格的帮佣,昨天的事情就可以一笔勾销。"侍从礼貌地解说着,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这合同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墨子玉就在旁边冷眼看着,像是算准了她一定会答应。

凌潇潇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只微垂着眼睑事不关己地看向不断滴落在地上的水珠,仿佛一个旁观者。

直到侍从因为不解而再三询问她的意思并且让她签字,她才平静地伸出潮湿的指尖,接过那张像是写着她命运的文件。

"让我当女佣,墨少给我多少月薪。"她秀丽的小脸上漾出一抹没什么骨气的笑容,"墨少这么有钱,待遇应该不差吧?"

墨子玉原本还在百无聊赖地摩挲着右手上象征着墨氏家主地位的扳指,听见她这话的时候,手上动作一顿,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

谄媚、庸俗,真是白瞎了这张脸。

——没意思,一点儿意思都没有,根本连那个人的指头都比不上!

"滚吧。"

墨子玉一改之前兴致盎然的捉弄,索然无味地掸掸袖口上不存在的灰尘,支起长腿就要离开。

"等等!"凌潇潇用力捏紧手上的文件,因为用力,指骨都泛了白,她的目光紧盯着墨子玉的背影,胸口剧烈地起伏,"你忘了东西。"

忘了东西?在场的人都疑惑而又诧异地看她,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墨少明明和她没有任何的接触。

墨子玉早已不耐烦,却仍回过头去看她。

下一秒,一件带着浓重的水汽和洗衣液香味的西装劈头盖脸地朝他砸了过来!

"女佣?"凌潇潇眼睛都气红了,满腔的郁愤在肺腑之间横冲直撞成一句脱口而出的怒吼,"我佣你妹!"

这进展简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谁都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居然敢对C城最有名的冷血总裁动手,而且还是两次!

所有人都见了鬼似的看着凌潇潇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湿了水的手工西装骤然滑落,显现出墨子玉那张五官完美到可以用鬼斧神工来形容的俊脸,包括他脸上淋漓的水汽和盛怒的表情。

"出去。"毫无温度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仿佛连周围的花草都会瞬间失去色彩。

侍从和女佣们顷刻间逃离了现场,留下一腔孤勇的凌潇潇跟他针锋相对,然而墨子玉此时气场全开,冷漠的态度几乎能把人冻伤!

凌潇潇很快就怂了,下意识地想逃,却被墨子玉一个眼神给定住,吓得双腿像灌了铅一样。

好可怕,他不会杀人吧?

"我记住你了。"

墨子玉冷笑起来,大拇指利落地抹了抹嘴角的水珠,动作间自有一股邪魅的傲然在。接着,却当着她的面,用拍杂志封面的姿势悠然松开领带、解开扣子、脱下了被水汽浸湿的西装……

他脱地很慢,每一刻扣子都解得像是在讲一个缠绵悱恻的故事,明明很简单的动作,由他做来却别有一种男人味的性感,看地凌潇潇很不好意思。

"女佣这份工作,你当定了——零月薪。"他话少,这句话说得尤其平静,但其中蓬勃的怒气却几乎能从标点符号里胀出来,乌泱泱呼她一脸,"你很有朝气是吧?很能是吧?好啊——给我洗一百遍!"

墨子玉把两件衣服都怼在她怀里,一字一顿地威胁:"洗不完不许吃饭。"

"凭、凭什么……唔!"

话没说完,就让一只蒲扇大的手掐住了下颌,轻而易举地将她转到嘴边的质问尽数堵在了喉咙里。

他的手很大,她的脸又很小,疼到是不疼,就是那种被威胁的感觉让她十分不安。

"没有人敢违抗我的决定——小丫头,你不仅很有朝气,胆子也很大嘛。"墨子玉好看的眸子盯着她,毒蛇一样令人头皮发麻,"要么洗,要么死,自己选一个。"

凌潇潇不明白他的用意,却不敢和他硬碰硬,只默默地垂下眼睑,遮住眸中几乎外溢出来的委屈。

她的睫毛长而密集,蝶翅一般颤着,睫毛上还有刚刚洗衣服时溅上的水珠,配上白色的蕾丝发箍,更衬得她温婉可人,冷不丁和心底那个人就更像了。

墨子玉心头一紧,手上下意识地就加重了力道。

凌潇潇不禁发出一声细微的痛呼,猫儿一样的轻哼,又娇又黏,钩子一样在墨子玉心头扯了一下,痒痒的,平白让他喉头发紧。

该死的。

一定是这张相似的脸!才让他这么失控……

墨子玉怒气更盛,被烫了一下似的松开了手,还极其嫌弃似的甩了甩,并且下意识地离她远了一些。

凌潇潇抱着他浸水的西装,微垂着的眼眸颇有几分可怜兮兮的意思,墨子玉瞥她一眼,却无意间看到西装上的水珠滴落下来,打湿了她的裙摆,使得布料贴在她腿上,本就不长的裙子顿时显得更短了……

"肤浅、做作。"墨子玉连忙别开视线,嘴上嫌弃着她,耳朵根却悄悄地红了……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