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风水师笔记

风水师笔记

风水师笔记

连载中
  • 作者:云中君
  • 分类:玄幻
  • 更新时间:2020-10-17 12:35:57

小说主人公是周易吴幼釉的小说叫做《风水师笔记》,本小说的作者是云中君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周家风水秘术,是历代风水师望尘莫及的王冠。我是周家最后一代传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阴阳风水师.........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第一十四章重伤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吴根冷冷地说。

“是谁破坏了我的天地神符?”我把自己的嘴唇都咬出血来,我在极力控制我的愤怒,我问,“在我来这里之前,谁接近过这口红棺?”

“没人来过。”他说。

我精心做出来的天地神符,被撕掉了一半。

这就是它为什么不能发挥作用的原因!

“真的没人来过?”我慢慢地走到吴根的身前,看着他的眼睛,而他的眼神却落向别处,并且非常坚定的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也没关系。这道神符是我周家风水秘术里的绝招,凡是破坏它的人都会受到反噬,不出3天,就会七窍流血而死,到时候我自然知道对方是谁!”

吴根没说话,走向红棺旁,靠着棺材闭目养神。

这个结果,不但出乎我的意料,还让我受了重创。

这个重创对我来说,是雪上加霜,半个月内,我不能继续修符文。

修金光神咒符的时候,已经耗费了我太多的元气,加上我为了救吴根,强行启动了我的护身符,伤了我的本元。

为了防止脏东西闯进别墅,我没有回去休息,就坐在吴家别墅外的花坛上,静静地调息。

我思索了一阵子,我们在吴家别墅外设了路障,我在红棺材的周围也没有发现异常的气息,按照我的判断,这里没有闯进来外人。

那就是吴家人坚守自盗。

现在被困在这里的吴家人,上上下下有10来个,到底是谁在暗中搞鬼?

吴根是突破口,可他口风很紧,不愿意透露。而且由于我看不透他,更加左右了我的直觉和判断。

初秋的后半夜有一些微凉。

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我是能顶过去的,但是今晚我受了重伤,加上周围的阴气萦绕,我不由自主的冷得发抖,我的牙齿敲得“邦邦”的响。

但是我坚持盘膝坐在地上,调息自己的内气,我的第一卦就这么不顺利,让我深深体会到了这条路的艰险。

我也明白了,要成为我周家先辈那样受人敬仰的风水师,这条路还很长。

我要坚持走下去。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别墅大门打开了。

吴金峰兴冲冲的跑了出来,看他那个架势是来迎接胜利者的。

所以当他看见坐在花坛中瑟瑟发抖的我,他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周老师,你这是怎么了?”

我看见了他见我之前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他妹妹昨天晚上没事。

这好歹算是一件让我安心的事情。

我慢慢抬起头来,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自然一些,我故作镇定淡然的说:“没事。我受了点伤。”

“周老师,你哪儿受伤了?让我看看。要不要送医院,或者我把医生请来?”吴金峰忙不跌的说着,过来就在我的身上捏来捏去,看看我是不是断了胳膊缺了腿。

“别摸了,我受的是内伤。”我说,“扶我进去。”

他把我扶起来,我的腿都麻了,走了几步才有了些缓解。

吴金峰朝我的身后看了几眼,压低声音问我:“那个东西,被你捉住了吗?”

我实话实说:“被我打跑了。”

“还是没有捉住她?”

他的声音里透露着失望。

“这一次她受了重伤,三天之内不会上门来。”我说,“吴幼釉怎么样了?”

“周老师,神了!她昨晚睡了个好觉,没有说胡话,也没有起来玩玩具。”

“她会好起来的。”我说,“今天的阳光应该不错,把她带到阳台,晒晒太阳。”

“我知道了,这是要提升她的阳气。”吴金峰自作聪明的说,“干脆,我把她的床搬到阳台上,让她整天都晒太阳吧。”

“水满则溢。就像你喜欢吃一种东西,一直吃,吃到撑,吃到吐,对身体反而会起到伤害的作用。”我耐心的说,“慢慢来,万事有度。饭不能吃太撑,话不能说太满。”

“我明白了,周老师,你真是一个睿智的人。”吴金峰说,“既然那个东西三天之内不会上门,你就好好休息吧。”

“是的,三天之内她不会上门,但是要上门就比现在更厉害。”我说,“所以我们要做最后一次战斗的准备。”

吴金峰不解的问我:“为什么是最后一次?”

“因为下一次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我说。

“我们一定要赢,周老师,你需要什么我去准备。”

“先让我睡一觉吧。”我说,“找个人去把吴根换下来,他也累了。”

“对了,昨天晚上他没有受伤吗?”

“一点小伤,不碍事。”我说。

“奇怪,为什么周老师受伤了,他才只受一点小伤?周老师......难道,你是为了救他才受伤的?”

“你为什么这么说?”

吴金峰说:“因为我知道周老师很厉害,如果不保护别人的话,自己一定不会受伤。根叔是一个粗人,关键时刻不会动什么心思,还听不进去意见......你一定是为了救他才受的伤。”

我暗自佩服吴金峰的心思慎密,听着他的话,我突然眼眶一热,好歹总算有人理解我。

“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这件事不要告诉他。”我说,“救他,是看在你的情面上,所以这件事你知道就好。”

“既然你帮了他,我得让他感谢你。”吴金峰坚持说,“我现在就让他上来。”

“不必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有自己的行规和职业道德。”

“周老师,你真是一个高尚的人,做好事不求回报。”

我苦笑:“你太抬举我了。我替你做事,你给了我报酬,这根本不是做好事的问题,这是一种雇佣关系。”

吴金峰愣了愣说:“周老师,这事儿过后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当然可以,但是我并不希望你来找我,是为了让我帮你解决事情。”

“你放心,以后我去找你,就是找你喝酒的。”

我笑了。

做我们这一行的,没有多少朋友,因为我们看得太透,一般人在我们面前的小心思,被我们一眼看穿。

还有,我们会看透朋友的人生,会忍不住说出口,这样就等于泄露了天机。

泄露太多天机,是要遭到天谴的。

所以,我宁愿自己没有朋友,不给自己招惹麻烦,当然也不给对方为难。

“吴根对你们挺忠心的,我听他说,他是你爷爷捡回来的?”我问。

“是的。不过准确的说,他是被王红英带进来的。”

“什么?”我一下子坐了起来。

Copyright © 2019-2020 www.251com.cn 251文学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