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爱51代码网 >> 追悼 >> 文章正文
祖父去世一周年祭

 今天是2011年农历11月20日,祖父去世刚好满一周年。

  今天一大早,按照原定的时间,我们兄弟姊妹和年已68岁老母亲一同乘车前往公墓所在地------松米山,为祖父立碑。大约9点以后,大理石墓碑便由公墓的工作人员安放好,我们点了香蜡,烧了纸钱,放了鞭炮,在墓前作揖磕头,默默悼念,结束后,即为祖父立碑完毕。

  祖父墓碑上雕刻着由孙儿我亲笔撰写的碑文,字数不多,但按照常规表达了基本的内容,并无表达丰功伟绩之语,我的出发点是,老百姓就讲个简单。其实,早在2000年父亲去世后,墓碑碑文也是由我这个儿子亲笔撰写的,当时碑文内容写得多一点,那时真想把父亲的生平都浓缩在碑文里,但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已尽力言表。相比之下,为祖父写的碑文要简单得多,现在想来,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增长改变了我的思想和观念,我觉得,简单,这样就很好。

  祖父生于1920年(庚申)农历12月1日,属猴,和我的属相相同,去年逝世,享年90岁。在当地,能活到90高龄,实属长寿之人,真是不易。

  祖父从小就干苦累活儿,长大后练得一副好身板,以致于常年累月几乎没有得过什么病,就连感冒之类的都很少,很多认识他的人都惊叹不已。不过,2008年“5.12”地震后,也就是当年11月份,他首次得了重病,住进了医院,经检查为糖尿病和由此引起的多种并发症。之后病情有好转,但已卧床不起。在去世前的两年里,又陆续住了几次医院。病魔缠身加之他年事已高,便于2010年底离我们而去了,他走得那么平凡和简单,几乎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话语。

  祖父在世前系商业部门退休职工,年轻时代和祖母在木门镇街道从事商业工作,后响应政策于1962或1963年左右下放到龙凤乡商业集体部门从事经营服务工作。他们在很多村住过点,结交了很多农民朋友,要知道,计划经济时代,那时他们可是“吃商品粮的”,实际就是非农业户口。在我的记忆中,唐家沟便是其中之一,在那里,我随祖父祖母渡过了一段美好的童年时光,《那片柿子树林》中,我描写的便是这个美丽的地方。祖父结交的好朋友中,我印象特深的是唐爷爷,但婆婆,还有杜爷爷,他们早已不在人世。祖父后来在乡场镇街道从事商业经营活动,期间很长一段时间搞过饮食服务工作,当时他的红案和白案厨艺独树一帜,很有特色,无论是干部还是群众都很喜欢,因此,他在当地享有盛名,全乡镇的人和周边地区甚至县级同行业都知道他的大名。他在龙凤工作一直到退休,祖母退休后在70多岁时病逝,后2000年父亲不幸病逝,但祖父他依然健在,而且身体很好,生活完全能够自理。父亲走后,乡下只是留下祖父和老母亲,于是在2006年左右我便把他们接到县城居住。2008年底祖父生病前,他还能杵着拐杖在新华街到处走走看看,看上什么好吃的还要买一点。在他去年去世时,他的头发都保持黑色,少有白发。要不是患上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按照我父亲去世前的说法,祖父要活100岁,其实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但没想到他还是提前10年走了,但我想他已经没有遗憾了。 论文网http://www.lwfree.com/

  祖父的爱好有五样。一是抽烟,二是喝酒,三是喝茶,四是听川剧,五是钓鱼。这五样不是一般爱好,而是有瘾。

  就拿抽烟和喝酒来说,他自己曾对我说过,由于小时候帮别人做重体力活,很早就学会抽烟和喝酒,在我童年少年和青年时期,我知道他每天大约要抽一包烟,每天只要动口吃东西,就要饮酒,他不会像别人那样喝上几杯,而是一次用一个酒盅或酒杯盛足要喝的量,一口一口慢慢品尝,从不喝急酒,他把量把握得相当好,从不喝醉,更不会学一部分人那样喝醉酒“发疯”,喝得相当适度,反正我没有见过他因为喝酒失态的情况。到了80岁左右以后,酒量有所控制,但他依然要喝,几十年甚至一辈子养成的习惯哪能不喝,就是在他检查出糖尿病后,他仍然喝酒,不过基本是中午喝点,量已很少,偶尔晚上或许也喝了一点,我们考虑他这么大年龄,不忍心为了健康断了他几十年的生活习惯,也就随他去。

  对于喝茶,他和我父亲一样,算是“茶客”,喜欢喝浓茶,一天有时要换茶叶两三次,他们喝的茶水,要是我们尝一尝,又苦又涩。

  祖父和父亲比较起来,父亲烟瘾大于他,茶瘾也大于他,不过喝酒当数祖父,父亲几乎滴酒不沾,孙辈兄弟姊妹也几乎不喝酒的,这一点遗传基因,祖父可是没有遗传下来。

  听川剧,是祖父的一大爱好。过去有戏班到乡下演出,祖父场场观看,从不错过。后来,有收音机了,记得是凯歌牌的,他调到有川剧的频道,尽情欣赏,还跟着哼唱,他很有文艺细胞,听上去很专业。再到后来,八十年代初期,当地人家还没有收录机的时候,他便拥有了,买了很多川剧相声之类的磁带,开足声音,全家人乃至邻里四坊都能听个痛快。在他的影响下,我们全家人都还对川剧感兴趣,那时候,虽然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没有现代社会丰富多彩,一家人在一起也其乐融融,好不快乐!到现在我都还能记得什么《邱旺告贫》、《考红》、《空城计》等,在读初中的时候我还能哼唱其中的一些唱段句子,但时隔多年,一句也不记得了。

[1] [2]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相关文章
    工程项目成本控制的关键
    创新思想政治工作探析
    《输赢》读后感
    《难忘的八个字》读后感
    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访谈录读后
    宁要……不要……》读后感
    《草房子》读后感
    《金融改变一个国家》读后感
    《春宴》读后感
    中学生兴趣爱好调查问卷
    创新思想政治工作探析
    《输赢》读后感
    《难忘的八个字》读后感
    这个世界会好吗梁漱溟访谈录读后
    宁要……不要……》读后感
    《草房子》读后感
    《金融改变一个国家》读后感
    《春宴》读后感
    中学生兴趣爱好调查问卷
    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周年庆典筹备方
    写给同学的祭文
    五言 祭姨婆
    哥哥辞世周年祭
    奶奶百日祭
    怀念战友 清明祭
    四言诗父亲三周年祭
    写给老师的百日祭文
    九周年祭母亲祭文
    清明节祭舅舅文
    九祭母亲祭文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